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大性侵案工作小組影片曝光 百人討論會「公審」受害者

輔大性侵案工作小組影片曝光 百人討論會「公審」受害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人質疑,討論會根本是在「公審」檢討受害者,對被害人造成二度傷害。有網友在臉書活動專頁「對不起,我就是站在受害者的位子上」,貼出整場討論會的逐字稿連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東森報導,輔大心理系女大生遭性侵案,今年6月7日心理系針對被害女大生男友在臉書上PO文控訴輔大社會科學院院長夏林清河蟹性侵案一事,邀請全系師生召開「討論會」,現場也接受提問,主辦人系主任何東洪並邀請被害女大生及其男友前來參加。討論會現場有人提議要直播,雖然遭否決,但仍被參與人員以手機偷拍過程後公開上網,許多人質疑,根本是在「公審」檢討受害者,對被害人造成二度傷害。有網友在臉書活動專頁「對不起,我就是站在受害者的位子上」,貼出整場討論會的逐字稿連結

蘋果報導,討論會現場除社科院院長夏林清、被害女大生及其男友外,還聚集近進200名心理系師生,討論過程中被害女大生近乎崩潰地說「傷害已經造成!」沒想到性侵案件卻遭現場工作小組成員質疑有「版本」問題,竟說出「受傷是真的,我相信那是真的,但是這個版本怎麼怎麼還原,也可能你們當時是誤讀啊。」被害女大生聽聞自己的不幸遭遇被質疑有版本問題時,忍不住激動哭喊,卻遭其他人嗆聲:「不要用這種語調好不好?」、「妳尊重一下好不好!」讓整起事件中受傷最重的被害者,瞬間彷彿變成加害者般遭到公審。

蘋果報導,討論會中,一段系友李燕多次穿插「他媽的」痛批被害人男友的發言也引發討論,她表示,「(被害人男友)已經用在5月29號把夏老師殺死這件事情,他也應該要在今天做一個了斷」、「對於我這一個也在這一個系所成長,有所改變的人,我只會覺得你太自私,我要你為這件自私的事情,負起責任。因為今天我出去,他媽的別人怎麼看我這個系所,我今天在2006年進輔大,我全是因為他們這幾個老人!撐出了這個空間,有了這樣的一個另類的教法,我進來的唉,我他媽的我2010年離開!我是驕傲的離開的!我一直驕傲到現在!他媽的我到現在,我出去怎麼講!告訴人,我用的方法沒有錯!但是,你因為你被殺,所以你要拖她下水,可是你不知道,你拖了她下水之後,我一部分也被你拖下水,也被你殺死!這件事情我覺得今天晚上,要給我一個定論,我為我自己徵求公道!我覺得這件事情…」,夏林清則表示,「聽明白,對,我同意李燕的這個詮述」。

蘋果報導,時任輔大心理系主任何東洪甚至表示,「還好我們心理系有這個機制,真的!雖然失敗」、「我們還有機會在這邊講這件事,對不對?今天如果全部交給性平會,人家會說『唉呀!你們輔大心理系怎麼可以直接交給性平會?你們不是一個很進步的系所嗎?』」這段影片被轉載到PTT後,過程中的各種冷言冷語被披露在網友眼中,讓許多人痛批:「噁心」、「冷血」、「輔大心理系根本是邪教」,更痛斥工作小組,對被害人連最基本的同情心都沒有,怎麼可能處理好這個事件。

蘋果報導,對此夏林清今天澄清表示,此會議是由當時的系主任何東洪主辦,主題是對於被害女大生的男友PO文,針對系、工作小組及夏林清的指控進行討論,並非針對這件性侵案件,絕非公審這名被害女大生。夏林清的助理周佳君也表示,媒體報導指稱「整場討論會幾乎變成受害者的公審大會」並非事實,心理系在這場討論會中也全程錄影錄音,並且有完整逐字稿公開在心理系網站上,外界不應該刻意扭曲事實。

事實上教育部早指出性侵案六項疏失,包括事件發生應該在24小時內通報,校方卻延遲;通報後要組成性平會,卻是由心理系組成工作小組;三日內要移送性平會,校方也延遲;調查報告也變成由工作小組撰寫,認定是「猥褻」;而且沒有陳報主管機關;學校該提供的諮商輔導,卻變成要求被害人不要通報性平會,還召開這個討論會。

中央社報導,夏林清處理性侵事件方式引爆爭議,被校方暫時停職靜候調查。今(25)日凌晨輔大校長江漢聲也發表公開信認錯,坦言處理程序有問題,對性侵案的受害人,表示學校未盡保護之責,讓她承受諸多不必要的二度傷害,身為校長在此有必要代表學校表示痛心、遺憾及最深的歉意。

輔大校長公開信如下

我是輔大校長江漢聲,最近因輔大心理系去年所發生的一件學生性侵案,在受害者的網站公開道歉後又引一起社會媒體的許多爭議,使全校師生,校友和愛護輔大的社會人士備受困擾,我在這裏代表學校表達誠摯的歉意。尤其是針對性侵案的受害人,學校未盡保護之責,讓她承受諸多不必要的二度傷害,身為校長在此有必要代表學校表示痛心、遺憾及最深的歉意。

這事件的發生,對輔大而言是個傷痛,在當時我們學務系統就做了立即的通報和處理,但是在本校性平會介入之前心理系组成的工作小組透過他們的專業想幫助受害人,這個過程本校已自承而教育部也已確認有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之處,本校亦難辭督導不周之責。惟當時學校亦多次透過心理系都無法直接聯絡到受害人,確認其是否願意啓動性平程序。終在2015年9月底受害人啟動性平程序,性平會也因此做了適當的處置。今年5月底受害人的友人在臉書上攻擊社科院的夏林清院長,夏院長曾經找我説那不是事實,並要召開記者會還她自己一個清白,我囑咐她由於這事已進入司法程序,教育部性平會也將對此事啟動調查,她表達清白之後希望讓事件告一段落,學校也岀具公文希望心理系不要再就這議題做爭辯,以免影響教育部的調查,更重要的,我們心繋受害的學生,實在不願意讓她受到更多的壓力,造成再度的傷害。

而在過去的這段時間內,事違人願,夏院長仍不斷地對這事件做回顧和批評,並且和某些社會人事進行爭辯,以致日前受害者在網站公開道歉時,本校性平會緊急開會,將夏院長停職,並重申老師學生不得再就此事件當事人或相關人做任何評論以確保調查的公正性和當事人的人權。我們覺得,即使夏院長和心理系同仁出於學術専業的權威,或基於對院內同學的關愛,想尋求另一個管道來幫助受害者,釐清事件的真象,在這時間點都不是很合適。我們是一個以學生為中心的天主教大學,基於保護學生,愛護學生的立場,我們以受害學生的感受,心情能在平靜中復原為最大考量,所以不容許再有干擾受害者的情事發生。

也許有人質疑我們因輿論關係才將夏院長停職,事實不然,在我們看到受害人在網站公開道歉時就決定做此處置,夏院長在國際學術上是知名的學者,學校一向仰重她,但在這事件中受害學生是絶對弱勢,如果夏院長參與這事件的批判,學校院長的光環實在無法脫鈎,我們要表示,學校絶對是站在保護受害學生這邊,絶對不希望她再度受到傷害。我們也誠摰希望夏院長能了解學校立場,就像我三個月前跟她說的,讓事情平息下來,學生的身心靈健康遠重於真象的爭辯,用同理心去愛、去原諒才是天主教大學老師的風範!

我個人也希望這封公開信能讓全校師生、校友和社會人士釋疑,輔大是個有兩萬六千多學生五十個系所的大學校,時有各種學生紛爭事件,相關單位都非常辛苦,但皆應秉公處理,恪守規定,若有瑕疵也應檢討改進。若有外界誤解之處也會適時說明,如這次加害學生之所以尚在學,係因其提起之校內學生申訴程序仍在進行中,依本校相關法規,其退學處分即暫不予以執行,輔大一切依法處理,並未特別縱容加害者。

我們也在此呼籲各界愛護輔大的本校師生及朋友們,能讓此事件平息,讓學校保護受害人的初衷能順利進行,這事件不要再影響整個學校的師生,使學校的發展不受到阻礙。我們靜待本校性平會委託校外委員對本校及心理系工作小組除違反性平法外,尚有何違失之處,乃至於監察院對本校的調查,我們不要再有無謂的爭辯,因為那最受傷的還是受害的學生和心理系的同學,希望天主俯聽我們的祈求,讓輔大校園重回寧靜,以弦歌雅樂撫平過去帶來的哀傷。

先別管年輕人選不上,這些「青年參政」和「舊政治」有何不同?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Sid We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