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張德江手段屬「江派遺風」 中聯辦或妥協求情,棄梁機會增

梁振英、張德江手段屬「江派遺風」 中聯辦或妥協求情,棄梁機會增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按目前特首選舉形勢,橫跨中港多年政治作風,剖析張德江被批評的來龍去脈,以及說明梁振英身在香港手段大有「江派遺風」的原因。

梁振英保自己比護主重要 回應參選無奈稱「等消息」

難以想像,梁振英態度史無前例軟化。今天他就記者提問為何不發律師予《成報》,苦苦思索之下以「要看影響⋯⋯事有大小及嚴重程度的分別」的理由回應,「口徑」跟《文匯報》、《大公報》貶低《成報》公信力(影響力)一致,但倒過來承認了《蘋果日報》的影響力。至於事有大小及嚴重程度之分,已無法自圓其說。因為《成報》「批梁批張兼打江」,由橫洲事件乃至整個中聯辦派系問題,純就事件來說,嚴重性遠遠超過《蘋果日報》指控他個人UGL涉貪,他看一件事涉及自己便認為是「大事、很嚴重」,卻一句不回張曉明、張德江與梁營的政治關聯,相比姜在忠至少藉《大公報》以社評維護張德江,梁卸責之餘更顯其私心凌駕一切。

最值得注意的不是他如何回應纏繞多時的UGL事件,而是他回應競選下屆特首,沒有提及《蘋果日報》防礙他參選權利,甚至連個人意願亦不談,不自覺用上「有消息再通知大家」,非常耐人尋味,無須細緻推斷,也清清楚楚反映他正在「等(中聯辦)消息」。

昨天兩大梁振英支持者:董建華、何喜華出席攝影活動,對梁連任問題態度非常冷淡,前者暫時不作回應,後者指未有支持梁振英連任的想法,卻讚賞林鄭月娥。今天下午傳媒報導董建華到中聯辦與一眾「港區政協委員」聚談,受邀者包括「邵善波、唐英年、邱達昌、陳永棋、戴德豐、林建岳、林健鋒、胡漢清、伍淑清、何柱國、何超瓊、廖長城、湯顯明、胡定旭、李國章、陳婉嫻、譚耀宗」,陣容若有唐英年、何柱國、陳婉嫻等人,箇中意味相當明顯,他們都不是梁振英支持者,甚或有所衝突,這次聚談涉及在12月特首選委部署前向各派「摸底」,張曉明與董建華仍奢望「救梁」,梁振英當下像國慶活動收起雨傘一樣,只能看上級、等消息。

董建華、張曉明或奢望「保梁」,但更似棄梁、停火、談妥協

依前一晚曾俊華貼上他、唐英年、梁錦松「Three generations of FS」三人合照,唐站正中,幽默來說甚有:「唐營不死,必有後續」的意味,梁振英等待消息期間實難樂觀。如果此刻勉強要作大膽推測,一旦梁曉明向各派摸底後確認救梁無望,「二張棄梁」的可能性不少,若能協商下一屆新特首「在自己範圍內」不互相攻伐,約定停火協議、講情,即以保命自救為本,相信張曉明、張德江多以此方向走。

《大公報》雖以社評維護張德江當年沙士(SARS)並無隱瞞疫情,可是提供反駁的理據非常空洞無力,只說張當年「有」坐陣報告疫情和支援香港,具體時間先後次序不明,然後大篇幅反攻《成報》老闆谷卓恒個人問題需逃亡,否定《成報》公信力,卻是重覆早前攻擊谷的做法,論調未見加強。反之,《成報》頭版指控張德江論調加強,具體指出2005年6月張德江在廣東汕尾發電廠一事上,遭遇村民抗議,便出動武警開槍暴力鎮壓,同樣是隱瞞問題封鎖消息,而且多年來借助黑勢力鞏固他在廣東的權勢。

張德江在北韓讀大學 至今續江派遺風,思維守舊落伍

文章亦輕輕帶過外號「張北韓」的張德江,曾留學北韓就讀金日成綜合大學經濟系,未有析論問題何在。撇開張德江縱容賄選和涉黑問題,即使他留學北韓,外號叫「張北韓」,目前實在沒有任何證據,指他牽涉近期中國國企向北韓提供核武原材料之事,真正反映的是他對中國理解之「守舊落伍」,他的出身貫徹日後中國政壇的言行,無論在內政還是外交,對中國發展的視野均停留在江澤民時代,何談與世界接軌。

江澤民在1991年初提「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說法,那時仍高舉「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指「不能搞指導思想的多元」。直至在1997年9月,他確實穩固權力後,終於鮮明地提出文化、政治、經濟協調,用以說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文化」,在實際超過十年的治國期間,這是一種放任發展的態度,希望內外與世界接軌,由於他主政前國家發展不足,初期放任有利國內工業、中小企比鄧小平時代向前發展,讓朱鎔基推動金融業;對外親和幽默,走「鬥智鬥勇不鬥氣」作風,外交跟歐美盡量交好(雖然90年代末與美有數次軍事危機),當然也與北韓保持良好關係。

江澤民時代貪腐,朱鎔基、胡錦濤改不了——黑社會也有愛國的

然而,在江澤民在任期臨近結束時,胡錦濤仍未就任,江派陣營已傳覺知黨內貪腐將有「亡黨亡國」的危險,不宜交予下一任領導人解決,可惜初期的放任演變為後期的縱容,江澤民仍奢望在保住大部分權勢板塊之下,稍稍收斂貪腐風氣,結果當然無法收緊過來,他不懂也無意志切實執行,空談先進文化、抵制腐朽文化。這就是鄭永年在著作《江澤民的遺產:在守成和改革之間》強調,為何朱鎔基儘管有意願整肅貪腐,實行企業與官僚分家,只換來名義上分家,實際仍然官商暗自勾結。此外,在未有民主制度、司法獨立之下,加上數以百萬計官僚體系龐大,根本無從加薪倡廉。

不僅如此,江澤民時代公安部長陶駟駒有過一句經典說話:

「我發現有不少僑團組織,他也可以說有一種社團性質,或者有些人的思維,把他們看成黑社會,其實我看他們也很愛國。」

江派由放任發展變成放縱,黑勢力當然是其中之一,陶的這句話是時代的印證,中國如是,香港如是。可見,張德江遭《成報》一揭,從貪腐、隱情、涉黑都是徹頭徹尾停留在「江派時代」,將那套價值拉扯到今天,而且因為脫節,對香港局勢干預更盛,遠遠低劣於江澤民尚且對一國兩制的基本尊重;而門面的藉口就是大搞南方繁榮的「泛珠三角區合作」,放任中聯辦及梁營敲定落實。

央媒力推《胡選》,習近平統整權力愈見強勢

江澤民遺留下來的包袱,胡錦濤有反貪願望也難有作為,培植的團派太年輕遲遲未能成勢,人大、政治局常委成為了江派固守自肥、制衡變革的絆腳石。現在,連習近平、李克強至少「宣稱」要講求科技、技術治國,不排斥環保主張,面對全球化,更在六中全會前仍大力透過央媒提倡《胡錦濤文選》(胡選),和應前領導人的科學發展觀。這是自貶身價嗎?習近平這樣做在權術上非常聰明,一來隨時間淡化《江澤民文選》(江選),二來他表示自己有集大成的氣度,在宣示單一打擊對象:江派,為「全面從嚴治黨」取得更好的形勢,亦即哲學界很喜歡用的「正當性」,把江澤民時代遺留下來無黨紀、秩序亂、貪腐盛、黑勢力,多點收緊過來,重新建立習派秩序,只是習近平的做法一轉變得異常極端,也大有可挑剔之處而已。

論破壞:梁振英身在香港「唱紅用黑」,比張德江、薄熙來更低劣

現在我們全盤明白,梁振英、張曉明政治手腕都是實實在在的「江習投機派」,看那裡得勢便趁機逢迎,但是,政治手腕不過是應付派系的技倆,在地方具體政策上,「二張一梁」的思維、視野是一脈相承「江派遺風」,不論他們是否正式劃入江派陣營,他們的操作模式均是:官商勾結、貪腐濫權、用黑勢力。

若不計權力地位,最惡劣的是梁振英,因為他身處一國兩制的香港,比薄熙來的「唱紅打黑」更差,梁是「唱紅用黑」、排除異己、利益輸送、破壞廉署,對社運抗爭事必追究(自2013年以來遭起訴社運人士比比皆是),寧毀警方聲譽也要暴力打擊,不顧全建制派總體處事方式,製造各方撕裂,任意妄為;在重要民生政策、住屋問題欺上瞞下,以換取習近平一時容忍UGL事件,誤導中央將可實落政策,假如不是橫洲黑幕被揭,幾乎順利瞞騙中央讓他連任。

延伸閱讀:

〈習近平借香港打江派,「棄梁營、保一國兩制」實屬巧合 曾俊華笑了?〉

〈李嘉誠忽增「中港投資」 邱勛參選「防梁」硬選特首 《成報》笑張並非軟化〉

〈習近平六中全會前:梁營投機、與張德江一併整頓 江澤民中風後恢復成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