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科系沒有「產值」?你該看看日內瓦大學是怎麼教的

人文科系沒有「產值」?你該看看日內瓦大學是怎麼教的
Photo Credit:Judit Klein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文科的產值不是在看得見的數字累積,而是話語權的爭奪,那是腦袋裡的爭戰。犀利,並且不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有人問:「一直滿好奇為什麼人文科系的產值不如科技業高?是不是人文科系也有一個標準的生產模式可循?」

其實,人文科系有其產值,並且也有標準的生產模式。

但是我認為很可惜的是,在台灣,人文科系一直被視為沒有產值,也被視為隨便讀讀,考不上熱門科系才去讀的,因為輕視,所以漠視。

其實在歐洲,人文科系的訓練是非常猛烈並且艱苦的。

透過大量的閱讀與課堂爭辯,目的在訓練文科生在最短的時間,海量的人文資訊裡,抓出現象的核心,用文字話語,建立密度最高、攻擊力最強的論述。

人文科的產值不是在看得見的數字累積,而是話語權的爭奪,那是腦袋裡的爭戰。犀利,並且不凡。

我永遠記得第一次去日內瓦大學上比較文學理論時,那是十幾年前,一個台灣留學生心裡受到的衝擊。

首先助教發給每人一本裝訂厚厚的書,大概六七公分厚。我大概翻翻裡面,從柏拉圖的著作摘錄開始,一直到克莉絲提娃,把一些文學理論史上的重要著作摘錄,印成一大厚冊。

我看了看,心裡稍稍安心。問問旁邊的瑞士同學:

「我的法文聽力不好,我本來還擔心該怎麼做筆記考試呢!現在拿到這本書,我想這一堂比較文學理論應該沒問題吧?只要我把這一本厚厚的原作集錦一字不漏好好讀完,那我一定可以考過吧?」

那一位瑞士同學用了一種很困惑的眼神,看了看我,沒回應我。

後來開始上課,助教又開始給我們一份「講義」。我瞄了瞄那六張A4...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書名。有的是英文書,有的是法文書,有的是西班牙文書,有的是義大利文書,有的是德文書。

我完全嚇傻了。那根本不是講義,是書單。

教授說,那一本厚厚的原作只是閱讀基本,附上各種語言的相關主題書單,請各位同學根據自己的語言能力,自行規劃閱讀,每一次上課,就根據主題討論。

在歐洲讀人文的歐洲學生,往往本身會好幾種歐洲語言,所以他們讀書單的時候,是有多語能力可以讀好幾種參考用書的。我看看那六張A4、12字體,欲哭無淚。起碼上百本的書跟論文,絕對看不完。

「怎麼辦,我不會德語,教授列的書單,德語部分我看不懂,這樣也可以討論嗎?」我一個頭兩個大,向助教求救。

助教看我一眼,「那你就『只』讀英語和法語參考書就好了。」

後來發現我想太多。因為光是那英語和法語所列的書單,就已經幾十本了....

那時入學從日內瓦大學大一讀起。理由是,學校認為台灣文科訓練不夠扎實,高中也沒修過哲學,有必要從大一讀起。

我本來很難過,但是第一堂課,我就承認我的確需要重讀,我太弱了。因為我在台灣學的人文科基本訓練,根。本。不。夠。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黃世宜』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