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急跳牆」發律師信,背後兩大理由極其冒險 疑拖延時間

梁振英「急跳牆」發律師信,背後兩大理由極其冒險 疑拖延時間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就梁振英向《蘋果日報》發律師信,不滿該報指控UGL涉貪事件,認為做法背後有兩大冒險理由。

由於梁振英「急瘋」,律師信理由荒謬

不久前,一件幾乎震驚數百萬香港人的趣事發生。梁振英透過薛馮鄺岑律師發律師信予《蘋果日報》,表面上藉此指控該報9月8日社評,就梁UGL涉貪案,以「錯誤地、惡毒地及惡意地指控(falsely, viciously and maliciously accused)梁振英貪污」等理由,造成「阻止、剝奪」梁競逐連任特首的權利,信中嚴肅引《基本法》第26條與《人權法案條例》第21條作為依據,加上該報以「狼英、大話英、689」等語帶蔑視地稱呼他,指七日之內若未收到滿意回覆,則保留法律追究權利。

我們當然可以有一大堆常識、常理,逐一反駁梁振英如何荒謬,例如,連廉署也落案要求梁就UGL事件遞交資料,李寶蘭更是主責事件變成離任的受害者,而且,即使報章如何用詞不當,甚至失實指控,都沒所謂剝奪基本人權、參選權,足夠法理依據,大可立即訴諸實際法律行動等等等等。所以,我們關注的也不在一堆詳盡的嚴辭駁斥。

為何梁振英要先靠律師信「暗示」參選?

此刻全城熱議的是,梁振英是否先借一封「律師信」變相宣布競選下屆特首,有點令人匪夷所思。說實在,這不算十分匪夷所思,有幾大真正理由使梁振英這樣做。

第一大理由不難理解:梁振英失勢了,連正式宣布參選也不敢公然按常態去做。從這層面看,他一來可能收到消息,立法會復會後部分建制派將加入「P&P梁振英」調查UGL案及橫洲事件,對宣布競選感到巨大壓力;二來數月前李永達表示,中央突然接見梁愛詩及黃仁龍,了解梁振英UGL案問題,此時已過數個月,梁振英極可能透過中聯辦取得消息,梁目前備受的指控太多,橫洲事件經已承認責任,若未能圓滿解釋UGL案此等嚴重污點,也沒有足夠信心得到建制提名支持,梁的做法又重施故技,指向「傳媒抹黑」,借律師信程序拖延時間,「當作」失實。

最冒險的理由是以《基本法》壓中央

第二大理由非常冒險:律師信提及從政「基本人權」,梁振英此信不但是給予《蘋果日報》、中聯辦看,更是「以退為進、借題發揮」給中央施壓。梁振英借中央一直強調依《基本法》辦事(依法辦事),加上習近平黨中央提出公平競爭之下,繞圈子指中央不可由上而下,透過政治消息意圖勸退他,因為他只要有個人意願就「可以」參選,這是《基本法》賦予任何人的權利,意思就是包括梁振英本人。他這樣做甚有狗急跳牆的味道,最近由張德江至張曉明等人,支持他的政治大後台經已陸續失勢,最後無奈只可憑「自己決定」落賭注。

上述兩大理由,甚至兩者均無矛盾,梁振英終於倚靠一國兩制《基本法》為自己「後路」打算,任何拖延接受政治後果的做法——包括堅持在不利消息的情況之下「參選」,都冒險嘗試。

延伸閱讀:

〈習近平六中全會前:梁營投機、與張德江一併整頓 江澤民中風後恢復成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