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情再綿綿:台語電影的數位修復與時代回音

舊情再綿綿:台語電影的數位修復與時代回音
Photo Credit:國影中心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語片以台語為基礎有其時代背景,時代流轉、經典再現,而承襲其本土厘俗風格的「新台語片」(如豬哥亮主演的賀歲片)是否有可能出現另一波類型片高峰?

文:蘇蔚婧

由《街頭巷尾》開啟的時代交叉點

2008年,當時名稱仍是國家電影資料館(National Film Archive)的國家電影中心(National Film Instatiue,以下簡稱「國影中心」)以經典電影《街頭巷尾》(1963)啟動了國內首次高質量的數位修復工作,受託執行修復的單位是鼎鋒公司,導演李行、攝影師賴成英擔任顧問。2009年,資料館辦理數位修復暨國際研討會,台灣重要電影資產首度以數位修復再被看見。【1】

《街頭巷尾》本身也是一部特殊的電影,不僅是李行電影生涯的轉捩點,更是台語片與國語片的交接過渡之作。1958年,李行首次執導電影,與張方霞、田豐合導台語片《王哥柳哥遊台灣》就創下賣座佳績,帶動了台語片的喜劇風潮。1961年,自組「自立電影公司」,拍攝描述本省外省鄰居從競爭到包容的《兩相好》;1963年,首次與攝影師賴成英合作,完成了深具人文關懷的國語片《街頭巷尾》,自此結束其台語片時期。

《街頭巷尾》受到中影總經理龔弘賞識,李行進入了中影公司,成為日後健康寫實電影的大將。幾乎同時間,國聯電影、聯邦影業相繼成立,吸納香港優秀編導人才,生產質量俱優的國語電影,銀幕從此被唐寶雲、甄珍的清麗笑靨佔據,觀眾風靡上官靈鳳、石雋的武俠英姿。至此,台語電影與國語電影正式進入「黃金交叉」,國語片在1970年代持續走高,由瓊瑤文藝電影延續氣勢,鞏固主流地位;台語片則苟延殘喘,題材與市場都未有突破,到《陳三五娘》(余漢翔,1981)票房失利後終告落幕。直到台灣新電影翻轉語彙,開創影像自身的表現力,以語言作為區別分類方式退位,「台語片」、「國語片」也成為特定時期的事件,指向過去。

街頭巷尾_PSL-0000003388-001
Photo Credit:國影中心提供
《街頭巷尾》修復版劇照

國/台語雙棲的影人

然而,當過去透過數位科技修復再被投影,我們對電影史的解讀是否有更多可能?《街頭巷尾》裡,在酒店上班的麗麗(游娟飾)探望病榻上的阿嫂(何玉華飾),兩人熟絡地用台語交談,其實毫無違和存在這部「國語片」中。兩位會講台語的女子,遇到其他鄰居時就改為國語,但轉換自然,用字遣詞以國、台語交雜也毫不違和,需特意留心才察覺得到語言的轉換。其中,演員何玉華更是自台語片初期就嶄露頭角,被何基明導演提拔參演《青山碧血》(1957,已佚失)後,以純情少女的形象走紅台語影圈,到1960年代台語片再創第二波高峰時,仍然片約不斷,演技隨年齡轉型,駕馭各種角色與類型,與當時最受歡迎的女明星白蘭、金玫分庭抗禮。

台語片之外,何玉華也拍過中影的國台語雙聲片《宜室宜家》(宗由導演,1962)與《街頭巷尾》、《故鄉劫》(張曾澤導演,1966)等國語片。待台語片完全沒落,她轉往電視發展,演出不少台語連續劇。何玉華的演藝經歷,幾乎等於一部台語片興衰史。更有趣、且更重要的,是這樣的台語影人與國語電影的交集,讓國台語片兩大山頭間相互流動、彼此吸收的細脈得被看(聽)見。

僅在《街頭巷尾》中,形象憨壯的角色石三泰,其演員李冠章在更早之前就以台語配音,演出台灣電影史中的經典喜劇人物-王哥,可說是李行導演的班底;而原為外省籍的李行也先以台語電影作品進入影壇,而後才轉入國語片創作之列。他的《街頭巷尾》並非該時代的單一特例,當時遊走國台語影圈的創作者還有李泉溪、郭南宏、辛奇、陳洪民等導演,與日後大放異彩的演員歐威、柯俊雄、張美瑤,也是先在台語片時期奠下扎實基礎。更有如導演白克以國台語雙聲拍攝《黃帝子孫》(1955,已佚失)、《龍山寺之戀》(1962)傳達本省外省一體同心之族群觀的作者。這些線索牽扯出國台語二元區分時隱而不顯的網絡,隨著時間澱積愈見清晰,更將台灣電影導向系譜學(genealogy)的研究方式與史觀,重新審視1949年後國台語電影交疊共存的現象。

龍山寺之戀_10
Photo Credit:國影中心提供
《龍山寺之戀》劇照

再現銀幕的影像歷史

國影中心以《街頭巷尾》吹響號角,標示出台灣電影數位修復時代的正式來臨。而歷史悠久的製片公司如中影,也開始修復旗下經典作品,並製作高畫質影音商品上市。相較於國影中心活化典藏加值開放的立場,民間公司則以映演、銷售、版權評估數位修復的市場效益。其中,台語片的修復工作,更在過程中有著豐富的進展。2013年,國立臺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與影像維護所師生在苗栗發現台灣第一部35mm台語電影《薛平貴與王寶釧》(何基明導演,1956)的拷貝膠卷,續拍的第二集與第三集也同步出土。

當年,從日本學成歸國的何基明與麥寮拱樂社創辦人陳澄三合作,將經典歌仔戲《薛平貴與王寶釧》文本電影化而大受歡迎。《薛》片翻轉先前第一部以16mm拍攝的台語電影《六才子西廂記》(邵羅輝導演,1955,已佚失)的黯淡票房,正式引爆台語電影的燦爛時光。這段曾因影片佚失而僅存於過往文獻與民間記憶的重要歷史,終於失而復得,並由南藝大進行數位修復。更驚喜的,尋獲的拷貝版本竟是客語配音,這部經典「台語」電影通過數位修復後以「客語」現聲,這不僅是當時閩客族群交流的重要線索,也再昭示次時代的回音從來不只單軌。

另一方面,國家電影中心持續推動台語電影數位修復,除全國巡迴放映外,更同步進行台語片文物整理與展示,如2015年「百變導演郭南宏」文物展等。這些豐碩的成果累積至今,適逢台語電影走入第六十週年,《薛平貴與王寶釧》業已完成數位修復,國影中心則以音樂為主題,梳理台語電影與流行音樂互映光彩的風華年代,數位修復影展則特別以當代創意詞彙作為單元分類:奇幻電影(台語片范特西Fantasy)、公路電影(台語片昂得路On the Road)、愛情片(台語片羅曼史Romance)、動作片(台語片愛克遜Action),期望為觀眾年輕找到一條回溯台語電影的新鮮路徑,更重要的,是正面提出台語片類型的多元性,以及當年台語電影人面對政府票房壓力與政府扶植國語電影雙重夾擊下仍奮力展現的創意與想像。

電影數位修復流程圖
Photo Credit:國影中心提供
電影數位修復流程圖

修復,關於影史的補遺

曾經,台語電影在戰後庶民文化史佔有樞紐地位,後來卻在大眾的電影經驗、電影學子的養成環境、學界文化界的電影論述裡,形成巨大的斷裂與空白。經歷逾二十五年的影片搶救、田野調查、原件整飭,典藏保存與數位化的史料工程,正一點點填補起來。重新閱讀台語電影,除了著眼電影具有保存特定時點的功能,進而考察當年的地景、故事、服裝、歌曲、職業、人情世故與中下階層生活樣態外,更值得期待的,則是在傳統台語片紛亂卻飽滿的基礎上,深掘美學內核,激發當代的台語創作。

過去傳統台語片中最可貴的就是與觀眾積極溝通的熱情與精神,從初期就蓬勃發展的歌仔戲電影即是企圖與大眾靠近的最好證明,而其之後熱鬧開展的多元類型,也是為了掌握觀眾口味不斷嘗試的結果【2】。台語正是「接地氣」的媒介,之後的台灣新電影開口再說台語也是同脈的思維。台語片以台語為基礎有其時代背景,時代流轉、經典再現,而承襲其本土厘俗風格的「新台語片」(如豬哥亮主演的賀歲片)是否有可能出現另一波類型片高峰?新一代的創作者如何立足經典,推陳出新,以當代的語彙與觀眾溝通?這些問題正是經典電影數位修復工作超脫表面懷舊的重要意義。

【1】2008年,國家電影資料館參與中央研究院主持之「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 國家型科技計畫」(Taiwan e-learning and Digital Archive Programe) 並執行「台灣電影數位典藏與推廣計畫」,目的在透過數位化,建立台灣電影典藏之標準作業與技術規範,設置電影資料庫網站及舉辦訓練與學術活動進行電影典藏資料庫之推廣運用。2013年,國家電影資料館升格為國家電影中心,並執行「台灣電影數位修復計畫」(Taiwan Cinema Digital Restoration Project),每年有4-6部電影進行數位修復,並透過參展、放映、展示提供各界加值運用,活化電影資產之新價值。台灣電影數位修復的緣起可說是數位典藏概念下對於數位資料的品質提升與技術升級。

【2】台語電影與觀眾親近可以從諸多層面來談,除了吸納歌仔戲、努力開發題材之外。在內部的影像表達,令人驚艷地有許多正面與觀眾互動的片段,如《再見台北》(許峰鐘導演,1969)片頭,文夏即直接面對觀眾介紹阿文哥系列電影,並邀請觀眾觀賞此片。《地獄新娘》(辛奇導演,1968)片末,柯俊雄與金玫破解柳青搶愛的跪計,終成眷屬,兩人正面攝影機微笑揮手,美好的結局乃為獻給觀眾。這與西方電影史突破第四面牆後設電影拍攝機制的概念不同,而是企圖拉近觀眾距離的直覺表現,自由且不設限。在外部的映演,台語電影經常有演員隨片登台,本意雖是提高票房、製造話題,但演員親臨的魅力仍席捲各大鄉鎮,觀眾為了近距接觸明星而趨之若鶩,此台語片觀影文化的重要環節,亦是台語電影深紮庶民生活,成為重要大眾娛樂的能量來源。

本文同步刊登於《今藝術》雜誌2016年9月號

活動訊息

名稱:台語片60週年影展
時間:2016/09/17-10/29
地點:全台皆有放映點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