房市、股市已回到金融風暴前新高,美國聯準會為什麼不敢升息?

房市、股市已回到金融風暴前新高,美國聯準會為什麼不敢升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升息與否一直存在著鷹派、鴿派的不同看法,目前升息機會大,原物料、石油生產國家較為不利,房地產、股票市場也將為之修正,掌握全球景氣,必得先搞懂升息。

文:王健全(中華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在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以下簡稱聯準會)的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QE)退場後,何時升息一直是大眾關心的焦點,2015年美國升息一碼,原本預計在2016年欲升息四碼,但在美國經濟復甦不如預期,加上英國脫歐的衝擊,故遲遲未有動靜。

美國聯準會之所以不敢升息,背後原因在於美國雖然金融面的房市、股市已回到全球金融風暴前的新高,但實體面的工業生產指數上升緩慢,生產力也呈現停滯現象,加上美元升息會導致美元走強對出口不利,以及美國企業海外獲利的減損,故一直只聞樓梯聲,未見人下來。

事實上,美國升息與否一直存在著鷹派、鴿派的不同看法。鷹派(芝加哥學派)認為經濟已處於結構性的困境,寬鬆貨幣於事無補,反而可能釀成泡沫的災難。而且先行升息,一旦景氣下滑,政府才有降息、刺激經濟的空間,故應適時升息。

鴿派(哈佛學派)則持不同看法,認為當前經濟仍面臨景氣循環及可能衰退壓力,故應保持貨幣寬鬆以避免景氣反轉,導致結構性的衰退。同時,目前利息已低,資金成本不高,和以往高利率時代的背景不同,景氣反轉的壓力相對較小,不能相提並論,代表人物為聯準會現任主席葉倫(Janet Yellen)及前主席柏南克(Ben Shalom Bernanke)。

最近聯準會的舊金山、紐約分行主席均呼籲儘速升息,原因在於所管轄地區的房價大幅飆漲,已呈泡沫之勢。不過,聯準會主席葉倫及前主席柏南克均認為復甦並不紮實,仍須觀察美國及全球經濟情勢再做決定,加上美國11月面臨總統大選,此時升息恐影響選舉結果。另一方面,美國華爾街希望資金行情的盛宴,以及股市、房市的熱潮不退,所以積極透過遊說力量,暫緩聯準會的升息。故務實的判斷,美國升息較可能的時間會落在12月,如美國經濟表現不差,則升息機會將大增。

一旦美國啟動升息循環勢將牽動資金、熱錢走向,各國貨幣政策也會開始回應,升息的趨勢將很難避免。一旦升息1、2個百分點後,資金寬鬆行情嘎然而止,全球景氣也將下修。

在此一詭譎多變的情勢下,廠商應守住核心競爭力,避免過度財務槓桿,持有貨幣及收入以美元為主,並降低美元債務,才是較明智的決策。

同時,美元升息對原物料、石油生產國家較為不利,因此,與上述國家貿易時的應收帳款應多加小心。另一方面,景氣下修銀行的貸款也會相對保守,所以資金運用上應較保守,以避免銀行緊縮信用。

對民眾而言,在金融市場轉趨緊縮後,房地產、股票市場也將為之修正,故投資心態應轉趨保守,投資股市、房地產的比重應下調,並保留較多現金以因應不時之需,以及可能的泡沫破裂。

本文由經新聞授權報導,原文請見美國升息與否之解讀/王健全,完整報導詳見《經新聞Economic News》網站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