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危機三部曲:義修憲公投序曲響起,法德明年大選接著奏

歐盟危機三部曲:義修憲公投序曲響起,法德明年大選接著奏
Matteo Renzi|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脫歐後,歐盟的挑戰接踵而至,這場要演奏將近一年的「歐盟危機三部曲」,義大利的序曲在宣布公投日期後已然響起,明年遭逢權力核心改選的法國與德國要如何接著演奏,不但考驗現任領導人的政治智慧,也會決定歐盟樂章的休止符將畫在何處。

歐洲尚未完全從英國脫歐(Brexit)的震撼中穩住陣腳之際,又有一場重大公投如火如荼的展開。義大利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籍的總理倫齊(Matteo Renzi)在2014年上臺後,隨即展開諸多政治改革,為義大利政壇帶來一番新氣象;歐債危機引發義大利經濟衰退,促使倫齊上臺後往中間修正該黨的左派路線,採行諸多市場經濟政策,讓義大利經濟逐漸復甦。

即使倫齊極力挽救義大利經濟殘局,但始終不見起色的失業率,是倫齊政府最為人所詬病之處,加上過去右派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執政留下一堆爛攤子,讓義大利選民對傳統的左右政黨都不盡滿意,這就讓擁護民粹主義(Populism)的政黨「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 M5S)趁勢崛起,人氣水漲船高。五星運動在近年的國會與地方選舉表現都十分亮眼,該黨提名的候選人拉吉(Virginia Raggi)更在今年6月19日當選2,700年來首位女性羅馬市長,許多民調也顯示五星運動已成為義大利最大反對黨。

由於義大利經濟、政治問題叢生,倫齊推動的改革多數是精簡政府規模以增加行政效率,即將於12月4日登場的修憲公投,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這次公投的主題是針對義大利憲法第五條的修正案,減少義大利參議員席次,並且降低參議院地位,提升眾議院立法效率。

義大利國會選舉採「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造成國會多黨林立、效率低落,尤其參議院的選區劃分不利產生穩定多數,導致內閣折損率甚高。由此觀之,這項憲法修正案應該是爭議性低的正向改革,卻因倫齊先前宣布公投失敗他將會辭職下台,隨即讓這場公投的層級變為國際問題。

義大利修憲公投的議題本身,通過與否對國際政局沒有直接影響,重點是若遭否決而導致倫齊下臺,此時的義大利政局發展才是關鍵。雖說倫齊表明不可能因公投結果而提前大選,但修憲議題受到許多利益團體與在野黨反對,許多選民也因為在野黨的宣傳而將公投視為倫齊政府的期中考,若公投結果明確表示反對,屆時在野黨在國會發動的不信任投票,無論是倫齊或後繼者勢必難以抵擋,國會改選的機率仍然很大。

依目前義大利各黨的支持度來看,五星運動極有可能拿下國會多數,根據去年義大利修改的選舉法,如果第一輪得票超過40%的政黨或聯盟,將可自動取得過半340席的多數席次,讓五星運動非常有機會成為執政黨。五星運動毫不掩飾疑歐主義(Euroscepticism)的立場,強烈反對歐洲區域統合;倘若五星運動上臺執政,勢必對歐盟的穩定構成威脅,這才是修憲公投引人注目的核心所在。

對照英國脫歐所帶來的後續影響,義大利這場修憲公投的嚴重性似乎更高,因為五星運動雖反對區域統合,但有一項更明確的政治主張:退出歐元區(Euro Area)。五星運動領導人葛里洛(Beppe Grillo)不斷強調,要就義大利是否使用歐元的問題舉行公投;英國脫歐所涉及的主要對象是「政治體」歐盟,但義大利脫歐元則是進一步影響歐元區這個「經濟體」。義大利身為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不再使用歐元所造成的影響必定比英國脫歐更加嚴重,倘若五星運動成為執政黨而兌現選舉承諾,將是一場難以想像的災難。

即使五星運動在未來國會選舉無法成為執政黨,但勢必能在國會中取得相當比例的席次,如同西班牙極左派政黨「我們可以」(Podemos),足以形成僵局、癱瘓政府,政局停滯的後果,對目前銀行壞帳(Bad Debts)與國家負債如天文數字的義大利來說絕非好事。倫齊此次對參議院結構提出修憲,就是希望能更加深化經濟改革,修憲失敗將導致義大利經濟、政治前景堪慮。

RTX2G6BC
Beppe Grillo|Beppe Grillo

義大利公投之後的歐洲會走向何方,還要看後續接力演出的法國與德國。法國在明年4月23日要舉行總統大選,社會黨(Socialist Party)的現任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極度不得民心,民調顯示歐蘭德如果參加大選,可能會在第一回合以慘敗收場,由右派共和黨(The Republicans)候選人與極右派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的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進入第二回合決選,再度上演2002年總統選舉的劇本。

2002年法國總統選舉,由於時任總統席哈克(Jacques Chirac)支持度不高,左派政黨不分大小都提名自己的候選人,導致左派票源過度分散,讓聲望頗高的社會黨籍總理喬斯班(Lionel Jospin)意外遭到淘汰,反而讓極右派的勒龐(Jean-Marie Le Pen)與席哈克對決。

不過此次法國所面對的局勢與2002年完全不同,極右派進入第二回合的可能性不是來自政黨的分裂,而是民眾對外來移民與歐洲統合的不滿情緒。國民陣線反歐盟、反移民的強硬態度,把一切問題的矛頭都指向歐洲區域統合,如果在明年的法國總統大選由瑪琳勒龐勝出,歐盟的未來更是難以預測。

從歐洲陷入債務風暴開始,時任法國總統的薩科齊(Nicolas Sarközy)與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兩人並肩領導歐盟度過最風雨飄搖的時期,薩科齊卻因法國國內對紓困政策的反對而未能連任,不過歐盟解決歐債問題的腳步並未隨著薩科齊的下台而停滯,代表梅克爾才是歐盟政治實力最強的領導人。

梅克爾在歐債期間說服德國民眾與國會支持紓困方案,最終帶領歐盟度過一次次的經濟危機。「態度柔軟,立場堅定」的梅克爾,鮮少用慷慨激昂的言詞闡述政策,獲得德國與周邊國家的高度認同;但這位走過多年驚濤駭浪的德國總理,可能會敗在難民政策的手上。

今年以來,德國共有五個邦舉行議會選舉,梅克爾所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 of Germany, CDU)在每個邦的席次通通下滑,慘吞五連敗。9月18日的柏林邦(Berlin)議會選舉結果,反移民、反穆斯林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 AfD)拿下14.2%的選票,這在長期由左派佔優勢的柏林來說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眼見極右派進入柏林議會,梅克爾對難民政策公開發表反省聲明,這對一貫捍衛政策的梅克爾十分罕見。當時對於開放難民,德國社會展現高度智慧與包容,認為接納難民是為了彌補過去德國在二戰所犯下的錯誤,不料難民所產生的政治效應,已經遠超出當前德國政黨體系能夠承受的範圍。

身為最大的左派政黨,德國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 of Germany, SPD)其實也沒有從基民盟的落敗中得到好處,今年在這五個邦的選舉席次也是罕見全部下滑,反而是極左派的左翼黨(The Left)表現不俗,加上德國另類選擇黨的崛起,傳統左右兩派的政治生態已經開始改變,極端主義政黨未來在德國的影響會與日俱增。

受到難民政策所帶來的負面效應,許多人關注梅克爾是否還有機會在明年繼續擔任總理,然而目前基民盟並沒有能取代梅克爾的人選,且依照梅克爾過往負責任的處事原則,非常有可能繼續帶領基民盟參加明年秋季登場的國會改選,將總理大位的去留交給選民來決定。梅克爾若在明年德國大選後下臺,歐盟將面臨群龍無首的狀態,若無人可堅定捍衛歐洲區域統合的成果,屆時引發的政治危機將是前所未見。

RTSNUSR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美國總統大選近來佔盡全球媒體版面,但年底要登場的義大利修憲公投,其重要性絕對不亞於美國大選,因為這牽涉到歐盟的穩定,更是歐元區的存亡之戰;面對來勢洶洶的國民陣線,法國政局也走到抉擇的十字路口,不排除再次上演脫歐公投的戲碼;梅克爾一肩扛起沉重的扁擔,一邊放的是難民政策,另一邊則是歐盟的未來。這三場難以預測的選舉,分別撼動歐元與歐盟的基礎,一旦輸掉任何一場,都有可能讓世界景氣與歐洲區域穩定陷入無底的深淵。

英國脫歐後,歐盟的挑戰接踵而至,這場要演奏將近一年的「歐盟危機三部曲」,義大利的序曲在宣布公投日期後已然響起,明年遭逢權力核心改選的法國與德國要如何接著演奏,不但考驗現任領導人的政治智慧,也會決定歐盟樂章的休止符將畫在何處。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