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一肩扛起照顧長輩的責任,為何我們仍帶歧視看待東南亞移工?

他們一肩扛起照顧長輩的責任,為何我們仍帶歧視看待東南亞移工?
Photo Credit:可人 賴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群移工既然已是台灣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我們何不更敞開心胸,去了解、關懷、接納他們,讓「他們」變成「我們」,有了這樣的意識,台灣社會才有可能在移工問題上,往前邁出一大步。

文:詹凌瑀(媒體工作者)

「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這幾年來最常聽到推薦台灣之美的話,就是這一句了。都說台灣人熱情、好客、善良,外國觀光客來到這裡,對於這塊土地濃濃的人情味讚不絕口。

但關起門來,在你、我、他看不到的陰暗處,台灣人還有沒有這麼美,就要打上問號了。

台灣雇主性侵印尼女外勞的新聞,在9月9日登上各大媒體版面,這名擔任看護的女外勞遭性侵多次,最後靠著自己用手機錄下性侵過程,事件才得以曝光並獲得重視。

然而,這只是外籍勞工性侵案的冰山一角。

根據衛福部統計顯示,2015年有122名移工遭到性侵,其中七成是家庭看護,這還只是有通報的人數。這些離鄉背井出外工作的移工,語言不通加上對台灣法規不了解,許多人就算吃虧被欺負,常常選擇忍氣吞聲,不願意張揚,只要可以按時拿到薪水,匯錢回老家給親人就好。也因此,移工相關的虐待、剝削,性侵案件想必比檯面上看到的數字要多出不少。

香港獨立記者蘇美智在2015年出版的「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是少見的針對東南亞外籍移工進行深度調查報導的書籍。書中紀錄了雇主的觀點,也走訪移工的家鄉,這個在異鄉工作的他族,在原鄉的生活是何種樣貌。希望以「人」而非「雇傭關係」的角度,讓移工的角色更加立體鮮明。

目前台灣已有60萬東南亞移工,其中約20萬人從事家庭照護工作。無論喜歡與否,這群外傭大軍已是台灣在照護產業鏈中,不可或缺的一群人。台灣人長期以來,帶著歧視眼光看待他們,導致移工問題層出不窮。諸多不合理條款,像是沒收護照、集體住宿管理,以及最近不少關懷移工團體倡議的「廢除三年出境一次」的規定等等。

筆者居住的社區外頭有個千坪大的公園,每天都能看到外傭推著長輩到公園曬太陽,陪著這些老人家談天說地話家常。事實上,外傭的存在確實彌補了台灣長照政策的不足。隨著人口逐漸老化,台灣目前逾65歲人口約有300萬人,估計到了2025年老年人口佔總人口比率將超過20%,我國將進入超高齡社會。

在安養中心不足,看護人力也不夠的情況下,這些離鄉背景的東南亞家庭看護,是補足台灣長照缺口最重要的人力來源。他們住在台灣本地人家裡,有些甚至就跟老人家同住一房,就近貼身24小時照顧,幾乎沒有休息、沒有假日可言。因為有這些外傭的照顧,讓我們得以外出工作、得以喘息、得以擁有夢想。就像公園裡推著長輩的外傭,他們不只是單純的照護者,在日夜相處的過程中,這群我們認為是他者的外傭,已經融入我們的生活,成為不可或缺的一份子,他們跟長輩之間的情感,可能比我們都還要緊密許多。

或許有人要說他們不過是來賺錢,但是少了他們,台灣許多人的生活都要不一樣了。或許你我都曾聽過身邊的人抱怨:「我家外傭最近休假回家了,我什麼都要自己來,真的好累!」換句話說,平常可以不累,是因為外傭包辦許多家庭大小事,原本可能是爸爸或媽媽該做的,都由外傭一肩扛起,他們的重要性不言可喻。這群移工既然已是台灣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我們何不更敞開心胸,去了解、關懷、接納他們,讓「他們」變成「我們」,有了這樣的意識,台灣社會才有可能在移工問題上,往前邁出一大步。

在「新南向」喊得震天價響之際,就從認識生活周遭的移工朋友開始做起,給予他們合理的勞動環境以及應有的尊重。請記得,他們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奴隸,也不是機器。讓這群移工,以及住在家中的外傭,成為我們的家人,而不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相關報導:五分鐘戳破仲介謊言:為何移工「三年出國一日」條文仍舊存在?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