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願意犧牲多數人的便利,來保障抗爭者的發聲權嗎?

台灣人願意犧牲多數人的便利,來保障抗爭者的發聲權嗎?
圖片由作者提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圖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賴彥宏

2011年時幸運地到法國當交換學生,旅行前往聖米歇爾山(Mont Saint-Michel)途中,經歷了一段關乎法國立國精神的有趣體驗。

從巴黎到聖米歇爾山,最簡單的方法是搭法國高鐵(TGV)到Rennes,從Rennes車站轉公車至聖米歇爾山。前往Rennes的路上,TGV事故半途停駛,遲到了將近兩小時。車長來詢問每一個人的目的地是哪裡(順便查票),以便安排之後的轉乘事宜。看來這次事故嚴重,牽一髮而動全身,車站一團亂。不久後我就聽見法文廣播:「往聖米歇爾山的公車,立刻出發。」老車長還特別用英文覆誦了一次,我聽見後面乘客用法文笑了一下說:「哈!他幹嘛說英文阿!」

出月台後,廣播不停地放送列車更改時間,我們的公車還是「立刻出發」。第一次到Rennes車站,也不知道公車站在哪邊,跟同伴有點慌了,心想:「去問服務台好了」,但服務台已大排長龍。於是我們隨機抓住一位有臂章的工作人員,才叫住他,他竟然立刻反問:「是你們要去聖米歇爾山嗎?出站右手邊就是公車站,快去!在等你們了!」與同伴飛奔到公車站,只見公車站人員老遠就笑嘻嘻地注視著我們上車,上車後他就跟司機說:「好了,謝謝辛苦了,出發吧!」才發現事有蹊蹺。

下火車後我們完全沒浪費時間,公車難道不等其它後面的人嗎?公車上的乘客很從容,一點都沒有剛剛才上車的感覺,而且我看到公車出發時間從延遲90分鐘又延到120分鐘,也就是說剛剛那整列TGV中,只有我們兩人要去聖米歇爾山!所以剛剛高鐵車長看我們是外國人,於是特地說英文給我們聽(很多法國人是百般不願說英文);Rennes車站的人也在到處找尋我們上公車,而在公車上的乘客只能等到我們出現才可以出發。竟然讓那麼多人等我們兩人,還是等兩小時!相較巴黎的冷漠氣氛,這一段特別溫暖「禮遇」的經驗,讓我時時拿出來回憶。

如果事情發生在台灣,我們會怎麼做?因為我只搭過一次台灣高鐵所以不知道。常常搭台鐵的大家似乎習慣台鐵遲到,所以民間有配套方案。台灣人的選擇會以大部分人的權益為優先?還是保障少部分人的權利?

也許可以從其他層面來談談。遠見雜誌有一篇文章〈最好的社會福利 吃垮未來競爭力〉,其中提到法國高社會福利造成經濟力下降。高賦稅、高勞保、高育嬰津貼與高失業救濟金,人力成本如此地高,當然造成經濟競爭力下降。但是法國政府難道是笨蛋嗎?當然不是。「自由、平等、博愛」是法國革命的中心思想,這關乎法國的立國精神,就算犧牲多數人的利益,也要保障少數人的生活權利。

法國社會罷工是世界知名的,十到十一月是罷工好發季節,交通非常不便會令旅行者失望。沒到過現場的人很難想像罷工規模之大,至少我非常驚訝,所有交通運輸減為原本的三分之一,火車、捷運不開就是不開。據友人描述五、六年前是完全不開,現在才稍稍改進。罷工就是大家走路或自行開車吧!非要鬧到天翻地覆、交通癱瘓才會停止,全民都必須忍受不便,不論你的立場是否與工會相符。姑且不論這其中的政治操作,但是,為了保障抗爭者的發聲權,可以犧牲大多數人的便利。不管工會的力量強弱與否,犧牲全民便利來罷工,應該很難在台灣社會成立吧。

前陣子與一位法國人聊天,他說他支持社會黨(法國左派最大黨),雖然知道現實生活根本不會有改變,但是社會黨的政策方向讓他覺得心理上是平等的。有時候覺得法國人很自我,不像台灣人那麼和善,但在「平等」的精神上,卻值得我們深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