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戰爭【 Vol. 1 】:嗑藥與認知自由 ── 大麻哲學中的倫理探問

藥物戰爭【 Vol. 1 】:嗑藥與認知自由 ── 大麻哲學中的倫理探問
drdelagar.blogspot.tw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為《藥物戰爭:從認知自由、猜火車到藥物除罪爭議》的第一部分:神經倫理學家萊爾 · 山田希雅(Wrye Sententia)以及法學家波伊爾(R. G. Boire)提出「認知自由」的概念,然而由此衍生的「認知提升」與其倫理爭議,說明了在我們決定享有更多認知上自由的同時,必須更加仔細地考慮政治、法律、倫理以及哲學等其他場域的衝突與擔憂。

當然,人類鍛鍊心靈的歷史淵遠流長,瑜珈、冥想、咖啡因、能量飲料、藥物,不過隨著認知神經科學的出現,心智在生物化學上可以被提升的可能性將被大幅地擴展,你或許聽過聰明藥記憶膠囊,這些瞄準著各種神經傳導物質,可能原本是治療阿茲海默症、廣義的失智症或其他精神症狀患者的希望,如今則成為了人們對於智商或是記憶能力增強的渴望【註18】。

cognitive enhancement
www.theatlantic.com
人們將不會消極地等著演化花上百萬年的時間來給自己一顆更好的腦袋[19]。

科爾內留·裘爾家(Corneliu Giurgea),一位二十世紀的羅馬尼亞神經藥理學家,同時也是認知提升領域的先驅,如此說道。而除了藥理上的推進以外,穿顱直流電刺激(transcranial direct-current stimulation)、腦機介面,以及基因工程的發展,都將促使人們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以內積極地開發自己的頭腦。

不過問題來了,如果認知自由不是只有確保了一定條件之下藥物的使用,還訴求了認知提升科技的暢行無阻,這真的會是人們樂見的嗎?

正如麥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在〈反對完美〉一文中所提醒我們的:「……認知提升指向兩種階級的人類被區隔開來的危險:那些有管道觸及認知科技的,跟那些必須靠自己天生的能力的。而如果這樣的提升可以傳到下一代的話,這兩種階級將會變成亞種的分別……不過對於近用管道的擔心卻忽略了認知提升本身道德面的考量。這樣的情境會造成麻煩,究竟是因為那些沒辦法提升的窮人會由於沒有生物工程上的優勢而被否棄,還是因為這些被提升的財富本身就是去人性化的?【註20】」

當然,也許我們可能永遠沒辦法完善地定義何謂人性,但從藥物的施用到認知各面向的提升,除了山田希雅曾提出的兩個基本條件外,我們可能還要非常根本地去思考,其是否符合普遍所認為人類自然應有的性質。

設想今天如果只有用過藥物創作出來的藝術品才會被評為富含創意,只有以藥物打開心靈的人們才能算是虔誠正統的教徒;或是人們一輩子記憶能力都將不會退化,未來為了公平起見,人們的智商也一律以最高的指數編列進所有人基因的序列裡頭?

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戒:在我們決定享有更多認知上自由的同時,必須更加仔細地考慮政治、法律、倫理以及哲學等其他場域的衝突與擔憂,並因應不同面向的問題建立更完備的論述或政策。輕易地站向認知的兩極,對人類來說都將須承受莫大的重量。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註1】哈希什(hashish)是以溶劑從大麻植物中萃取出來的油脂狀類大麻物質(cannabinoids)。參見 U.S. 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 (2014, April). Cannabis / Marijuana. In Drugs and Human Performance Fact Sheets. Retrieved August 15, 2016.
【註2】Kirsch, A. (2006, August 6). The Philosopher Stoned. The New Yorker. Retrieved August 15, 2016.
【註3】James Miller, & Jim Miller (2003). The Passion of Michel Foucault.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45-51.
【註4】Jeffries, S. (2013, May 22). Why Philosophy Students do Most Drugs. The Guardian. Retrieved August 16, 2016.
【註5】曾仰如 (2004)。柏拉圖的哲學。台灣商務印書館。頁 92-113。
【註6】Nagel, T. (1974). What Is It Like to Be a Bat? The Philosophical Review, 435-50.
【註7】Breen, B. (2014, September 17). The Literature of Laughing Gas. The Paris Review. Retrieved August 16, 2016.
【註8】James, W. (1895). Is Life Worth Living?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thics, 6(1), 1-24.
【註9】Tymoczko, D. (1996, May). The Nitrous Oxide Philosopher. The Atlantic. Retrieved August 15, 2016.
【註10】Center for Cognitive Liberty & Ethics. (2003, September, 15). What is Cognitive Liberty? In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Retrieved August 8, 2016.
【註11】Boire, R. G. (2000). On Cognitive Liberty. J Cogn Liberties, 6-16.
【註12】Sententia, W. (2004). Neuroethical considerations: cognitive liberty and converging technologies for improving human cognition. Annals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 1013(1), 221-228.
【註13】Bayne, T. (2011). Libet and the Case for Free Will Scepticis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註14】腦機介面是一種獲取腦部訊號,並將其分析、轉譯為指令傳到外接儀器以執行想要的動作的電腦系統。參見 Shih, J. J., Krusienski, D. J., & Wolpaw, J. R. (2012, March). Brain-computer interfaces in medicine. In Mayo Clinic Proceedings (Vol. 87, No. 3, pp. 268-279). Elsevier.,以及 Schultze-Kraft, M., Birman, D., Rusconi, M., Allefeld, C., Görgen, K., Dähne, S., Blankertza, B. & Haynes, J. D. (2016). The Point of No Return in Vetoing Self-initiated Movement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3(4), 1080-1085.
【註15】Dehaene, S. (2014). Consciousness and the Brain (pp. 174-178). New York, NY: Penguin Group.
【註16】Bostrom, N., & Roache, R. (2010). Smart Policy: Cognitive Enhancement and the Public Interest. Contemporary Readings in Law and Social Justice, (1), 68-84.
【註17】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2003). Converging Techonologies for Improving Human Performance, 1-28.
【註18】Bostrom, N., & Sandberg, A. (2009). Cognitive enhancement: methods, ethics, regulatory challenge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ethics, 15(3), 311-341.
【註19】Gazzaniga, M. S. (2005, October 1). Smarter on Drugs. Scientific America. Retrieved August 17, 2016.
【註20】Sandel, M. J. (2004, April). The Case Against Perfection. The Atlantic. Retrieved August 17, 2016.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翻新經典,優雅鉅獻——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

翻新經典,優雅鉅獻——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
Photo Credit:浪琴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浪琴表全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保留原版時針設計與簡潔線條,再融入當代工藝技術,創造兼具專業潛水錶機能與優雅風格的代表作,讓錶迷玩家心動不已。

浪琴表全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重新演繹1960年代的經典潛水錶款,繼承浪琴表一脈相傳的鬼斧神工,保留原版時針設計與簡潔線條,再融入當代技術,打造無可比擬的精彩腕錶。揉合經典美學與創新工藝,讓許多錶迷玩家都拜倒在浪琴表LEGEND DIVER極致不凡的魅力之下。

3_(1)_batch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帶有潛水運動血統的優雅之作。

浪琴表LEGEND DIVER優雅匠心,一如絕無僅有的陶藝之美

陶藝是一種溫潤的藝術,揉合原始質樸的陶土與手作的溫度,揉捏拉展出渾圓與流暢線條;接著漆上釉色,在內斂沈穩的大地色系中,揀選映照匠心的色彩,並於高溫燒窯後淬煉出嶄新風貌,彷彿被賦予了全新生命。

有萬年以上歷史的陶瓷工藝,至今歷久不衰,是因為不同時代的匠人秉持著工藝堅持與創新追尋,得以不斷翻新傳統,再創絕代風華。如同源自1832年的浪琴表,是最早研發防水錶的先行者,更是腕錶界「優雅」的代名詞;旗下最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乃延續將近190年歷史的頂級工藝,維持堅若磐石的價值,於設計與配色融入當代靈感,造就傳奇復刻,翻新經典的全新史詩,持續領銜當代時尚潮流。

令人津津樂道的,還有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的精彩淵源。1937年,浪琴表推出當時世界上第一款防水計時碼表並獲得專利;1959年,浪琴表正式推出第一款潛水錶SUPER COMPRESSOR;到了2007年,浪琴表延續經典傳奇,打造風華獨具的LEGEND DIVER潛水錶,立刻成為全球時尚界與錶迷的關注焦點,傳承的精神延續至今,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成為浪琴表最暢銷的復刻錶款之一。

這就是任憑時間打磨、不斷自我砥礪進化的浪琴表,以最高水準的頂尖工藝翻新傳奇,向尊貴的優雅精神與風格追求致敬,打造腕錶世界無可取代的經典魅力。

5-1_batch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防水功能達300公尺,媲美專業潛水錶規格。

浪琴表LEGEND DIVER精粹設計,仿若玻璃工藝極致璀璨

晶瑩剔透、高可塑性,是玻璃令人嚮往的本色,而玻璃工藝的製作過程,本身即是一門藝術。經驗豐富的匠人運用口吹或手工熱塑拉絲,做出千變萬化的玻璃塑形,接著為玻璃融入色調,將岩漿一般的滾燙玻璃形塑成理想樣貌。冷卻後的玻璃,酷似寶石的質感與硬度,百看不厭。精準而巧妙的玻璃工藝,正與浪琴表LEGEND DIVER相映成趣。

浪琴表LEGEND DIVER延續潛水錶血統不斷進化,如今的復刻新版保留原作精神,包括:錶殼線條、面盤設計、微凸鏡面、面盤外圈潛水計時刻度環等,可說是一脈相傳,唯細節之處有賴與時俱進的製錶工藝,處理得更為精緻漂亮。

聚焦LEGEND DIVER獨家新錶款特色,主要為新增尺寸面盤與錶帶配色,除了既有的42mm錶徑,另增加了36mm錶徑,適合手腕較纖細的客群;面盤底色則改為由中央向外緣呈趨暗漸層,與時刻呈現清楚的明暗對比,達成潛水錶的清晰顯時訴求;錶帶則除了經典牛皮和輕量橡膠款之外,也有金屬米蘭鍊帶與合成纖維錶帶,提供多元質感選擇。

不僅止於外觀新風貌,新款LEGEND DIVER也蘊含真材實料的硬實力。像是42mm款搭載L888.5自動上鍊機芯,具有72小時動力儲存;36mm款內置L592.5自動上鍊機芯,提供45小時動力儲存。此外,兩款腕錶皆搭載矽材質游絲,優異抗磁性能,也有助於提升手錶的精準度。

image4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左為42mm沙漠黃款、右為36mm酒紅色款

見證極致工藝,展現優雅魅力,唯有浪琴表LEGEND DIVER

集優雅的浪琴印象、潛水運動血統、經典復古風格於一身,浪琴表LEGEND DIVER新錶款以嶄新的色彩面貌,以及當代技術的精準性能,打造經典系列的全新代表作,不只見證浪琴表190年的豐富製錶技術,也展現浪琴傳承百年卻從不故步自封的進步精神,在追求完美細節的路上,擁抱創新、講究精髓,不斷為腕錶歷史寫上傳奇創新的一頁。

了解更多 LEGEND DIVER傳奇復刻潛水腕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