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是個病?

自拍是個病?
Photo Credit: Nari Si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愛自拍嗎?或是你很好奇為什麼每次打開臉書就會看到數十張朋友自拍照從眼前滑過?

自從數位相機、手機拍照功能越來越便捷後,「自拍」已經變得像是庶民文化一般地普遍,有人覺得一天拍上3、5張自拍是稀鬆平常的事情,也有人覺得不斷把自己攤在他人眼光下有點怪異,社會觀察家伊麗莎白黛(Elizabeth Day)在《衛報》上分享了她的看法。

Photo Credit:  Nari Sin  CC BY 2.0

Photo Credit: Nari Sin CC BY 2.0

#1

墨西哥的學生正在自拍,後方是被燒掉的大麻和禁藥。

智慧型手機帶來的「自拍」(Selfie)風潮已經建立起一種新的自我表達方式。但這樣的方式是一種無傷大雅的熱潮,還是說這代表了西方社會中正漸漸浮出「自戀」警訊?

#2

一切都是這樣開始的,你會先把手機舉高到眼睛上方45度角的地方,據說這樣拍出的照片特別讓人想原諒你。再來是光源,背光的窗戶溢出的光線、或是浴室鏡子中閃出的亮光,讓人想像你正準備要在晚上出去玩樂一番。

姿勢也很重要,稍微抬起你的眉毛表示你是個有自信的人,側一邊的微笑顯示你並沒把這一切看得太認真,小鹿般的雙眼、加上微亂的髮型帶出了自然不做作的味道,一切看來就像是你因為剛起床所以無法好好整理一番。想要表現很性感的時候,噘嘴、微凹的臉頰、還有若無其事抬起的臉,再加上鎖骨下方裸露的肌膚,OK! 按下快門!

還有別忘了最後一步,用上可以讓人更討喜的濾鏡軟體:把線條弄糊、顏色多點柔焦,覆蓋上墨黑色調,瞬間就讓人覺得這是張有時代感的經典照。

這一切的動作全都能在瞬間完成。然後,再輕點一下,你就準備好可以上傳照片到Twitter, Facebook,或是 Instagram。這一切種種動作,就是自拍──數位時代中的自我描繪方式。我們都正在做這件事。只要搜尋「自拍」,或是看看Instagram,大概會有9,000萬張的照片都標記上了#我的字樣。

#3

太空人星出彰彦(Aki Hoshide)拍下了大概是目前全世界最偉大的自拍照。

年輕人的偶像小賈斯汀(Justin Bieber)常常在個人的推特上傳自己脫掉上衣的照片雷哈娜(Rihanna)則分享自己正在脫衣夜店、或是牛仔褲幾乎包不住臀部的照片;名媛卡黛珊(Kim Kardashian)則是上傳自己化身成吸血鬼的血淋淋自拍照;今年3月時,愛自拍的演員凱莉布魯克(Kelly Brook),還試圖禁止自己不准自拍,但事後證明她的意志力只維持了2小時。

就連政治人物也一樣,美國總統歐巴馬的一雙女兒──沙夏和瑪麗亞,一起在爸爸的就職典禮上自拍。希拉蕊也把自拍初體驗獻給了跟女兒的合照。7月時,還有三個姊妹花大鬧棒球場,她們邊跑邊拍下自己闖入球場的模樣,最後被保全趕出去還遭到罰鍰美金1,500元,這段自拍影片更被網友封為史上最貴的自拍。

這股自拍熱潮不斷蔓延,最後還上了宇宙,去年12月時,日本太空人星出彰彦(Aki Hoshide)拍下了大概是最偉大的自拍照──他在國際太空站上,拍下穿著太空裝的自己,外加太陽、地球、以及浩瀚的宇宙當作背景。

#4

專門研究社會網絡關係的教授哈迪(Dr. Mariann Hardey)就表示,自拍是一種革命性的蒐集他人意見和自我認知的方式,「這就像是你不斷的再重寫(定義)你自己一樣,這是一種建構自我方式的延伸,自拍是個找出自己最好一面的方式,這就像是女人會塗上化妝品、或男人愛健身一般。這是自我展演,你一方面了解自己,同時也變得脆弱」。

#5

雖然自拍的行為可以溯回1839年有人在自家店外拿相機對自己拍照,但真正讓自拍蔚為風潮仍是要等到輕巧的數位相機出現才開始。進入1970年代,那時雖然有寶麗來(Polaroid)相機出現,藝術大師安迪沃荷(Andy Warhol)也開始實驗性地用自拍創作,但一切都仍要等到讓顯影變得即時的數位相機問世後,自拍才真正地流行起來。

當人們不用在暗房等上許久,而是可以輕易地把不喜歡的照片刪除時,人人都開始試驗起自拍照。

#6

結果就是,標註#自拍的照片開始在2004年現身在Flickr中,直到智慧型手機出現,或是更明確一點──加上了前置自拍鏡頭的蘋果iPhone4──問世後,自拍這件事情如病毒般地傳播開來。根據Ofcom公司、以及Pew最新研究調查,英國和美國的青少年上傳的照片中,有高達91%的照片都是自拍照,這高出2006年79%許多。

近期,中國的手機大廠華為表示,他們即將發表的新型手機,將會配有「即時修容軟體」,幫使用者膚色變白還減少皺紋。皇家攝影學會講師普里查(Michael Pritchard)認為現在許多手機配有的相機都相當好,「數位相機還有iPhone的出現,其實顯示出現在有越來越多單身的人。單身族的數字正在升高,越來越多人離婚、自己一人生活,人們也開始自己在假日旅行。」於是,越來越多人用自拍的方式記錄生活。「我想要記下我在哪裡」普里查說。

#7

但自拍如果只是一種記錄自己私人生活的方法,我們為什麼會覺得有必要把這些紀錄分享給網路上數百、甚至是數千位朋友和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