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團與地方共榮的一堂課:高雄留不住義大,都是市府的錯?

球團與地方共榮的一堂課:高雄留不住義大,都是市府的錯?
Photo Credit: 財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四年來,中華職棒歷經三次球隊交易,這次義大犀牛賣給富邦,背後原因是什麼?台灣職棒球隊為何多年來都難以獲利?球團與地方政府如何共存共榮,值得借鏡桃猿隊案例。

文:黃靖萱|財訊雙週刊 第512期

中華職棒也才不過四個球隊,卻在短短四年內,就已經歷了三次球隊交易。

中華職棒開打27年,有五次球隊易主成功紀錄;這五次中,有三次都是義大犀牛以及前身球隊接連被賣,分別是俊國熊賣給興農牛,2012年底興農牛又轉手義联集團,但才經營四年,再度轉賣給富邦集團。2012年底,義联集團受多方請託,不到一個月就決定接手興農牛,而如今又因失望而轉賣,其實,背後原因都和高雄市政府有關。

2010年五都市長選舉時,義联集團創辦人林義守支持原高雄縣長楊秋興參選,但在陳菊勝出後,義大世界的開發案也因種種理由被市府要求停工,在當時被媒體解讀為「秋後算帳」,高市府也曾因此被監察院糾正。

一樁球團交易
扯出一起選舉恩怨

義联接下球隊更名為義大犀牛後,有藉此修復與市府關係的意味,不只將主場從台中移往高雄,還將球隊冠名高雄,球衣繡上「Kaohsiung」,更開始支持高雄的三級棒球。當時義大球團對高雄市政府說,只要市府活動需要義大隊站台,都會全力幫忙,「因為我們想要行銷高雄,行銷義大」,一位義联集團高層說。義大展現十足的誠意,一部分也是希望有利義大世界的未來開發。

但義大的努力似乎沒有讓市府對支持職棒更加積極。2011年,La new熊離開高雄,將主場改成桃園,更名為Lamigo桃猿,當時新聞寫到,有意續約的La new董事長劉保佑,無法接受高市府開的條件,與市長陳菊協調,仍未受重視,因此退出高雄轉戰桃園。劉保佑沮喪地認為,市府提供球隊的資源真的很少,他指出「你們看看國外,有一支職棒球隊要進來,每個城市都當作寶貝,只有台灣不是。」

即使在義大接手後,中間有兩年,澄清湖棒球場一年只有不到10場職棒賽。2015年,義大打算跟進統一獅及Lamigo桃猿,認養球場;但一年的認養費(權利金)高達6百萬元,比La new當年的3百萬元高出甚多,還得支付球場的土地稅、地價稅,更要拿出上百萬元的地方回饋金,義联集團算了算,總共要1千多萬元。

澄清湖球場因La new離開後,鮮少維護整修,包括外野坑坑洞洞、內外野銜接處不平、球員休息室等基礎設施都破舊不堪。義大估算,整修老舊球場費用加上增設、維護娛樂設施,一年最少2千萬元,龐大的權利金加上維修費,讓義大打了退堂鼓。

權衡之後,雖然義大2015年仍將60場主場都排在澄清湖,但採單次租用,而非認養球場。「3月底球賽就要開幕了,到1月市府都還不整理球場,我們決定自己整理,但體育處卻包括連施工日期也刁難,是我們自己要花錢耶,覺得很灰心,」這位義联集團知情人士說。

舊恨未解,又結新仇,不能說和義大放棄經營在地球隊的原因無關。

事實上,嚴苛的招標條件以及球場年久失修,不只義大沒意願,澄清湖球場的OT(營運移轉)認養案,去年已兩次因無人投標而流標。

明年在富邦接手義大後,預期將以北部球場作為主場,屆時,票房一直墊底的澄清湖球場,1年職棒賽事恐難超過10場,不僅流失周邊商機,還得面臨場租收入驟減。今年下半年,高市府總算要花大錢整修澄清湖球場,但可能沒有主場球隊,迎接重生後的它。

義大掏錢維護球場
怨高市府不積極

反觀Lamigo,遷至桃園後,縣府(升格前)以《促進產業升級條例》活化公有資產的方式和Lamigo簽約,是以每年球場收入的1%當成權利金,若未達30萬元,即以30萬元計。球場收入和政府權利金緊扣,也讓市府和球隊的利益綁在一起,不是只將球場租出去就交差了事,而是提供行政資源幫忙。例如去年Lamigo二連霸後,就與桃園市府合辦封街遊行,嗨翻全桃園,讓球隊和地方連結更深刻。「可以在七戰四勝後快速做這件事,這沒有行政資源協助很難,如果是球團自己去跑公文、跑流程,就不知道要多長時間」,Lamigo的合作夥伴、智林運動行銷專案總監郭志偉說。

去年,Lamigo桃園票房收入超過億元,打破中華職棒紀錄,也讓市府收到超過百萬元的權利金,但市府看的不只是這百萬元,而是因Lamigo認養,省掉每年數千萬元的球場維護費。Lamigo副領隊浦韋青舉例,光是球場照明燈的燈泡費用一年就要數百萬元,連養草肥料費每年也要破百萬,再加上加裝環狀LED燈、改造座位,今年他們花在桃園球場的整理費即高達4千萬元。

當然,從Lamigo能將一支年紀最輕的球隊,經營成收入最高的球隊,甚至超過人氣不墜的兄弟隊,他們不只將主場移到消費力較高的北部,Lamigo也曾和義大犀牛一樣,擁有當紅旅外球星陳金鋒,但票房卻極為慘澹。2012年時,Lamigo在桃園拿到總冠軍,戰力登頂,但當年主場的平均觀眾人數才2280人,不到目前的三分之一。「我們是一個沒有票房的總冠軍,為什麼?一句話,沒做出差異化。」Lamigo副領隊浦韋青坦承,過去大家想到Lamigo,只想到球星陳金鋒,「球星光環蓋過球隊,是很奇怪的事。」

Lamigo獲桃園力捧
票房破億 邁向獲利

為了做出差異化,打響Lamigo桃猿的聲勢,也因此認養了球場,2013年,Lamigo陸續砸錢改造球場,包括打造有升降舞台,設置飛機造形的高空作業車,增加娛樂效果。今年,更重金加裝環狀LED燈,領先國內球場設置複合式餐飲區,也擴大啦啦隊LamigGirls陣容、舉辦不同主題日,將球場營造成遊樂場,吸引更多球迷進場。

2014年,Lamigo主場平均觀眾人數超過5千9百人,去年突破7千人,甚至超越兄弟象,今年更是寫下7千5百人的紀錄。

在台灣,迄今沒有把經營職棒球隊,當成獲利事業的案例,未來Lamigo很有機會達成;很明顯地,企業除了在想法、態度、投入以外,地方政府的支持也是關鍵助力。

高雄市府回應:力挺義大與職棒
絕無秋後算帳

針對義大方面的指控,高雄市府新聞局長丁允恭表示,縣市合併後,市府對於義大不但沒有所謂的「秋後算帳」,反而是積極協助。包括每年跨年晚會在內,義大許多活動,市長都應邀出席,只要是有益於地方產業經濟發展的作為,市府單位也積極與義大世界協力合作。

高雄市府體育處則表示,市府為協助振興職棒運動,對於舉辦賽事期間都有減收場地使用費的優惠。而「澄清湖棒球場委外OT案」招商問題,倘廠商對於招商條件有任何疑問及建議,皆可以書面方式提出,但是2015年公開招商兩次皆無廠商投標,也無收到相關異議文件。

體育處並表示,自縣市合併接管澄清湖棒球場後,逐年逐項整修從未間斷,統計至今挹注整修經費逾1億8,230萬元,包括大螢幕左側看板更新為LED全彩顯示看板整修、防水設施、外牆改造等。目前澄清湖球場草坪全面翻新,包括全壘打牆防撞墊更換、賽事照明修繕、場內牆面油漆等整修費用4,895萬元,部分工程仍在進行中。

市府強調,因義大職棒易主成功,對高雄市造成賽事減少、澄清湖棒球場使用率下降等問題,市府會積極與各球團溝通,並增加相關投資誘因。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