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女性符合父權的期望,便是「女人何苦為難女人」的來由

要女性符合父權的期望,便是「女人何苦為難女人」的來由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別忙著切割自己的女性身分、尋求男性的認同,並一位作符合男性價值的行為,這樣只會漸漸失去站在女性立場的發言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許雅筑(基進女性之聲成員及作者。認為現代女性的人生道路及婚姻處境幾乎與上一輩相差不遠,索性讀起婚姻科學、關係經營哲學,繞過一圈才發現女性對自我的理解與肯定,才是所有社會關係最根本的解決之道。)

網路霸凌,一種發生在網路上針對個人或群體進行惡意的、重複以使他人受害的行為,尤其以女性與孩童為最常被霸凌的族群,特別是性騷擾、身體羞辱和種族歧視。

受害者因霸凌而陷入精神、社交障礙,影響日常生活,甚至意圖自殺的不計其數。我們都注意過特定人士的網路霸凌事件,例如女性公眾人物因密照、性愛影片外流、政治人物不符合主流審美觀的外貌或年紀都是人們加以攻擊的原因,但我們可能沒有察覺到一種集體針對「女性」族群的攻擊無所不在。

台灣BBS論壇瘋迷的「母豬教」」將將仇恨女人當作信仰,以男性中心定義女性是否為母豬進行無差別地攻擊,即使這種定義隨波逐流;男性雜誌的網路社群放上一段男人拉扯女人馬尾的動畫,並引發一串「千萬不要惹到黑女人。」的訕笑;漫畫家將女性主義者抹黑為取得個人權利的既得利益者,暗指她們沒有為性暴力(遭受男性性暴力)的女人付諸心力;動畫把男女兩方理性的行為冠以不同的評價,前者的沉默被直接推定為「具思考、不莽撞」的正面價值,作為女性是「不停說話、莽撞」的對比,反映社會對女性發言常有的態度「幹嘛跟女人講道理呢?」。

「女人就是……」並帶上負面評價的內容被包裹成一則則笑話,無論該行為是否屬實,這樣的內容每天在社交網站、電視廣告、影劇中流竄,當女人的種種被以男性中心解釋為不好的、愚蠢的、非理性的,成為社群必備的消遣素材,沒有人會想要「當女人」吧?這樣敵視的氛圍激起女人的自我防衛並分化我們:「我不是那種女人」、「原來我比較像是男的。」讓「像男人是高等的,像女人則是低劣的」的性別刻板印象複製下去。

厭女文化迫使女人必須以男性中心的視角審閱自己和女性群體,約束女性的發展和行為,削弱女性的自我認同和信心,並形成群體內相互監視、制約的效果。

我們很常聽見女人對彼此發展出這種對話,例如母親會對女兒說:「你不老是這麼兇,這樣沒有男生會喜歡你。」、「看你穿得是什麼樣子?別人會怎麼看你。」

女人要符合男性需求的期望,居於被觀看、被動、符合弱者的地位才能獲得父權社會的認可,這便是女人何苦為難女人的來由。透過標籤化女性的行為意圖讓女人噤聲,你能反駁的只有切割自己的女性身分、尋求男性的認同、作符合男性價值的行為,卻失去站在女性立場的發言權。

面對包裹為各種笑料、喜劇的網路霸凌時,女人能做什麼?

一、不要進行切割,記住製造這些笑料的人可沒有在乎你是哪一種女人,你是哪一種女人也不重要,切割自己的女性身分只是順了他們汙名化女性族群的意,好讓我們自相殘殺。

二、深刻地同理和思考。重新審視每一次對女性的抨擊是否以男性中心出發,理解女性行為產生的原因,調整「男好女壞」的評價方式。

三、善用辯論。如果你能夠看出內容所隱含的歧視與偏見,指出它,無論是分享或截圖到自己的動態上評論,或是在下方留言都行。有些人害怕在一面倒的聲浪中發言會遭到攻擊或是要花費諸多心力與人筆戰,這裡提供我自身實戰的心得。

與人辯論的目的不在於說服創作人或po文者,他們通常已經抱有立場,能開放溝通且實質交流的並不多見,多有的是各說各話,如此說來,若說服對方不是最終希望的結果,那我們為什麼要花時間辯論?因為辯論所影響的對象不僅是談話雙方,也包括潛水觀戰的人,辯論讓一面倒的情勢出現新的聲音,我們必須讓群眾知道有人為此不滿。

好幾次筆戰事後有熟悉的朋友,甚至陌生網友主動與我聯繫,告訴我原來他的想法和不舒服是感正確的,原來同一件事情有他們沒有想過的方向,並帶給他下一次反對的勇氣。這些經驗讓我相信辯論的意義不在於「戰勝」什麼,我們不需要為戰而戰、扭曲觀點,而是帶給那些潛藏需要被支持、捍衛的人在被最後一根稻草壓倒前,給予及時的支援,肯定他們應有的尊嚴和權力。

當我們了解辯論的真正意義不是為了贏,自然就沒有過大的負擔,不需要戰到對方認錯,也無需對枝微末節的抹黑惹怒,我們只要清楚充分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四、別被「認真魔人」的標籤威脅到。酸民一貫的伎倆之一,就是先譴責你不懂幽默,再威嚇你不准指出其中的性別歧視。當你看穿他們的嘴臉,就不會因為遭受這種指控而感到畏懼。

尋求你的戰友支援,也主動幫助正受到攻擊的同伴。記住,沉默不會為你取得美名或得到青睞,但會讓暴力猖獗、無所阻礙地奪取發言權和空間,容忍就是失敗的開始。

最後時時想著那些因為歧視喜劇而被中傷、失去自信、自殘、消失的朋友們,面對霸凌,不管是藉由運動集結或是打游擊戰,必須團結發出無法被掩蓋聲音,沒有時間感到疲累和退縮。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孫珞軒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