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從紙幣面額、遷都奈比多到族裔數,任何光怪陸離都可能和命理占星有關

緬甸從紙幣面額、遷都奈比多到族裔數,任何光怪陸離都可能和命理占星有關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們只能揣測,將軍們想要維持135這數字,是因為這三個數字加起來是九。  

文:理查.考科特

對於當今的遊客來說,要想了解緬甸的執政將軍們想像中,不受外國甚或少數族裔勢力汙染的純正緬甸是什麼模樣,只要前往新首都奈比多瞧瞧就知道了。

在很多緬族人眼裡,仰光始終是被殖民的恥辱象徵,然而從昔日的英國首都北上兩百英里,你會遇見一個夢幻般復古的緬甸。

世上還有其他人工得出奇的首都― 澳洲的坎培拉和奈及利亞的阿布賈(Abuja)瞬間浮現腦海,但奈比多肯定是最詭異的一個。在這裡,軍政府企圖重現古老的緬甸王國,彷彿這國家近代的大半歷史從未發生過。他們在奈比多(至少在他們的心目中)重建了古代的阿瓦皇都和曼德勒,想必是希望人民感染到先 人對古代緬族君王的敬畏。奈比多一字直譯是「太陽皇城」。新首都也被稱為王居,或王都。

沒有人確知軍政府― 尤其是獨裁統治者丹瑞(Than Shwe)大將軍― 在2000年代早期相中這地點的原因何在。奈比多位於緬甸中央地區的邊緣,人稱的乾燥地帶,遠離易受攻擊的沿海地帶,因此始終有個揣測是,從仰光遷都至此是因為軍政府考量到,美國萬一從海上進犯,舊首都將首當其衝。

在當時,這樣的憂慮不像在今天看來的那麼思慮不周。小布希政府當時把緬甸歸為世上幾個「暴政前哨國」(outpost of Tyranny)之一,而且美軍正忙著擊垮伊拉克和阿富汗這類前哨國。那是「邪惡軸心」(axis of evil)的年代,儘管緬甸並沒有被明白列入 軸心國,但小布希總統及其幕僚錯過了他們對緬甸軍事統治者表達反感的少數機會。

舉例來說,美國國會在2003年通過「緬甸自由和民主法」(Burmese Freedom and Democracy Act), 正式賦與美國總統在緬甸「建設民主」的權力,並在軍政府垮台後對該國的重建預作準備。在丹瑞那一幫人聽來,這簡直是美方下令要發動政變;一些喜歡說教又愛干涉的美國國會議員還真希望該法的立意正是如此。

AP689131112867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奈比多是在極其隱密又倉促中建造的。曾經參與該計畫的一位工程師告訴我,有超過三萬人參與建設,主要是接受建設部及住宅及人民居所局指揮,人數很可能一度高達八萬。因為施工倉促,他說,當第一批政府官員現身上班時,馬路還沒修好,供應自來水的地方沒幾處,可入住的大樓還沒接上電線。

為取得土地以興建不斷擴張的新城市,當地好幾個村落被摧毀,我這位工程師說,有些村落得到補償金,但很多沒有。此外,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的一份報告斷言,起碼有兩千五百名 當地村民被強徵去建造新首都裡的軍營。我這位工程師說,由於完工時程緊迫,加上貪汙成習,「承包商良莠不齊,也很少控管品質。」結果造出了一座華而不實又粗製濫造的都城,可說是將軍們行事風格的一個明證。

儘管大部分的建築物看起來雄偉壯觀,但細看之下你會發現磁磚鬆脫,窗戶嘎嘎作響,鐵製品鏽蝕。外交部大樓看起來就像五十年前蓋的。儘管施工粗劣,奈比多肯定還是讓這麼一個極度貧窮的國家耗費了數億美元。就連將軍們最可靠的友邦中國,在短時間內也對這整件事的荒唐愚蠢感到不滿,原因之一是,該工程挪用了緬甸原本要還債給中國的資金。在昔日西方盟友頻頻挑撥下,據說中國這一回相當惱怒,以 致2006年初在仰光大使館網頁上短暫發文,批評遷都一事的開支與濫用。

了解奈比多謎團的關鍵,在於洞悉奈溫和丹瑞兩位將軍的性格,他們自1962年起先後在緬甸執政,而後者正是奈比多的創建者。奈溫自1962年起正式執政,直至1988年,下台後仍在幕後掌權多年,而丹瑞自1992至2011年在位。

想想兩人在緬甸握有的權力之大,主政的時間之久,對比之下,外界對這兩號人物的認識卻是相當稀少。至少從丹瑞寥寥可數的幾張滿臉橫肉的肖像照,確實透露出他在位時的暴虐不仁。可以確定的是,為了讓執政具有正當性,他和奈溫汲汲營營要喚起緬族尚武的昔日盛世。儘管他們出身低微,但很多證據顯示,兩人都自稱是古代緬王的後裔。奈溫的幾段婚姻之一就娶了個末代緬王的後代。

軍事背景對他們來說顯然很重要,占星術也是。數字命理學和占星術深入滲透緬甸文化生活,奈比多發生的一些光怪陸離的事,幾乎可以肯定的說都和算命和占星大有關係。這兩位將軍頗好此道,緬甸古帝王也有同樣嗜好,大多數人民也是。他們那一代的男男女女家裡有占星書和星座盤,就連做一個小小的決定也要翻出命盤來看的,這相當尋常,今天緬甸很多的年輕 人依然如此。

最有名望的一些占星師,可以在仰光大金塔北面入口處沿著階梯兩側擺設的小蓬子內找到。我認識的一位年輕的緬甸朋友,手機裡就下載了便利的占星軟體,她帶我去見其中一名占星師。她覺得他奇準無比,每當生活遇上重要關卡,她都會找他算運勢。她的人生似乎被流年運勢所支配,不論吉凶,就像她對翁山蘇姬的欽佩和對全民盟的支持左右她的生活。她跟我承認,為了避免頭髮分岔,她每星期只在特定的幸運日洗頭。

我見了占星師薩亞邯希圖(Saya Khang Si Thu),一位可親健談的人,他所在的小空間裡擺滿了鮮花、書籍和星盤,牆上掛著兩幅水瀑的大海報。我報上我的生日,透過幾張星盤和一些快速運算,他算出我是個寫作者和教師― 這兩項都算對了。我的緬甸朋友跟我說,這部分是占星師法力的重要測試;假使他這方面算錯了,顯然就是江湖術士。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