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禁錮下過完餘生或在社會上漂流?淺談精神疾病照護的困難之處

在禁錮下過完餘生或在社會上漂流?淺談精神疾病照護的困難之處
Photo Credit: georginamary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在長期照護面對的是被照護者的後半生甚至是餘生該如何妥善的照顧,但精神照護面臨的是一大群青年人的一生。

文:小鎂(目前從事心理學研究)

學生時期的我因為課程規定,有一個學期要找時間要到急性精神病房裡見習。我在急性精神病房的半年裡,認識了不少病友,其中一個四、五十歲的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症)個案在發病初期,常常會說他是秦始皇或是玉皇大帝身邊最強的護衛,他的父母經常一起來探望他,但通常都不會有太多的對話,就只有兩位七、八十歲的老人家跟神情恍惚的兒子無言對望。

幾個月之後,這位個案的病情逐漸好轉,跟他深聊後才知道他原來是竹科的工程師,因為壓力太大才發病。另外有一位年僅十八歲也是思覺失調的病患,手腕、手臂上有著許多條又深又長的不規則疤痕,像無數條蚯蚓纏繞在手臂上。我遇見他那年,他高三,他是急性病房的常客,出出入入多次,看著一邊滴口水一邊在交誼廳來回奔跑的他,我問了院方的人,他以後該怎麼辦,沒有人有答案。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個案是有一天的休息時間,我看到一男一女抱在一起,他們什麼話都沒說,就這樣靜靜地抱著,過了很久很久才放開,然後各自回到自己的樓層跟病房(精神病房也是男女分房、分樓層)。經護理師解釋後才了解他們原來是一對母子,母親是雙極性情感疾患(舊稱躁鬱症),兒子是自閉症,平常都是由兒子在照顧母親,但母親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兒子再也無法承受身為主要照護者的壓力,因此雙雙被送到醫院的急性精神病房。

之後我發現交誼廳的桌上有一張圖畫,上面只有用紅色跟黑色的蠟筆畫的太陽跟雲,只是太陽跟雲都在哭泣,圖的旁邊寫著「媽媽我好愛你,媽媽我好想你」,是剛剛那對母子的兒子畫的。

台灣的精神照護大致上分為門診、急診、急性病房、慢性病房、日間留院、日間型機構、住宿型機構、居家照護。而我那半年待的是急性病房,也是狀況最嚴重、甚至有些是被強制住院的個案。急性病房設有保護室,當病患發作並有自傷或傷人行為時,會被送進貼滿海綿或是軟墊的保護室,若病患的發作情況嚴重到難以控制時,則會加上「約束」,也就是用束帶將病患固定在病床上,通常還會施打鎮靜劑。

一般民眾想像中的精神病房就是急性病房,但其實精神病房還有很多種,當病患症狀穩定好轉,經評估後就可能會轉到日間病房或是其他機構,之後還會有庇護工場給予病患們工作及復健,逐步地讓病患可以回到社會。

但其實精神照護跟療養並沒有上述所說的這麼順利。因為健保的關係,急性病房通常都只能住三十天,所以許多病患被迫在病情還不穩定的時候就要出院,所以才會有前面提到的出入急性病房多次的十八歲病患。

但又因健保認為出院後未滿十四天再度入院將視為醫療品質不佳,會扣醫院的健保給付,所以醫師在制度的壓力下,不得不等到十四天後再安排急性患者住院,但這中間的十四天很容易會造成患者的病情惡化,入院後常常又得重頭治療,三十天到了又得再度出院,而這樣的制度導致的惡性循環,使得許多精神病患等不到重新踏入社會的一天,也是國內急性精神病床總是供不應求的原因之一。

5087398516_4a9ee94d36_b
Photo Credit: Noemí Galera CC BY 2.0

精神病房裡最常見的三種疾病是重鬱症(重度憂鬱症)、雙極性情感疾患、思覺失調症,精神病房裡有50%到60%的病患是思覺失調症,15%到20%是雙極性情感疾患,剩下的則是重鬱症以及其他精神疾病。這三種疾病在全世界的盛行率分別是憂鬱症百分之三、雙極性情感疾患跟思覺失調症都是百分之一。

換句話說,台灣就可能有69萬的人有憂鬱症,分別各有23萬人罹患雙極性情感疾患跟思覺失調症,而憂鬱症跟雙極性情感疾患的復發率都有五成以上,思覺失調症的復發率約四成,而若是中斷治療或是自行停止服藥的話,這三種疾病的復發率都高達九成。

其中,重鬱症跟雙極性情感疾患的自殺死亡率高達10%到15%,思覺失調症的自殺率相較於其他兩種疾病沒有那麼高,但思覺失調症的患者大多會有慢性功能退化的情況,包括認知功能、自我照顧能力的下降以及社交、學習方面的障礙。而精神疾患又是共病率很高的疾病,重鬱症容易合併發作焦慮症,雙極性情感疾患則是容易合併畏懼症、恐慌症,思覺失調症則是常與躁症、鬱症、強迫症共病。精神疾病的共病使得治療和照護更加困難,遑論重返社會生活。

相較於長期照護的對象大多是六十五歲以上的銀髮族,精神照護的對象則大多是青壯年人。憂鬱症的平均初次發病年齡為二十四歲,雙極性情感疾患為二十一歲,思覺失調症為十九歲,面對如此低的發病年齡、如此高的盛行率跟復發率,我們的社會該如何應對?

精神疾病患者的家庭除非經濟狀況良好,可以負擔私人機構照護的費用,不然主要照顧者很多都是病患家屬。但病患通常較年輕,病患家屬在面對病患的情緒障礙、生活照顧甚至是出現攻擊行為時很難像醫療人員能適當的應對或處理,因此病患與家屬很容易產生衝突。

而病患在就業上也是困難重重,無論是精神疾病的污名化或是本身的適應狀況不佳,都再再築起病友們進入社會的高牆。目前被廣為討論的長期或是高齡照護確實是社會急需處理的議題,但精神照護呢?精神疾病的病友們是要在重重保護的禁錮下過完餘生,還是像個邊緣人一樣沒有目的地的在社會漂流?

我們在長期照護面對的是被照護者的後半生甚至是餘生該如何妥善的照顧,但精神照護面臨的是一大群青年人的一生。我在精神病房裡遇見的一個青年病友曾經好轉到去庇護工廠做洗車的工作,曾經我與他都以為他可以就此展開新的生活,在社會上能有一席立足之地,但後來卻因為適應不良與症狀再度發作,又被送回急性病房,他看著我,臉上掛著無奈的笑容。

看著他們來來去去,去了又來,在各層級的精神照護機構流轉、漂流,既走不出照護機構的禁錮,即使出來了,社會上也找不到屬於他們的應許之地。就這樣,一生遊走在禁錮跟漂流之間。

認識精神疾病

思覺失調症症狀:妄想(包含愛戀妄想、誇大妄想、被害妄想、身體功能感覺妄想等等)、幻覺(包含幻視、幻聽)、胡言亂語、混亂或僵直的行為。

雙極性情感疾患症狀: 躁症發作:持續的情緒高昂跟焦躁易怒、睡眠需求減少、自我膨脹或誇大、思緒飛越、注意力易受外界刺激而分散、魯莽行事等等,嚴重時可能會出現攻擊行為。

憂鬱症症狀:幾乎整天且每天心情憂鬱、對各項活動的興趣及動機降低、注意力難以集中、失眠或嗜睡、感到疲倦、覺得自我毫無價值感、反覆的自殺意念或行為,以上症狀持續兩週以上即為重鬱症發作。

資料來源:

  • DSM-5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
  • 102年全國心理健康促進與精神醫療服務資源手冊
  • 104年衛生福利部精神復健政策及策進作為報告
  • 王厚中,羅素貞(2011)。精神分裂病患者家屬之困境與處遇:臨床觀點。探討家庭福祉--開啟多元助人專業之對話, 192-202 。
  • 張書森,胡海國(民93.04)。躁症之社區流行病學。當代醫學,31:4=366,頁272-281。
  • 張書森,胡海國(民94.04)。重鬱症之社區流行病學。當代醫學,32:4=378,頁330-340。
  • 胡海國(民91.09)。精神分裂症之社區流行病學。當代醫學,29:9=347,頁717-727。

本文經台灣教授協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