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為何會做出手淫、廢寢忘食、自殺等不利於生存繁衍的行為?

人類為何會做出手淫、廢寢忘食、自殺等不利於生存繁衍的行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大腦拋棄了生殖就一定會被演化淘汰,為什麼人類在歷史上仍然會陸續不斷的出現各種為了愛情、知識,或藝術而「昇華」的事例?為什麼人類寧願冒著被演化淘汰的風險,也要前仆後繼的追求精神上的滿足?

文:謝伯讓

愉悅感:性高潮、手淫與吸毒

人類有很多「不利於生存繁衍」的行為,其實都是因為我們為了追求虛擬的意識經驗(例如愉悅感)而導致。諸如追求性愉悅、手淫、吸毒、賭博、電玩、電影、小說、藝術、政治等等,說穿了都是人類追求虛擬意識經驗的行為。在這些情況中,心靈狀態脫離了原先演化的目的,反僕為主的成了人類魂牽夢縈的目標。

我們先來看看性行為這件事。

在沒有安全障蔽的環境中,生物進行性行為很容易使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而且,性行為也頗耗費能量。研究發現,性行為平均每分鐘所耗費的能量,大約接近慢跑平均每分鐘耗費能量的一半。因此如果沒有明顯的誘因,生物其實並不會有很高的意願去進行性行為。

有鑑於此,在演化的過程中若是有某些生物的大腦意外地賦與性行為愉悅的意識狀態,例如性愉悅和性高潮,那麼該生物就會有強烈的欲望去進行性行為以獲取愉悅感,而這樣的行為,就可以幫助牠們在繁衍競賽中勝出。

這種獎勵似乎是一種很好的機制。不過,性高潮這個當初用來鼓勵性行為的「獎賞」,卻在演化的過程中脫離了性行為,變成人類趨之若鶩的追求目標。這個原本應該是作為「獎賞」的次要目標,反而超越了生殖,喧賓奪主的成了主要、甚至是唯一的目標。

不相信嗎?那就看看手淫吧,獨自一人偷偷摸摸的關在屋子裡,瞻前顧後的燃燒熱量,只為了獲得幾秒鐘的快感。這樣大費九牛二虎之力追求性高潮、但卻一點也無助於繁衍後代的行為,看在基因的眼中,或是看在以散播基因傳宗接代為首要的「基因沙文主義」者眼中,真的是十分荒謬。

不過,反對者可能會認為自慰並非全然無助於繁衍後代,因為有些研究似乎發現自慰的好處。比方說,有研究指出男性自慰可能有利於移除老舊的精子,而且每天射精可能會提升精子的品質與活動力。女性自慰則可以改變子宮頸酸鹼值以減少子宮頸感染機會,而在性交前後的自慰行為則可能有助於精子和卵子結合。

但是即使自慰真的可能有助於繁衍後代,我們仍須仔細觀察並思考自慰行為的最主要誘因為何。我的看法是:「促使人們願意花費氣力去自慰的主要動機,應該還是它所附隨的生理或心理快感。」而這個命題,其實是一個完全可以透過科學實驗方法來驗證的經驗命題。比方說,如果我們有辦法利用局部麻醉等實驗方式來去除自慰所帶來的「精神獎賞」,我預測人們應該就會喪失自慰的動機和行為。

廢寢忘食的老鼠

此外,這種「精神獎賞超越生存繁衍」的行為,也不是只有人類才會、而且也並不只局限於與性有關的自慰行為。科學家早在一九五○年代就發現,電刺激老鼠的大腦,也會讓老鼠產生廢寢忘食的上癮行為。

一九五三年,神經科學家歐爾茲(James Olds)在老鼠大腦中的隔核(septal Nuclei)置入電極。歐爾茲原本以為,當老鼠進入房間角落並受到大腦電擊後,應該會學會避開角落,沒想到,老鼠竟然一直跑回那個角落,彷彿希望被電擊似的。後來深入研究後才發現,原來這個區域和附近的阿肯伯氏核(nucleus accumbens)以及扣帶皮質(cingulate gyrus),可能就是大腦中的「愉悅中樞」或「欲望中樞」。

刺激這個區域時,老鼠會變得廢寢忘食、一心只想著要繼續接受刺激,如果給老鼠一個按鍵,讓牠可以按壓按鍵來刺激自己的大腦,老鼠就會不斷重複按壓的行為,一小時甚至可以按壓數千次以上,直到筋疲力竭為止。

這些類似成癮的反應,顯示出一個可能性:原本用來獎勵性行為或鼓勵其他各種費力行為的「愉悅感覺」,似乎可以獨立運作。無論是透過電擊、手淫、吸毒或透過各種自我刺激的方式,只要有機會刺激「愉悅中樞」,大多數人都很樂意而為。而且重點是,很多人甚至會願意「為了愉悅而愉悅」,即使這些行為不利於生存繁衍,也依然執迷不悔、我行我素。

由此看來,大腦在演化出意識狀態之後,某些意識狀態(例如愉悅感)在人們心中的地位,似乎變得比生存繁衍更加重要。先不論這種情況在道德上是好是壞,在此我希望讀者們跟我一起把注意力集中在它所衍生出來的一個特殊意義上:大腦似乎有機會擺脫基因的控制。

在上述眾多與心靈有關的現象中,我們可以隱約發現:透過意識與心靈,大腦似乎可以不再受限於基因的操控。以基因的角度來看,任何行為都應該要以促進生存與繁衍為優先,但是發展出意識的大腦,有時候卻樂於活在大腦自己所創造出來的虛擬世界,追求自己所創造出來的愉悅,甚至做出不利於生存繁衍的行為。

從自私基因的角度來看,這完全是大逆不道、不利於演化的逆天行為,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行為則顯示出大腦本身也是自私的(或者說是自由的),其自私/自由之甚,甚至到了可以對抗基因的地步。大腦不屈服於基因所重視的「生存繁衍效用」,寧願追求可以帶來愉悅的「心理效用」,就好像大腦也有它自己的自由與意志一般。

我們再來看看以下的例子,包括愛情、美感,以及對智性活動的喜好,其實也都變成了大腦展現其自由不羈的渠道。這些原本用來鼓勵生存繁衍的心靈狀態,後來全都可以獨立運作,讓大腦可以不再受到基因的宰制。

柏拉圖式的愛情

愛情這種心靈狀態的原始功能,應該有其演化上的益處。因為如果一種生物對其配偶會有「喜愛」和「占有」的欲望,那麼這種生物就可能比較願意「守護」或「霸占」配偶。如此一來,就容易形成較長期的配對關係。這種長期配對關係不但有利於互相照應以便生存,也有助於確保後代是自己的,同時還能讓照料後代的工作變得更容易。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