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貧困」才是「拼經濟」:理解貧窮的理性

「反貧困」才是「拼經濟」:理解貧窮的理性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解決貧窮,政府就必須先承認貧窮的存在,才能面對問題的根源,並思考如何把資源用在刀口上。

講者:洪敬舒(工作貧窮與租稅政策研究室召集人);撰文:莊孟文

關於臺灣的貧窮現象,應該試想幾個問題:面對窮困狀態,大家都知道拚經濟,但到底臺灣長久以來拚了什麼樣的經濟?再者,何謂貧窮?是否政府對貧窮的定義太過嚴謹,所以被劃分為窮人的比例相對較少,因而無法真實呈現貧窮議題的嚴重性?

不理性的窮人?

我們對窮人的想像會不會也存在著偏誤?《窮人的經濟學》提到幾個例子:窮人需要食物,按道理,收入增加之後應該購買更多滿足身體需求的主食,而不是滿足味蕾的美味食物。然而作者發現,窮人收入增加之後,不是去買更多的主食,而是選擇價格較高但美味的食品;以及,即使臺灣健保便宜,窮人常常不在意健康上的小毛病,往往讓小病積成大病,造成家庭狀況惡化。這些現象都讓人納悶,究竟窮人生活中的行為是理性還是不理性?

這些表面的觀察都製造出窮人是不理性的印象,但從行為經濟學來看上述的狀態:當個人資源有限又沒有能力改變現狀時,若稍微有一點點餘裕,就會想辦法轉移自己對現實的注意力,減輕痛苦或擺脫無聊,所以為什麼稍微有一點錢就買電視,如果家裡有一臺電視,讓自己把時間都耗在看電視,對窮人來說,看電視是最便宜的娛樂。

此外,金錢可以購買專業,也就是可以透過金錢交換到專業的諮詢,有人會幫我做正確的抉擇,但是窮人要完全靠自己做決定,外加生活上有非常多外在的因素干擾,比如蠟燭兩頭燒的單親媽媽,要工作又要同時照顧小孩,造成有利於改善生活的選擇減少。從這個角度思考,我們才會看到資源拮据下的理性行為,很多窮人「不合理」的行為事實上是無可奈何,是在有限的選擇當中的最理想狀態,這是《窮人的經濟學》強調的重點,要從窮人的角度解釋他們的生活,但作者也不完全為窮人說話,書中也提到窮人因為無法承受失敗的風險而害怕改變現狀,因此陷入福利依賴的狀態。

RTX2GMR3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往往用自己的經驗來看待貧困者,我們會說「窮人為什麼還喝酒」、「吸菸」、「用藥」等等,這些說法突顯了我們難以在貧困者的立場思考的問題,對他們而言,這或許是唯一能夠逃避現實困境的方法。
貧窮的無限迴圈

關於貧窮現象,大致有幾項常見的研究理論:貧窮文化理論、人力資本論(資本缺乏)、涓滴理論 (trickle-down)、工作福利觀點、福利依賴觀點,以及技術配誤(skills mismatch,或稱學非所用)。這些理論有三個共同的層面:

  • 貧窮是個人一連串的選擇所造成的後果。
  • 貧窮是因為缺乏某些技能。
  • 貧窮是因先天條件的限制,使得個人無法發展。

然而就我的觀察,臺灣的貧窮現象又不太一樣,是一種無限的迴圈,使得貧窮不斷產生。

官方統計調查有一個有趣的現象:無論是低收入戶或是中低收入戶,其中有工作人口的比例並不低,既然有工作收入,為什麼無法脫離貧窮狀態?臺灣的工作貧窮問題,可以從求職網站上的求職需求看出端倪,雇主要找的是具備專業技能的人,然而提出的薪資往往偏低,這樣的勞動條件可以連結到近貧的現象。臺灣官方統計的工作者總所得分佈,每個月所得低於四萬的工作人口有六百九十八萬,佔所有工作人口約65%!

每個禮拜的總工作時間,勞基法規定正職工作週工時是40小時,但統計中兼職工作人口中每週工作超過40小時以上的比例將近23.6%,可見有非常高比例的非典就業者,他的工時超過法定工時,但所得還是偏低!當這樣子非典型就業的人數越來越多,貧窮問題就會更加嚴重。

貧窮迴圈之一:錢不夠用

剛開始覺得錢不夠用因此加班或兼差,增加工作時數,總工時增加相對壓縮家庭時間,家庭內很多的事項開始外包:請保母或看護、送小孩去補習班、外食頻率增加,加上房貸和房租問題,賺來的錢全部又用來支付這些費用,而原本的家庭功能和親子關係,以及因過勞而產生的健康問題,成為迴圈下的犧牲品。

貧窮迴圈之二:廉價的兩難

如果是一個所得有限,經常入不敷出的消費者,在消費行為上一定選擇相對廉價的商品,而當廉價商品的需求增加,資方在即使廉價也得有利潤的考量下,就必須在商品成本上做調整。結果就是黑心商品、黑心食品的負面新聞層出不窮,連帶因臺灣貨的價錢較高、內需市場縮小,臺灣廠商必須更大量的向外出口,而出口要承擔的就是全球經濟景氣的風險,因此低薪從消費角度來看,基本上對整體產業不利。

貧窮的迴圈之三:薪資停滯

當貧窮人口增加,政府提供社會福利的需求就越高,其中的成本支付從哪裡來?就是社會所有納稅人要共同承擔,所以在這個環節又產生一個現象:企業透過壓低薪資,把它的風險外部化讓社會來承擔,並且透過對國家政策施壓(要求更多的優惠、補貼跟減稅等),讓利潤內部化。以美國沃爾瑪(Walmart)零售商為例:給員工低薪,卻又同時輔導員工申請國家的補助與救濟,等於是讓美國政府及納稅人負擔沃爾瑪應該支付的合理薪資。因此甚至可以說貧窮的迴圈正是「對血汗企業的多重補助」。

RTR4FZL2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沃爾瑪是全世界最大的零售商,也是最大的私人雇主。沃爾瑪商場聘雇員工的方式、薪資和福利條件,一直飽受爭議,不時爆發罷工和抗爭。圖為2014年沃爾瑪員工抗爭,爭取改善工作環境以及提高工資。
加薪有那麼難嗎?

以臺灣2013年的工廠、製造業營業收支狀況官方統計來看,薪資佔所有企業支出的比重約10%,也就是企業的總成本裡面薪資支出只佔10%。臺灣企業的儲蓄跟家庭的儲蓄統計,後者大概在2007年的時候高於前者,到了2013年後則相反過來,企業的儲蓄總額總共有1.4兆,家庭只剩下9,000多億;企業的儲蓄量變多了,若沒有流向員工的薪資,那麼是否轉向投資?這是值得觀察的項目,若不是投資在臺灣,企業的獲利就不會回饋給員工及社會

企業不願提高薪資,卻又喊缺工,這是不合理的現象,為什麼?以經濟學的角度來看,若是缺工,提高薪資可以解決,但持續缺工的企業卻可以大量申請外籍移工,所以薪資不容易漲,這是臺灣目前勞動市場的狀態。再加上許多的工作充滿不合理的勞動條件,例如月薪八萬但每天工作十四小時的公車駕駛,這是健康與薪資的角力,但是薪資不應該拿健康做代價。

我們生活在高舉勞動的社會,有工作才有收入,可是在普遍低薪的狀態之下,勞動無法帶來美好的生活。第一,勞動者陷於近貧,距離貧窮只有一線之隔;再者,工作時間大幅增加,無法照顧家庭,也讓健康受影響,當勞動者只能用健康換薪水反而造成更大的風險,也就是一人倒全家垮。所以,低薪不只製造出貧窮,也是讓貧窮現象更加惡化的元兇。

再思貧窮理論

涓滴理論讓我們以為國家只要把資源投注在企業,提供租稅減免與各項優惠,就可以創造就業機會,然後帶動薪資成長,使最底層的人受惠。這個理想在臺灣卻非如此,國家把資源導向企業,但企業獲利沒有繼續流向受薪階級,只有把風險轉嫁到窮人身上,如此一來,整個社會都處於低薪的狀態,階級落差越來越嚴重,富者越富、貧者越貧,一輩子都無法翻身。

另外一個可以討論的是技術配誤,造成貧窮的原因,如果是因為勞動技術不符合當前勞動市場的需求,勞動者可能無法找到好的工作,這觀點讓勞工之間陷入彼此競爭的狀態,逼迫勞動者更努力提升自己,卻不見得會得到更好的報酬。我們的政府給予企業租稅優惠,又盡量壓低基本工資,以為降低企業成本就等於提升企業的競爭力。然而,企業有了競爭力,勞工並沒有更好的明天,獲利從來不會流向勞工。

關注臺灣整體工作貧窮的迫切性在於,其延伸帶來家庭貧窮(青年貧窮、老年貧窮)、世代貧窮、照護貧窮(照護離職)等危機,同時當臺灣非典型勞力越來越多,家庭成員間互相影響係數就會變高,事實上,這麼多潛在危機任何一個都可能把人推向貧窮深淵,貧窮問題應該被視為是一種風險。

解決貧窮,政府就必須先承認貧窮的存在,才能面對問題的根源,並思考如何把資源用在刀口上。綜觀各國解決「工作貧窮」的大方向,皆以提高薪資及租稅改革,迫使企業獲利經由薪資及社會福利流向低所得的勞工。因此,貧窮並非無解,而是政府和社會整體是否願意正視這個問題。

書籍介紹

窮人的經濟學:如何終結貧窮?》,群學出版社。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窮人的經濟學_正書封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