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們本來有機會長得這麼大:白帶魚興衰錄

牠們本來有機會長得這麼大:白帶魚興衰錄
白帶魚可以長到這麼大,銀光閃閃的海中太刀,但我們卻沒有給牠機會。圖片來源:白尚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帶魚無論是生態階、資源量與族群回復速度,都相較於其他海鮮來得永續,但不代表我們能肆無忌憚地浪費,永續海鮮的永續二字僅是「相對性」永續,畢竟過去有誰會認為迴游魚種的黑鮪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呢?

當漁業資源衰退時,撇除全球氣候變遷這種不可抗力的因素外,當遙望他國垂涎別人資源比我們豐富,嫌棄自家海洋中只找得著身無幾兩肉的幾條小魚時,其實大多數的情況並不是牠長不大、也不是牠生太慢,而是我們不願給牠時間長大、不願給牠環境成長。

29660150680_4402c317c4_o
圖片來源:白尚儒
圖左、來不及長大的白帶魚,牠生命的重量是一公斤10元。圖右、金屬光澤的魚皮,代表白帶魚保鮮狀態良好。

在台灣沿近海這類違規案件屢見不鮮,違法漁民要就花錢買通海巡、不然就是請民代關說銷案,以致漁業規範無法有效約束行為人。任何一種漁法在不合宜的海域作業,對生態環境無疑都是雪上加霜。其中又以禁漁區拖網問題最為嚴重,於是可以鑽過刺網網目的迷你白帶魚,就成了拖網混獲中的下雜魚。這些迷你白帶魚與其他下雜魚(表面說是沒有經濟價值的魚種,其實現況是還沒有長大到有經濟價值的幼魚佔多數)一同手牽手被送去製作成魚粉或飼料,以供農業、養殖業、休閒釣遊使用,尤其台灣多數都是被送去打成魚漿作為魚飼料使用,也因此成就了台灣養殖魚的「俗擱大碗」,說牠們的犧牲可謂是台灣養殖產業的根基也不誇張。

成就了養殖漁業 搞垮了海洋:下雜魚

雖然以下雜魚作為餌料餵食的養殖問題不少,有少數業者嘗試改用成本較高的小魚(換湯不換藥改成幼魚,或大量捕撈鯷鯡科魚種)或魚塊(可供人直接食用的魚種),然後更少的良心業者選用生態養殖或自己繁殖餌料魚。但遇上了貪小便宜的台灣消費者,還是餵下雜魚這種拼量不重質的養殖魚的價格最對味。所以消費者真的可以置身事外嗎?是誰在鼓勵這個產業去作生態殺手?

有關台灣海洋資源銳減,最常聽到新聞媒體報導主因就是漁民過度捕撈導致,但有生態觀念的人都清楚漁民不過是「最後一根稻草」,可惜漁民族群在台灣早已被嚴重標籤化,所以讓漁民背負這個大黑鍋再也合適不過。

河川水泥化 白帶魚等不到營養鹽滋補

沿近海的基礎生產力,梅雨季節會替沿近海帶來不少營養鹽,好涵養春天的新初稚魚,同時也吸引了許多鯷、鯡科的低階餌料魚靠岸覓食,白帶魚的第一波先鋒軍也悄悄到來。接著中秋節前後的颱風期,豐沛的雨水更將山林溪河的營養鹽大量沖刷入海,加上原先要躲避風浪靠岸的小魚,這樣的環境對白帶魚來說簡直是自助式吃到飽!因此每逢颱風遠離待水色一轉清,漁民與釣客就會全副武裝出動獵魚。

但現在台灣的環境,在河川中上游濫墾濫伐,再以「護岸」為由將其「水溝化」,破壞山川原有的生態面相。加上河川下游與民生廢水汙染嚴重,並將沿海的濕地、藻礁等潮間帶「水泥化」,當棲地受到破壞時,沿近海的基礎生產力必然下降。

8716918046_3888fba3bb_b
攝影:湯谷明
蘭嶼的野溪整治工程。

這種不可逆的環境破壞,全然不是光靠禁漁期、禁漁區可以挽救的。悲劇的是這些工程還都有政府的環評背書,可能我國環評重點仍是開發導向,才導致釀成現今許多不可逆的悲劇。而政府對海洋資源所做的生態補償,往往就是用最低價標的採購案,來四處傾倒黑鯛魚苗。

白帶魚無論是生態階、資源量與族群回復速度,都相較於其他海鮮來得永續,但不代表我們能肆無忌憚地浪費,永續海鮮的永續二字僅是「相對性」永續,畢竟過去有誰會認為迴游魚種的黑鮪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呢?要讓海鮮能永續利用,也並非單純「吃」或「不吃」的選擇,而是需要我們還牠一個可以安心長大的家。

本文經環境資訊中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