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島土地長出的自由之聲──娃娃與她的《天生勸世》

蓬島土地長出的自由之聲──娃娃與她的《天生勸世》
Photo Credit: 勸世美少女 - 娃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獨立音樂圈來說,在西方音樂的基底下,套著的本土文化、民俗意象、母語歌詞的創作,如過江之鯽。哪些虛有其表,哪些真正穿越形式,打入了當代民俗的內裏,大家自有看法。我想,《天生勸世》屬於後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7月,勸世美少女娃娃發佈首張專輯《天生勸世》。這是一張相當有趣的專輯。

勸世宗親會以「trance」的諧音出發,由製作人翁會長帶領,走一個以本土文化元素為基底的音樂藝術路線。組成的參與分子相當混雜,有加加、喵喵、勸世阿伯到娃娃,以及其他曾活動、現在沒有活動、將來可能會有活動的成員。呈現的內容,看似沒有章法,骨子裡卻是一種音樂人如何面對時代的方式。勸世宗親會選擇的是為人忽略的local視角。

以一種向本土電視頻道致敬的態度,勸世宗親會確立了他們的呈現方式。過去從地下電台廣播開始,到90年代的非法第四台,到現在的有線電視台。一種離主流最遠、最俚俗的文化元素,從聲音走向影像,完全忽視原本的雅文化,將純屬於民間的娛樂發揚光大。地下廣播時期,以說唱、講古、賣藥,加上商業購物,把傳統的聲音藝術發揮得淋漓盡致。到台語片時期,依附電影開展的故事性歌謠,到有線台包含電視購物、綜藝節目、歌舞秀、宗教勸世、清涼秀、美女主持人與寫真影片,成為一種後現代的文化樣貌。

集結眾多元素,融為一堂的蓬萊仙山電視台,成為集大成者,也成了勸世宗親會的指標。

勸世美少女娃娃的首張專輯《天生勸世》,即是這個脈絡下的產物。專輯內的曲風,以trance舞曲放慢0.5~1倍的台式歌謠節奏,用電子歌曲形式,打造一張「勸世美少女娃娃」的概念專輯。姑且不論歌手本人的特質是什麼,整張內容創建出一個似真的人格形象。

如果說勸世寶貝喵喵的專輯,呈現一種喵喵專屬、人貓一體的「ㄎ一ㄤ」感,《天生勸世》則是以傳統歌謠方式表現憤世嫉俗、抵抗父權的年輕女性態度。專輯中的名曲〈姆湯溝阿捏〉、〈摳咪愛的真諦〉,展現了勸世美少女的處世態度。

〈姆湯溝阿捏〉:

隔壁欸ㄚ兄 每日都在賭博 半眠仔聽到 他老婆在那哭
9姆湯匪類 還要牽拖別人 給人欺負 9愛抵抗
無生活的勇氣 阿捏無要緊⋯⋯
錢不是一切 讀書不是一切
工作不是一切 母湯溝ㄚ捏想

〈摳咪愛的真諦〉口白:

我今天不回家喔
什麼?這樣就是不孝順?
別再拿鄉愿的偽道德來框我
把自己沒有安全感的掌控說成關愛
說來說去 叫我回去
隔壁的王阿姨每天都在問我 到底幾歲結婚買房交男友
可是我一年過年只見她那一次
她真的關心我嗎?還是我只是滿足你們虛榮心的比較話題?
還有她的兒子一個月賺30萬開賓士 在美國有五棟房子
就像周刊說的 人生這樣才是勝利的
有錢人和你想得不一樣的 可是你知道嗎 她的兒子過勞死ㄌ

MV以有線電視台美女清涼秀的風格,隨著歌詞打進年輕族群的心。在22K的魯蛇世代,無權無勢、無家可靠的一代人心中,勸世美少女對家庭的看法,成為眾多學子、上班族的情緒出口。

這樣的歌詞寫作,除了諷刺社會對青年人的壓迫,專輯內的其他歌曲,也同時展現個人式的觀點。〈姆湯溝阿捏〉談家暴、〈摳咪愛的真諦〉諷刺護家盟對多元成家的壓迫、〈西北風〉諷刺追求金錢,卻只能領低薪艱苦度日的青春悲歌、〈Holy Hotel〉諷刺台灣人整天講國際觀,其實只能依附在全球化資本主義商業文化下,以小確幸自嗨。而完全人物化的歌曲〈天生勸世〉、〈勸世美少女〉,則成為貫穿專輯的說唱歌曲,以人格式的勸世精神,引領聽眾進入美少女的個人電台,看她一人由說到唱,講出群眾心聲,並給予個人化的規勸。

專輯內的歌曲,以「唸歌」方式呈現。源自「竹板唸歌」的〈日日勸〉,以節目主持人的口白作為intro,帶出唱唸本色的其他歌曲。很多歌都是口白、RAP,加上唱曲,成為「唸歌仔」。讓人想到楊秀卿或郭大誠〈流浪拳頭師〉(按:兩者都是台語說唱藝術家)的傳統形式。

而廣播時代流行的雙人對話,勸世阿伯翻唱文夏〈男性的復仇〉已可見到。但娃娃卻也沒有複製尤美〈為了十萬元〉的做法,完全只由她一人口白,唱獨角戲。這方面,與她選擇用個人角色對抗家庭、對抗一切的態度有關。而美少女的煩惱,與其說是要「反映社會」,還不如說是反映她「如何面對社會」。之所以沒有複製台語流行歌的多人對話/唱,也有跡可循。

另一個傳統歌謠的梗是〈SKIT 壞玻璃〉:

壞玻璃拿來賣/壞馬達拿來賣⋯⋯修理玻璃/修理七辣/修理窗仔門/修理明阿載ㄟ力氣/保你勸世平安

〈SKIT 壞玻璃〉一曲,以詩的元素作歌,以台灣傳統撿破爛的聲調口吻嘲諷父權。寓意不錯,令人想到羅思容(按:台灣客語歌手、創作人)以詩人隱匿詩作譜曲的〈南無撿破爛菩薩〉。以台灣收壞銅舊鐵的叫賣梗入歌,歷來自不少見。濁水溪公社的〈壞鐵仔賣〉也以此作歌。有的台語歌手,則是把叫賣當作引言。例如陳思安在〈星星知我心〉的開場,也用了叫賣口白,引導聽眾進入老歌世界。可說沿街叫賣的口語梗,向來都是大家愛用的點。

聽完整張專輯,我實在對勸世美少女的表現感到驚艷。也許有人會說,解構台灣傳統歌謠來製作概念專輯,從90年代就很盛行,豬頭皮、 蕭福德、林強、伍佰、黑名單工作室的「新台語歌謠」,開啟了一波本土文化,進入華語歌曲創作的混搭創新。但過了20年,資訊爆炸、音樂類型百花齊放的網路時代,創作者依據自己所愛的樂風不斷精進,再冷僻、小眾的曲風都有人在玩。反過來說,還有多少人回頭向舊的形式作連結?這張專輯不敢說有什麼突破,但它與本土音樂元素連結的俗文化方式,卻是很大的亮點。

勸世美少女的歌曲一出,網路上的評語好壞皆有。聽眾喜歡的不少,而專業人士也對音樂的品質與概念提出批評。「沒有新意」的評價自是少不了,美少女的台語不好也為人詬病。

勸世美少女說,她也知道自己的台語不好。但反過來說,她這個七八年級生世代,又有幾個人的台語稱得上精湛的?很多年輕人的日常對話,根本無法用台語講完一句話。用這來要求她,她也只會變成一個不真實的人。現在除了台語流行歌壇外,有幾個是台語好到能做概念專輯,又兼具前衛藝術性?而娃娃的台語不好,不也正是過去國語教育打壓台語的結果?國家教育讓年輕人與母語離散,甚至以母語為恥。這不也正是國家與社會造成的結果?娃娃也正是意識到了國家權力造成的困境,才盡量用自己母語來發聲。

也正如前述,娃娃與翁會長的合作,也都是土法煉鋼下,由在台灣土地上接收的資訊融匯成這張專輯。民俗電視台是他們接受的元素,電子音樂也是。娃娃這個人,就象徵著她的世代在台灣社會養成的樣子。同一個人擺到日本的音樂環境,擺到韓國的音樂環境,再考慮到個人家庭背景因素,就會長成不同的樣子。娃娃的專輯做成這樣,不也就是在這個時間點上,台灣音樂出現的一個結果?

台灣音樂的特性就是「自由」,根本沒有歐美那種幾百年累積而成的現代音樂脈絡。傳統上會形成口白、唸誦與歌謠,完全依附藝人的個人魅力在發展,沒有定數,也從沒形成什麼傳統。因為台灣的主流文化,從來就被殖民文化主導。真正專屬於台灣人的文化,僅在民俗角度,於民間流傳。苟延殘喘,胡撇一通,反而做出了生猛有力、反應不同時代民情的歌謠內容。

反過來問,華語流行歌壇的邏輯是什麼?雅俗的分別是什麼?而以獨立音樂圈來說,在西方音樂的基底下,套著的本土文化、民俗意象、母語歌詞的創作,如過江之鯽。哪些虛有其表,哪些真正穿越形式,打入了當代民俗的內裏,大家自有看法。我想,《天生勸世》屬於後者。

勸世美少女娃娃,想透過這張專輯傳達什麼?她說:

「歌曲提到的東西,我只是想講出來而已。我沒什麼了不起,只是想丟出議題,跟大家一起思考。我覺得大家不太能夠做自己,我希望有人想了之後,自己在生活上做一點小改變。」

「革命就是蝴蝶效應,就是想法,也能啟發他人。」「我一直都想做超越形式的革命,所以我另外也用『飛雪』的個人名義作東西。」

總之,我認為這是一張值得入手的專輯。大家趕快去買。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傅紀鋼』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