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的彼端》,那群鄰近你我卻遭歷史遺忘的台灣人

在《海的彼端》,那群鄰近你我卻遭歷史遺忘的台灣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距離台灣僅一、兩百公里的八重山群島上,住著一群被遺忘的台灣人,他們是台灣動盪歷史的見證者,在被歷史與時間洗刷殆盡之前,我們也許該好好了解他們的生命故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文內含劇情,若您有被雷的顧忌,建議您觀影後再行閱讀。

海的彼端》是電影計畫「狂山之海三部曲」的第一部。「狂山之海三部曲」是導演黃胤毓計畫拍攝的三部紀錄片,將從不同角度描述八重山群島與台灣的關係。其第一部《海的彼端》記述的是台灣鳳梨農飄洋過海移民至石垣島的歷史背景與家庭情感,也是2016年台北電影獎紀錄片的入選作品之一。

八重山群島是日本最西南側的群島,其最西側距離台灣僅僅111公里,由32個大小島嶼組成,政經中心位於石垣島上的石垣市,是知名樂團BEGIN、歌手夏川里美與世界拳王具志堅用高的故鄉。

八重山群島的身世非常複雜,14世紀時,八重山群島是向琉球王國朝貢的附屬國,而琉球王國是中國的附屬國;大約16世紀時,八重山群島被琉球王國併吞;1879年,與琉球王國一起被日本併吞,劃入沖繩縣;1945年日本戰敗,與沖繩縣一起交由美國託管;1972年「沖繩返還」,與沖繩一起被歸還給日本。

這樣錯綜難理的歷史緣由,造就了八重山群島居民混亂的情感認同。薩摩藩侵略琉球時,他們與琉球王國一起尋求中國的庇護;美軍託管時,他們響應日本復歸運動;由於距離台灣比距離沖繩或日本更近,2005年,八重山群島最西邊的與那國島甚至還曾通過「與那國島獨立決議」,尋求與花蓮市的交流與整合。

Map-okinawa-pref_沖繩_八重山群島
Photo Credit: Jpatokal CC BY-SA 3.0
八重山群島與沖繩相對位置圖

而本片所記述的,大致是始於193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前,受日本殖民的台灣居民與八重山群島之間發生的故事。

1930年代,由於鳳梨栽種品種的爭議,日本政府大力介入台灣鳳梨種植與加工產業,導致大量台灣鳳梨業者出走至鄰近的八重山群島。才經過10年左右,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軍轟炸沖繩,許多台灣農民逃回台灣避難。又過了不到10年,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動盪的社會情勢再將這些農民趕回了八重山群島。

紀錄片的主人公-玉木玉代婆婆,正是在這段歷史中定居在石垣島的台灣鳳梨農之一。

海的彼端
Photo Credit: 目宿媒體

在日本戰敗、台灣歸於中華民國之後,移居八重山群島的台灣人不再被日本人視為同胞,飽受歧視,直到近30年後的1972年,中華民國與日本斷交時,才能取得日本國籍。這導致八重山群島台灣移民的第二代,在生長歲月中不敢提及自己的台灣血緣,也漸漸失去了台灣文化與習俗,到第三代以後,在文化上已經是道道地地的日本人了。

影片中,玉木婆婆的女兒們談到自己的童年時感慨道,要是小時候多學學台語就好了,長大後才發現母文化的重要,卻為時已晚。看著自己與自己的下一代,可以預見母親所屬的文化很快便會在家族中消失。

即使不是刻意為之,文化自然清洗的速度也比人們想像中快非常多。1879年才被日本併吞的琉球王國,原來是個完全中國式的國度,才不到150年,沖繩的街道裡與居民身上已只能尋找到幾縷中國文化的氣味而已了。

海的彼端_劇照08
Photo Credit: 目宿媒體

紀錄片選擇使用台灣移民第三代、在東京奮鬥的樂團樂手—玉木慎吾的視角呈現故事,主要描述兩個大事件:玉木玉代婆婆的88歲大壽,以及婆婆回到台灣探親,中間穿插多段歷史背景介紹與他個人的感想。

這個視角賦予了影片一個除歷史溯源之外,較為侷促不安的氛圍。身為完全不懂台語的移民第三代,本身已經是徹徹底底的日本人,在追本溯源的同時,也不斷思考是否要承接家傳的蔬果店,正是面臨著整個家族文化與記憶可能斷裂的當口。玉木慎吾在家族中的位置與其代表的意義,可以看成是八重山群島整體台灣移民的共同現狀,也更顯出在此時拍攝紀錄片的重要性。

高齡88歲的玉木婆婆,是這個台灣移民家族與在台親戚間最直接的聯繫,未來一旦玉木婆婆過世,要靠過往與台灣親人聯繫不多的第二代維持關係很不容易。這與筆者自身的經驗很類似。我的父親來自中國大陸的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目前在赤峰仍有許多親戚,但在父親與同父異母的大哥相繼過世後,要如何繼續維繫兩邊的親情關係,是一個海峽兩岸的親人們都放在心裡、不敢說出口的嚴肅問題。

對於身在台灣的觀眾來說,《海的彼端》這部紀錄片提供了重要的省思。台灣做為一個海島,居於其上的人們對空間與移動的思考卻很不像海島居民,這或許與鄰近中國大陸而採取的保守海洋政策有關。八重山群島在地理上距離台灣很近,但在台灣人實際的生活、文化、經濟活動等各方面卻幾無地位,就連唯一的華航石垣島航線,都並不是穩定地開設,常常僅只在旅遊旺季的幾個月執飛而已。

除了紀錄片本身的事實價值與歷史意義外,《海的彼端》全片瀰漫甜美的親情溫度,成員超過100人的玉木大家族,親屬間的互動盡展人類美好的品質,令人羨慕地暖心。無論是世代之間的互相憐惜,隔海親人間血脈相繫的無私付出,處處催引感動的淚水。尤其對高齡88歲的故事核心玉木婆婆而言,這恐怕是最後一次的台灣之旅,是人生的註腳,也是告別,使影片發散的能量特別強大。

海的彼端_劇照02
Photo Credit: 目宿媒體

本片的影展放映版本為98分鐘,但院線上映版本有足足兩個半小時,導演在剪輯不同版本時,影片敘事的方式與傳達的訊息皆有所不同,而不僅是因應商業考量的剪輯而已。如有機會,建議兩個版本都觀賞過,會有不同領略。不過,在兩個半小時長的院線版中,玉木婆婆自台灣返回石垣島後的敘事稍嫌冗長破碎,削弱了電影結尾的力量,是瑕疵之處,稍嫌可惜。

上映資訊

名稱:《海的彼端》
時間:2016/09/30起
地點:臺北、臺中、臺南、高雄、宜蘭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曾傑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賈培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