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壞的城市、臨終、秋之散步:風車詩社詩選五首

毀壞的城市、臨終、秋之散步:風車詩社詩選五首
Photo Credit:行人文化實驗室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的套書《日曜日式散步者:風車詩社及其時代》,收錄風車詩社詩人們的作品(包含詩作、評論等)以及相關研究、文評以及影評。透過電影認識風車詩社的超現實世界是個好方式,透過詩則更為迷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編按:隨著紀錄片《日曜日式散步者》屢屢奪下大獎,台灣讀者逐漸認識了戰前超現實主義詩派在台灣的發展,為了呈現風車詩社的多位詩人在殖民時代所面對的語言、主體和詩意的想像的表現,導演黃亞歷採取了獨特的手法和電影語言,完成了極富詩意的電影作品;同時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了兩冊套書《日曜日式散步者:風車詩社及其時代》,收錄風車詩社詩人們的作品(包含詩作、評論等)以及相關研究、文評以及影評。透過電影認識風車詩社的超現實世界是個好方式,透過詩則更為迷人。


日曜日式散步者1
Photo Credit:TIDF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風車詩社團體照:李張瑞(左前)、福井敬一(中)、大田利一(右前)、張良典(左後)、楊熾昌(右後)。
毁壞的城市 Tainan Qui Dort
楊熾昌(1908-1994)

1 黎明
為蒼白的驚駭
緋紅的嘴唇發出可怕的叫喊
風裝死而靜下來的清晨
我肉體上滿是血的創傷在發燒

2 生活的表態
太陽向群樹的樹梢吹著氣息
夜裡飛翔的月亮享受著不眠
從肉體和精神滑落下來的思惟
越過海峽,向天空挑戰,在蒼白的
夜風中向青春的墓碑
飛去

3 祭歌
祭祀的樂器
眾星的素描加上花之舞的歌
灰色腦漿夢著痴呆國度的空地
濡濕於彩虹般的光脈

4 毀壞的城市
簽名在敗北的地表上的人們
吹著口哨,空洞的貝殼
唱著古老的歷史、土地、住家和
樹木,都愛馨香的瞑想
秋蝶飛揚的夕暮喲!
對於唱船歌的芝姬
故鄉的哀嘆是蒼白的

1936年5月發表於《台南新報》,葉笛譯。

散步
林修二(1914-1944)

雨,晚秋雨⋯⋯
爬著無定形螺旋狀小路、獨自舔嘗晚秋的味道。

凋落和挽歌、靈魂和肉體。結合和離散⋯⋯
聲音、色彩、感觸。紅葉的陣雨是詩底聲響。

1934年3月發表於《風車》第三輯,葉笛譯。

秋雨
張良典(1915-2014)

雨 雨 雨 深夜我想着無盡的愛和幸福的頂點
秋風 秋雨是深深鄉愁的哀嘆
敲打硬松葉的雨也敲打我冰冷的意志
而解纜故鄉的白帆沾濡着頹廢的哀歌
我的熱情追着過去的夢幻而失望回來
逝去幻想的華麗花瓣吸收滿滿的雨
啊 秋天
我發現無盡的哀寂
那不是向遠方的光折騰自己嗎
默默傾聽
秋雨溫柔的哭泣

1935年2月以筆名「丘英二」發表於《台灣文藝》第2卷第2號,陳千武譯。

臨終
李張瑞(1911-1952)

在凍於寒冷的醫院的一室裏S在臨終。S向我說⋯⋯我愛了神奈子⋯⋯,感覺著嘴唇激烈的痙攣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在門口盛裝的神奈子狡黠地笑著。拂開那表情,我靠在走廊的窗邊銜上一支高價的支那製雪茄。S和神奈子在我的生日贈我的香菸。叫我的神奈子的聲音清朗不含悲。那眼光糟透了。S要起身卻死了心只在嘴裏嚅囁著⋯⋯我沒愛過任何人⋯⋯。S死了。我愛上神奈子了。

1934年3月以筆名「利野蒼」發表於《風車》第三輯,葉笛譯。

秋之樂譜
戶田房子(1914-)

對話就像離別的耳語
白色的貝雷帽跑進草叢裡
河邊的城鎮裡魚在唱歌
有時病葉對此打上休止符
在水藍色的畫室裡瑪麗羅蘭珊靜靜地溶解水星

1937年9月6日發表於《台灣日日新報》,鳳氣至純平、許倍榕譯。


書籍介紹

日曜日式散步者:風車詩社及其時代》,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日曜日式散步者:風車詩社及其時代》套書分為兩冊。第一冊《暝想的火災》聚焦在風車詩社文學,包括作品、導讀兩個部分。「在現實的傾斜上摩擦極光:風車詩社作品選」重新選刊風車同人作品,收錄了部分首次中譯出版的新史料。「閱讀的複數路徑」收錄「文學史透鏡:台灣.中國.日本」及「望遠與顯微」兩輯共十篇學者作家邀稿,皆為新稿,可說是2016年的現在對於風車詩作的最新回響。

第二冊《發自世界的電波》則重返風車詩社的時代。「連續拍擊高強度信號」與「時代形/聲」兩輯,透過歐洲‧日本前衛宣言與詩作的選刊,以及前衛美學在文學、電影、美術、攝影、聲音、音樂的交響共鳴,呈現一個殖民地台灣的現代主義者在全球性前衛美學思潮傳播的網絡中的視域所及。而六篇關於黃亞歷紀錄電影《日曜日式散步者》的回響,在這部拒絕說明與旁白敘事的電影的影像聲響之中,細細地尋找未說的話語、詩意的端倪。

日曜日式散步者封面-03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