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願犧牲英國利益,也不願背上「否定民主」的黑鍋?被歐洲議會綁架的歐盟領導人們如何解套

寧願犧牲英國利益,也不願背上「否定民主」的黑鍋?被歐洲議會綁架的歐盟領導人們如何解套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洲議會議員是唯一由民選方式直接產生的歐盟層級官員,換句話說,歐盟領導人們等同被歐洲議會給綁架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自5月底歐洲議會大選結束後,旋盪以久的歐盟執委會主席人選問題總算在日前明朗化。6月27日的歐盟高峰會中,歐盟會員國的領導人們決定提名前盧森堡總理、同時也是本次歐洲議會最大黨團-歐洲人民黨的代表候選人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作為未來5年歐盟內部最重要的行政部門首長,而歐洲議會也預期在7/16日以絕對多數決投票同意此提名。

(參考新聞:「聯邦主義者」容克出任歐盟執委會主席 英相卡麥隆跳腳

毫無疑問,這樣的結果對於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s Cameron)來說是個壞消息,他在會議召開前就曾多次公開反對容克成為執委會主席,認為容克不但沒有能力也沒有意願對歐盟進行必要改革,加上容克偏歐盟聯邦主義的態度只會加速英國脫離歐盟——卡麥隆承諾若是他在明年的英國大選中再度獲勝,就會在2017年舉行公投,讓英國人民自行決定是否繼續保有歐盟會員國資格。

不過其實選擇容克對所有歐盟領導者來說也是一次嚴重的傷害。這次歐盟執委會人選會有如此多爭議,主要是因為在2008年的里斯本條約修改後,歐洲議會獲得了對執委會主席任命的同意權,以往歐洲議會只有受到歐盟高峰會「諮詢」的權力而已,也就是說歐盟領導實質上可以全權決定執委會主席人選。

但條約修改後,反而變成歐洲議會對於執委會主席任命有最後決定權,而議會內的各黨團也抓緊此機會,紛紛推舉自己黨內的最佳執委會主席候選人並大肆宣傳,宣稱透過此方式將會賦予執委會主席、歐盟更多民主正當性。

畢竟歐洲議會議員是唯一由民選方式直接產生的歐盟層級官員,換句話說,歐盟領導人們等同被歐洲議會給綁架了,如果他們拒絕歐洲議會最大黨團所推舉的執委會主席候選人,就如同否決他們所代表的民主正當性一樣,這不但會壯大歐盟內部疑歐派的聲音,對一直以來都被掛上菁英領導、菁英決策標籤的歐盟來說,更是形象大損。

雖然目前的結果顯示歐盟領導人不願背上否定民主的黑鍋,而寧願犧牲英國利益,或許他們認為避免一場直接的歐盟憲政危機,對於現在仍脆弱復甦中的歐洲經濟是較好的選擇,不過歐盟領導人們也沒有坐以待斃。

其實在提名執委會主席人選前,就有不少領導人反對歐洲議會這樣的邏輯,包括英國首相、瑞典首相以及荷蘭首相等,他們認為歐盟高峰會中的領袖當然比歐洲議會議員更具有民主正當性,畢竟前者多為過半數選民所投票背書而產生,歐洲議會則到目前為止都被許多會員國選民視為次級選舉,不但主流政黨菁英不願投入,歐洲議會的投票率也非常低迷(本次為43%左右)。

而當歐洲議會聲稱將拒絕所有非他們自己所推選的執委會主席候選人時,其實已經間接奪走原本條約中賦予歐盟高峰會選擇執委會主席的特權,這是對會員國政府、會員國國會權力的一種嚴重侵蝕,也因此高峰會中同時決定在10月的秋季會議,將再仔細討論未來歐盟執委會主席產生的方式。

對於英國,想必歐盟領導人們會想盡辦法補償,特別是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6月初時才在德國國會強調英國儘管難相處,卻是德國在推動歐盟內部改革重要的夥伴,未來在決定其他重要人選時,可能會將執委會中重要執委的工作交給英國人,例如負責對外貿易的執委,或是負責經濟與金融的執委等。

又或者梅克爾會想盡辦法促成容克的任命在歐洲議會無法通過,如此一來,她既沒有否定歐洲議會的民主代表性,又可以重新選擇一位英國也可以接受的新執委會人選;對於容克來說,他也可以重新爭取自己更想要的歐盟高峰會主席職務。最大的輸家則會是本次倡議歐洲議會投入執委會主席競選最熱衷的社會民主進步聯盟黨團候選人馬丁‧舒茲(Martin Schulz)。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Closer to Europe(徐曉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