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戰爭【 Vol. 1 】:嗑藥與認知自由 ── 大麻哲學中的倫理探問

藥物戰爭【 Vol. 1 】:嗑藥與認知自由 ── 大麻哲學中的倫理探問
drdelagar.blogspot.tw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為《藥物戰爭:從認知自由、猜火車到藥物除罪爭議》的第一部分:神經倫理學家萊爾 · 山田希雅(Wrye Sententia)以及法學家波伊爾(R. G. Boire)提出「認知自由」的概念,然而由此衍生的「認知提升」與其倫理爭議,說明了在我們決定享有更多認知上自由的同時,必須更加仔細地考慮政治、法律、倫理以及哲學等其他場域的衝突與擔憂。

波伊爾認為所謂的「藥物戰爭」實際上不是關於藥丸、藥粉、或是植物的戰爭,而是關於心理狀態——一個關於意識本身的戰爭。因為這些藥物,或也許我們可以重拾它的舊稱:宗教致幻劑(etheogen),所能引致的認知是只有個人經驗過才能體會到的,所以僅有那些曾偷嘗毒品原植物的知識禁果,而且還沒落為那種被汙化名的精神受到影響的人,才能夠真正警覺到我們有多大的潛力正被束縛住:那種強大的思考、感知和經驗方式【註11】。

不過在探討我們是否具有擁抱那些美好心智的自由以前,鑒於神經倫理議題是這麼地複雜而且經常充滿哲學的深思論辯,山田希雅認為實際的討論和分析是必須要根源於認知自由的兩個基本原則才能進行的:

  1. 只要行為並未危害到他人,個人不應該被強迫使用會直接與其腦部反應的科技或是某種精神藥物。
  2. 只要沒有因此而進行傷害他人的行為,個人不應該被禁止或因為使用提升心靈的藥物或科技而被定罪【註12】

是你的自由,還是你的腦的自由?

所以認知自由的重要性何在?認知自由的限縮又會對我們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若我們概括地定義自由是人們可以決定或者作到某件事情的權利或能力,那麼由於不同的認知樣態便會伴隨著不同的意識情況,意識是如何影響人們的決定即會是我們延展討論的重要基礎。而如此的討論則將會指向一種可能的解答:如果所有形式的自由皆是以認知自由為根本,那麼維護認知自由的重要性便不言而喻。

1983年美國神經生理學家班傑明·利貝特(Benjamin Libet)讓一批受試者自由地決定一個時間點舉起左手或右手的手指,然後觀察他們的腦電波圖,發現在人類進行自主的動作之前,大腦便會產生一種叫做準備電位(readiness potential,RP)的前期訊號【註13】。

這個在動作開始前最後一秒內逐漸上升的準備電位雖然讓科學家更深入地瞭解了人類行為的來源,卻也讓篤信自由意志的哲學家們嚇出了一聲冷汗。畢竟,如果人們的行動都是由在潛意識中自動集結而成的這些前期神經訊號所引起的,那麼這肯定會促使我們對人類是否能夠掌握自己的作為打上大大的問號。

不過如果自由的定義是指我們可以決定或作到某件事情,那麼真正的自由實際上指的應該是得以拒絕這些神經訊號的自由才對。2016年初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PNAS)發表了一篇德國柏林研究者的論文,藉由請受試者腳踩踏板(由於腳的動作可以比手的動作產生更高的準備電位)的遊戲,指出實際上即使在人們執行動作之前就已有準備電位的產生,但在大腦前額葉區塊的運作仍得以讓我們作出取消動作的決定。

Prefrontal Cortex
大腦前額葉示意圖

在遊戲中受試者被要求在面前的螢幕亮綠燈時自己決定踩下踏板的時間,若在未亮紅燈以前踩下則可以得分,反之則會被扣分,並以腦機介面(brain-computer interface)量測受試者的腦部訊號。而除了指出人們否決(veto)動作的能力之外,他們還定義出了否決動作產生的臨界點(the point of no return)。也就是即使在準備電位已經產生,但動作開始以前的 200毫秒內,人們都可以取消或否決這個動作【註14】。

如此一來,即便關於自由意志的哲學辯論大概是永遠不會歇止的,但至少神經科學家不僅替人們行為決定的大腦基礎給出了更為完整的交代,也算是讓人們暫時放心自己還享有某種定義下的自由,而不至於完全淪為目的論者口中的傀儡。畢竟,如果真是如此,我們或許也沒有討論認知自由或其他形式自由的必要了。

所以讓我們稍微統整一下前面關於認知是如何影響人們作出決定的論述,從而以此作為認知自由乃是其他形式自由之根本這一觀點的基礎:

我們的感覺器官在一般的認知狀態下傳入了各式各樣的訊息,促使我們開始決定是否要進行一個動作,當然,研究顯示我們多數的動作都是在潛意識之下完成的,不過至少當我們確實需要「自己」作出一個決定了,我們的前額葉(可能包含其他腦區的運作),這個被神經學家安東尼歐·達梅西歐(Antonio Damasio)稱為整合區的地方,讓我們的意識得以有選擇另外一個行動的能力【註15】。

於是當我們回看威廉斯筆下的登山者:你緊張萬分地站在斷崖邊,這時你吸了幾口雖然法律還禁止的甚麼,你感覺到自己的認知被擴大到了某種邊界,當然,也許除了跳過去之外你真的其實還有其他選擇,但你決定相信自己。

雙腳一蹬,你跳過去了,重獲自由。

如此一來,我們拋棄了多少種決定的可能性?如果認知的狀態對於一個人作為或行動的方向是可以具有某種根本的影響的,那麼認知自由的限縮或甚至剝奪,是否意味著我們一切自由的權利,其實都建立在一個並不自由的基礎之上?

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戒

不過認知自由可能不是只有為藥物除罪化/去汙名化的擁護者所關切而已,神經科學的進展已經改寫了我們操作認知功能的歷史,如今認知狀態的改變已經不再只是為了獲得純正的宗教體驗,認知提升(cognitive enhancement)將會是認知自由的下一個衍伸物。

認知提升一詞代表的即是透過腦部內在或外在訊息處理系統的增進來加強或是延展心智的核心能力【註16】。2003年,由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及商務部所發起的「增進人類表現的整合科技:奈米科技、生化科技、資訊科技以及認知科學」報告中預示了接下來認知提升科技的潮流:學習、感覺及認知能力加強、溝通能力增進;人機介面(human-machine interface)、生命延長;記憶、專注與動作技術提升的健康及軍事應用等等【註17】。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