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戰爭【 Vol. 3 】:犯人、病人與常人 ── 毒品入/除罪化的單一想像

藥物戰爭【 Vol. 3 】:犯人、病人與常人 ── 毒品入/除罪化的單一想像
img.secretchina.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為《藥物戰爭:從認知自由、猜火車到藥物除罪爭議》的第三部分:1998 年修法《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便已明示「除刑不除罪」的除罪化理念,但儘管施用毒品罪由抽象危險與刑法基礎都難以立論,至今依舊無法擺脫「社會危害性」過度渲染的評價;若是在討論中缺去藥物的多元面向,雖然為「強力管制」的論述開啟了方便之門,卻恐難以理性思考何種藥物政策才能真正治理「毒品」的危險,或是開發「藥品」的實益。

也就是說,我國現行法律對於毒品的定義包含了「抽象條件」與「具體列舉」:其中抽象條件有「成癮性」、「濫用性」、「社會危害性」三項性質,再以此三項的嚴重程度,授權給行政機關,在立法與行政的協力之下,將「麻醉藥品」與「影響精神物質」分類為四個等級進行管制;而在犯罪發生時,也是依據毒品分級決定刑種、刑度。

這三項抽象性質看似非常直觀,不過《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既身為特別刑法,在罪刑法定主義所要求的明確性原則下,如此算是可靠的定義、分級方式嗎?

有論點指出,「成癮性」具有藥理學、心理學、醫學、神經科學等專業基礎,相對能夠進行客觀評估,但「濫用性」的定義卻頗耐人尋味:在行政實務上,濫用性容易淪為觀察當下社會現象所做出的主觀判斷,已經脫離「毒品」的本質;且濫用性一詞的用法具有多義性,內涵也多與成癮性重疊,或許可以直接視為成癮後所引發的濫用行為【註7】。

至於「社會危害性」,更是格外具有深意:例如從公衛的角度,菸酒似乎某種程度也可稱為「對社會具危害」,卻不被法律認定為毒品;且若說藥物之所以容易與犯罪掛勾,追根究柢,也在於其「成癮性」,乃發生走私、控制、為取得鋌而走險等犯罪。以戕害社會的想像作為毒品的定義與分級依據,似乎只是滿足了意識形態與道德譴責的宣戰意圖,卻缺乏實質意義【註8】。

而反過來說,若法律帶頭直接套用「濫用」、「社會危害」等負面詞彙於藥物與管制藥品上,是否使部分「毒品」的藥理價值受到恐懼、汙名化的阻礙?甚至「毒品」一詞便已經具有道德瑕疵的強烈暗示,而不如美國以「物質」(substance)或德國以「麻醉藥品」(Betäubung)等中性名詞入法?

其實任何「物質」或「藥品」的使用,都是中性的,甚至連毒品/藥品的一體兩面,都可說是後造(artificial)的:例如名列第一級毒品與管制藥的嗎啡,屬於鴉片類藥物,是癌症疼痛控制中最主要及最有效的藥品之一,卻因為長期受有藥物成癮的烙印,導致病友使用時經常充滿不必要的疑懼與擔憂【註9】;而大麻在國際普遍被視為低階藥物,在臺灣卻與安非他命同被認定為第二級毒品,國內相關醫療研究亦被封鎖,因而有將大麻調降至三級毒品及開放醫學研究的公民提案【註10】。

因此毒品的定義和分級,或許應該回歸到科學的角度來界定。有學者認為,可以參考美國《管制物質法》(Controlled Substances Act)的立法精神,改以長期的「成癮性」與立即的「生命危害性」列為分級的考量【註11】;換言之,透過客觀的標準,才具有穩定且精確的法律定義與分級,並隨著科學證據而更新。至於社會上某種藥物的實際濫用情形,確實會受到其他因素影響或起伏,如流行風氣、經濟環境、取得容易程度等,但此時應以加強查緝來確保符合規範,不應就此貿然「升級」為高階毒品,否則恐怕將朝令夕改,有損法律與政策的安定。

然而,這樣就真的足夠了嗎?我們或許可以質疑,一個政策或立法的作成,並不只是科學層面的考量,還必須評估文化脈絡、交易市場,與國內外的政治現實。甚至當許多研究與專家意見顯示,部分藥物(如大麻與LSD)對於人體的傷害性與成癮性皆是低於酒精,在法律上普遍受到高估之時,表面採客觀標準的美國,至今仍然在聯邦政府層級將大麻及LSD並列為第一級管制物質,似也並非對科學量表照單全收,依舊包藏了「社會危害性」的評價【註12】。

legalization of marijuana
wikimedia

而玩味「社會危害性」的意旨,藥物與犯罪具有相關性,這個事實普遍受到認同。在臺灣主流社會當中,有許多人是從未接觸藥物,但「毒品導致家破人亡」可說是大眾對於毒品既熟悉又陌生的認識。如同大法官釋字第五四四號,即指出毒品成癮將導致「輕則個人沈淪、家庭破毀,失去正常生活及工作能力,成為家庭或社會之負擔;重則可能與其他犯罪行為相結合,滋生重大刑事案件,惡化治安,嚴重損及公益」。

不過仔細檢視下,毒品之害就在於「家破人亡」的悲劇嗎?以「嚴重損害公益」為由,國家就能夠以刑法將吸毒入罪、禁止嗎?背後顯然需要更多論證。

罪無可恕?何罪之有?

前日江春男先生因酒後駕駛,在反酒駕團體喊出「酒駕零容忍」的壓力下,黯然辭去駐星代表。據了解,其當下的酒測值為0.27mg/L,已經超出刑法第185條之3規定0.25mg/L的上限,因而依公共危險罪送辦【註13】。

江春男酒駕
中央社

如此在任何可能的損害發生之前,即認定行為具有犯罪及刑責,刑法學說上稱為「抽象危險犯」【註14】。當立法者以一般經驗判斷,該行為對於受到保護的法益具有高度「一般危險性」時,為了防患於未然而提前採取刑罰的手段;例如酒駕因神智不清,容易導致車禍等憾事,即便在某些狀況下(例如在人跡稀少處)酒駕未必真的會傷害他人,但法律認定酒駕的行為一旦發生就進行處罰。而將吸毒(施用毒品)的行為入罪化,亦是基於這樣的論點:大法官釋字第五四四號即認為,施用毒品容易滋生重大損害,因而將吸毒行為視為抽象危險犯。

不過,抽象危險犯既然提前採取刑罰,那麼成立的基礎正在於「一般危險性」與「傷害法益」的考量,不可在缺乏明確理由之下擴張,否則恐怕是國家對於人民自由的過度侵犯。刑法是一部在「保障法益」與「維護自由」之間求取平衡的法典:以酒駕而言,喝酒本身並不構成犯罪,還必須建立在飲酒超標後有開車上路、對他人產生危險的行為;若直接將「喝酒」立為抽象危險犯,主張「喝酒零容忍」,恐怕是無限上綱。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