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直視顏損傷友「破繭重生」的美麗,讓疤痕不再是疤痕

請直視顏損傷友「破繭重生」的美麗,讓疤痕不再是疤痕
翁志豪 / 攝影.Photo Credit:大塊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一部意義非凡的攝影集,由宣導臉部平權的陳美麗和彩妝造型師馬家駒共同策劃。

陳美麗:搖滾龐克

27歲那年,一場大火剝奪了我美麗的容顏,造成我全身60%的三度燒傷,雙眼視力只剩50%,在加護病房躺了三個月。燒傷對我而言不僅是容貌上的巨大改變,還讓我瞬間失去人生方向。

在加護病房的那段時間,每天處在痛跟挑戰當中,簡直生不如死。但看到女兒隔著玻璃窗喊「媽媽」,久未見面的父母也前來探視,即便活下去「太痛了」,我也要活下去,決定要讓人生重新來過。為了讓自己「糊成一團」的樣子能看,我前後整型近60次,我就是要讓自己變得更好。

當身體能正常活動時,我已在家中待了四年,也要出去找工作。但樣貌扭曲的中度燒燙傷患者要重回社會談何容易?再漂亮的履歷也敵不過一張燒傷的臉。求職過程並不美好,對方聽聞顏面殘障者時,就婉拒、不回應。即便是如此,我重返職場的心意已定,還是不斷的找工作,最後找到電影字幕公司的擦片員。雖然工作環境惡劣,仍然秉持把自己當作老闆的心態去拚命,從一個月新台幣8,000元,在半年後調升至兩萬元,讓老闆對身心障礙朋友刮目相看。身心障礙者真正需要的是社會給他們一個機會,而傷者當然也要準備好接受挑戰。

陳美麗-1(攝影/翁志豪)
Photo Credit:大塊文化出版社
攝影/翁志豪

自從工作穩定後,我積極參與社會。開始嘗試考取各種證照,完成了學士、碩士學位,還成了陽光基金會臉部平權的代言人,幫助許多燒燙傷病友找尋自我。同時也是個巡迴講師,常到觀護所為迷途少年演講,期盼自己的故事能帶給他們一點希望。每一次的分享,等於重新揭開自己瘡疤。但當聽到聽者的回饋,這股暖流又同時療癒了我。

我從不怨天尤人,甚至感謝上天給我不圓滿的人生,這輩子最重要的信念就是「挑戰」。我從不對自己的人生設限,深信人生有趣的地方在於重新來過時的發展性。只要願意選擇挑戰極限,就能突破自己,重拾精彩的人生。

【彩妝感言 Makeup thoughts】

這個發想其實不是只有攝影跟彩妝而已,而是去了解每一個受傷朋友的故事,然後根據他的想法跟傷疤去設計圖騰,把每個人的生命歷程融合在一起去呈現疤痕藝術創作。

每個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缺陷,但是如果你可以從心去接受自己,以專屬自己獨一無二的心情去展現自己,你呈現出來的就是自信就是美。每個人都有些有形無形的障礙,我們的障礙會造成社會障礙,自己努力就會呈現對等關係,永遠要別人給什麼,到後來人生難免因而困住,大家應該用另一個角度跟信念,把這個過程蛻變破繭成第二個人生。

陳美麗-2
Photo Credit:大塊文化出版社
攝影/翁志豪
陳美麗-3(攝影/翁志豪)
Photo Credit:大塊文化出版社
攝影/翁志豪

黃昶瑾 小女孩內心世界的Party

出生的時候,我右邊的臉上就多了與眾不同的記號。原先家人認為慢慢就會變小不見,但這個記號卻隨著我的年齡逐漸的長大了。

我該慶幸,國中小遇到的同學都對我很友善,所以不太會被霸凌。一旦我被欺負,反而會有同學挺身而出。同學們也會主動找我出去玩。因為他們,讓我更加勇敢走出來面對社會大眾。但多數民眾看到我的臉依舊會嚇到退避三舍,甚至口出惡言⋯⋯但對我而言早已習慣了,就假裝沒有聽到與看到。印象最深刻的,是跟著陽光基金會的朋友出去玩時,有一個清潔阿嬤看到我的臉並問志工:「她為什麼要戴著面具嚇人?」當聽到志工的回答:「她並不是戴著面具,而是疾病影響的關係。」此時阿嬤也請志工向我道歉了。

大約九歲時,才知道自己的疾病是「多發性神經纖維瘤第一型」。它不但影響到我的臉型,到後來甚至影響了我右眼視力僅剩下光感。到了高中,進長庚醫院準備完全切除有如籃球般大小的它時,才發覺它早已影響我右耳的聽力。此時才知道,為什麼上課老師在我右邊叫我名字的時候我沒有聽到。真的很謝謝老師當時的體諒!

黃昶瑾-1(攝影/翁志豪)
Photo Credit:大塊文化出版社
攝影/翁志豪

現在的我,如果出門遇到不友善的眼光,我會回應給對方一個微笑,通常對方看到後也會跟著微笑。只可惜腫瘤在我身上又開始作威作福了!

現在我每天都要跟頸部的腫瘤努力抗衡,大多數時間只能在家裡休息。我一直期許著自己的身體可以恢復健康,好讓我可以再出門讓人們看見我的疤痕。不論是臉上的疤痕,還是大腿上的疤痕,都是陪伴著我走過這些日子的好朋友。

以前被人說過:「你大腿受傷這麼嚴重為什麼還要穿熱褲?」為什麼受傷就不可以穿?至少我喜歡我自己。我可以接受這不完美,也希望這不完美,可以讓更多人看見,學習到我們並不是異類,我們也是一樣生活在這世上的芸芸眾生。

【彩妝感言 Makeup thoughts】

得知美麗姐的疤痕彩繪化妝的時候,我就想自己臉上的疤痕其實不多,到底化出來會如何?又擔心要去化妝忽然不適怎麼辦?所幸那天痠痛感沒有那麼劇烈。

化妝那天,我其實相當緊張,因為要拿掉右眼的紗布讓彩妝師彩繪。而我的眼睛如果受到風吹等原因就會不舒服,生怕突然的不適會影響大家的進度。當看到彩妝師的完整作品時,自己深感驚訝,有小兔子、蝴蝶結,還有杯子蛋糕⋯⋯OMG這真是太幸福了!原本擔心閃光燈會讓右眼很不舒服,結果擔心是多餘的,因為我玩得很開心!

黃昶瑾-3(攝影/翁志豪)
Photo Credit:大塊文化出版社
攝影/翁志豪

楊忠民:我最行

24歲的那一年,正當事業才剛起步,我卻因一場工作意外遭12,000千伏特的高壓電電到,導致全身一半以上的皮膚電灼傷。同時也因為高壓電竄流過視神經,造成左眼職業性的白內障,曾經一度幾乎看不見。後來在林口長庚醫院醫療的過程中,開了30幾次刀,才從死神手裡救回來,從此也改變了我整個人生。

也許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吧!讓我在人生最低潮的時候,遇到一位與眾不同、願意陪伴我一輩子、不離不棄的好老婆,還賜給我兩個既聰明又乖巧的兒子。

受傷至今也已20多年了,其中奮鬥的心路歷程,並非用紙筆就能簡單形容!感謝這一路來辛苦照顧我的家人,及曾經協助我做復健治療的陽光基金會,還有身邊所有幫助過我的朋友。

楊忠民-1(攝影/翁志豪)
Photo Credit:大塊文化出版社
攝影/翁志豪

雖然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得比別人辛苦,但慶幸的是,在經歷的過程中體會到人生的百態,讓我更加懂得知足、感恩,甚至回饋!希望藉由自己切身的例子去鼓勵陽光基金會的一些傷友,能夠勇敢的走出來。

人生的際遇本來就各有不同,也許我們無從選擇命運的考驗。但慶幸的是,我們可以決定用何種態度來面對生活。唯有勇敢地去接受不可以改變的事實,才能夠創造出可以改變的機會!與傷友共勉,感恩!

【彩妝感言 Makeup thoughts】

首先非常謝謝幕後策劃這次專案的美麗姐,提供給我這次永生難忘的機會。同時更要感謝所有參與的幕後工作人員及各位傷友,尤其是辛苦的化妝師Lillian!

在受傷以後,我就不曾奢望可以與一般人一樣享有平權,而且始終覺得自己是屬於跟別人不同世界的人。

然而藉由這次的另類演出,讓我享有超越一般人可能也沒有過的一次經歷,同時也更提升了我對人生觀的不同看法。而且在過程中,看到經由專業化妝師的巧思,幫助傷友完成這輩子或許都不可能的夢想,真是非常感動!

最後想藉此與傷友分享一段座右銘,希望可以鼓勵更多的傷友能勇敢的走出來:人生不會因為有手有腳就變得完美,也不會因為身體的殘缺就注定不完美。

永遠不要為自己的不完美自卑,在你自怨自艾的同時,世界上有人正為自己殘而不廢的生命而滿足!

楊忠民-3(攝影/翁志豪)
Photo Credit:大塊文化出版社
攝影/翁志豪

書籍介紹

本文摘自《破繭重生的美麗》,網路與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 十位顏損傷友,十種傷疤,十個傷疤背後的生命故事。
★ 由彩妝造型師替十位傷友量身訂造,設計出十種獨一無二的彩妝造型。
★ 透過本攝影集,希望能夠給正在為生命奮鬥的人一些希望與力量,美麗的人生應該從心出發,請直視他們的美麗。

任何狀態或情況,都實現自己的美麗。

這是一部意義非凡的攝影集,由宣導臉部平權的陳美麗和彩妝造型師馬家駒共同策劃。十位顏損傷友分享了他們動人的生命故事,將身體上的疤痕、心靈的創傷攤開在陽光底下,癒合的傷口印證了他們如何重新融入社會,堅強、勇敢的一面。彩妝造型師透過每位傷友的經歷與傷疤圖案進行彩繪設計,把每位傷友的疤痕轉化成獨一無二的藝術創作;透過攝影師的鏡頭把他們每位或莊嚴神聖或搖滾龐克等形象捕捉下來,藉由一幅幅的攝影作品,散播希望與珍愛生命的訊息。

正封+書腰立體書
Photo Credit:大塊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