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而重之——寄語真相失效時代的求真者

「真」而重之——寄語真相失效時代的求真者
Photo Credit: 3dpete,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推動一個成熟、運作良好並持續進步的社會,理性討論是不可或缺的燃料,燃料要從堅實的知識基礎中提煉而成,知識又建基於公認的事實。後真相政治卻反其道而行,從源頭瓦解一切,以意識形態取代事實、感覺取代知識。

文︰海容(典型90後,酷愛政治的工程系畢業生。人生目標係成為通才,無間斷追求新體驗,乜都睇啲、識啲、寫啲、食啲,努力品味世界。)

9月10日,最新一期《經濟學人》的封面故事〈謊言的藝術〉(Art of the lie),以近月美國總統選舉中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失實言論作為切入點,揭示出世界正處於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的危機中,跌入真相失效的惡性循環,民眾失去能夠取信的消息來源,亦愈趨習慣不再基於事實作判斷。一個不需要公信力的政府,在制度下明目張膽以「我認為」、「我相信」為作決定的依據,以及「明顯反對我連任的人均落選」,是一幅多麼相似的風景。

社會懲罰說真話的人

身處後真相時代,煽情與邪教式論述大行其道,堅持說真話者處於天然劣勢,如逆水行舟。當你戳穿拉布導致基建工程超支的謊言,不免要爭辯糾纏於各項數字,論證的邏輯非普遍大眾有興趣深究,結果陷入與對方的政治泥漿摔角,謊言曝光率更高,民眾距離真相更遠。不尊重事實者先天立於不敗之地,整個社會卻在懲罰那些捍衛真相之人。

文中有一句︰"That truth is not falsified, or contested, but of secondary importance",後真相政治的破壞性並非在於篡改或捏造真相,而是真相本身已被排除於最重要的位置。厚顏無恥的政客甚至無需費煞思量去虛構事實說服民眾,因為已經無人在乎真相。前一天斷言自己沒有到中聯辦,後一天交代自己當時正安坐車中,再礙眼的前後矛盾亦再無所謂,因為群眾並不追求真相。時刻判斷與求證委實過於勞累,何不選定某種意識形態,便盲目跟從下去?

流失的公信力

文明社會中媒體第四權的角色無可置疑,而作為監察者,公信力是必備的。可惜相比十多二十年前紙媒當道,現今媒體公信力明顯下滑。互聯網興起既為群眾充權,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消息發放者,同時淡化媒體的角色與權力。公信力並非各打五十大板的所謂中立,而是源自一種求真的精神與堅持,只傳播事實而非助長謠言。媒體向特定意識形態靠攏本屬自然,可偏偏有人要選擇充當權貴的喉舌,選擇性報道、扭曲真相。多人宣佈退選竟然不獲隻詞片語報道,此等行為敗光傳媒碩果僅存的公信力。

後現代政治的氛圍下,民眾其實有能力察覺無所不在的謊言,只是試圖反抗者會感受到蚍蜉撼樹般的無力感。識別謊言並不困難,艱巨的是與之抗衡並捕獲謊言下潛藏的真相。既然媒體不再可信,轉而尋求消息來源的替代品是必然。社交網絡上充斥離散式資訊,發佈者往往是相熟人或意識形態類近的媒體,更易取信於人,久而久之形成同溫層。箇中資訊都經過同樣的濾鏡透射,對得上胃口,亦難免開始失真。過程中趨向另一個極端,同樣離真相愈來愈遠。

天價賬單誰來付

要推動一個成熟、運作良好並持續進步的社會,理性討論是不可或缺的燃料,燃料要從堅實的知識基礎中提煉而成,知識又建基於公認的事實。後真相政治卻反其道而行,從源頭瓦解一切,以意識形態取代事實、感覺取代知識、「我認為」取代「我知道」、情緒取代理性、倒退的社會取代進步。一旦理性討論的氛圍煙消雲散,連重構理性的基礎亦舉步維艱,真相失效後,知識與事實不再是社會的共同語言。

謊言已經滲透我們體制的每個角落,腐蝕僅餘的鮮活血肉,動搖社會誠信的基石,甚至曾經為肅貪的先鋒的廉署都傳出腐敗惡臭時,我們清楚知道,政客在個人利益與公眾利益相衝突時,將會毫不猶豫揮刀手刃後者,再甩出利己的說辭愚弄群眾。當小部分人得到少量利益而整體社會付出巨額代價時,其中落差經濟學上稱為Deadweight loss,是雙方都無法利用的部分,平白損失掉。為了政客所獲取不成比例的好處,蒸發難以估量的價值,我們將慷慨買單。

謊言與選擇相信謊言

一個相對成熟的民主社會,對後真相政治天然有一定抵抗力。民主制度提供民眾機會懲罰不誠實的領袖,可以用選票下決定,亦可以透過國會彈劾。選民或不在乎真相、或不介意謊意,但從政者無法強迫任何人接受謊言,良好的公民教育亦使至愚弄民眾的嘗試難度倍增。

於是問題來了︰我們的社會足夠成熟嗎?更甚者,足夠民主嗎?如果民主社會的說謊者只是供應可疑的論述,極權體制的獨裁者則是明張目膽的量產謊言。哈維爾(Vaclav Havel)的著名文章〈無權勢者的權力〉(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提出極權的蓄意拙劣,當權者明明有能力完美的包裝謊言,卻偏選擇用不加修飾的粗劣方式行事,讓你清楚這是一個謊言,卻不得不相信它,營造出一種殺雞儆猴、步步進逼的恐怖。賣書的非法被出境、參選的需要被棄選,直到每個人都能夠毫無心理包袱地於燒車後補貼海報,於禁止拍攝區域自拍,自然而然地把謊言宣之於口,極權大業自告功成。

從真相為本過渡到後真相時代,我們已經犠牲了對事實的執著、對從政者水準的要求、有保證的資訊來源、理性討論的可能、向在位者問責的權利、追求自由的機會。我們付出無數,卻顆粒無收。位高權重者不以無能為恥,反倒以不直接回答質詢為榮。當曾經的安樂窩與極權國家再無二致、抵抗空間日益收窄至再無旋踵之地,那時候方才覺醒的人是何其可悲。

後•後真相政治

當權者開始置自利於眾利之上時,爭奪資訊話語權的搶攤戰已然打響。求真者肩負重建真相政治的擔子,與遮天蔽日的謊言肉搏。網絡是我們僅有的利器,立足於敵我難分的沙場,我祈求更多人在仍有機會力挽狂瀾之際覺醒,為留給我們的下一代一個以真為真的世界而浴血,一個後•後真相政治的時代。

「應承我,唔好放棄!除非你敢講一句,你對呢一切,已經再無感覺。」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