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歲少女郭襄的愛情:在還不會恨一個人之前先愛上了,這一愛,就是她的一生

十六歲少女郭襄的愛情:在還不會恨一個人之前先愛上了,這一愛,就是她的一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讀到滅絕師太以一招「黑沼靈狐」擊飛宋青書手上長劍時,想郭襄晚年青燈古佛,空山寂寞,依舊惦記著少年時最快樂的日子,心還是一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先前一直想找機會談郭襄,今天終於抓到空檔。

我一直想藉郭襄來談談仇恨這件事。

或許大家覺得很奇怪,郭襄這人又有什麼仇恨了,什麼人不好挑,為什麼偏要挑她?

確實,郭襄身上沒有什麼仇恨可以談,她幾乎不曾恨過人。書中唯一一次提及她明確恨惡一個人,是在金輪法王(國師)殺死長鬚鬼樊一翁及大頭鬼之後,郭襄當時對金輪法王深惡痛絕。

那是郭襄第一次面對人間的風波險惡,在那之前郭襄所遭遇的人事物都是善良的。然而即便如此,最後金輪法王捨命救了郭襄,相信在小郭襄心中,她對法王最後是沒剩下多少恨的。

我想談的正是這件事。

無論我們去愛一個人或恨一個人,都不是某個瞬間決定了,就不會再更改的。

很多時候我們對一個人的情感,是連自己也說不清的。有人用一生去釐清,有人用一生去相信,也有人用一生全力去恨,有人用一生去懺悔。

愛是一個選擇,仇恨更是。

而「仇」與「恨」說到底還是不同的,仇有時候不是自己的,是人家硬加給我們的。如郭靖之父仇、蕭峰之國仇家恨,這是上輩子的恩怨,是大環境的恩怨,父仇不共戴天,生來如此、別無選擇。

再如楊過之父仇。楊過的父仇很複雜,「父仇不共戴天」是社會給他的概念,但他卻始終不知自己的殺父仇人確切何在。他從未曾有過親生父親的父愛,是以也無從失去。但他卻有先天上的不滿足。

楊過的仇,一半來自環境,一半是個人對人生的不滿。楊過習慣於自憐身世,想像父親是大英雄,其實是在補心中的這塊缺陷。

張無忌的仇更特別。他的父仇是活生生血淋淋發生在眼前的,但他卻沒有選擇去恨。或者說,一個荒島歸來的赤子心,根本還沒學會怎麼恨人。

所謂恨,必定源自某種衝突,而這個衝突不只是人與人之間的,更是人與社會、人與整個世界之間的。一個人對於世界本有某種期待,最後卻事與願違,衝突就產生了。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衝突都必然會產生恨。試看郭襄:她愛慕楊過,但當她意識到這件事情時,她已然注定不能擁有這段感情。

郭襄的愛不是無私的,新三版金老特意強化了這點。

當金輪國師向郭襄述說她愛戀楊過的煩惱必須消除時,郭襄卻在心裡異想天開,想像自己早生二十年,習得無上密乘,然後在終南山邊住下,號稱大龍女。

她想像著命運終於將年幼的楊過送到「大龍女」這,當楊過再遇到小龍女時,也只能視她為小妹子。

當初看這段時初覺好笑,再看心酸。

十六歲的少女愛得真切,人一輩子最美好的感情可能都放在這了。

少年楊過愛上了小龍女,海枯石爛此生不渝,最終終於苦盡甘來。少女郭襄愛上了楊過,從此浪跡天涯,只為了找尋她心裡的大哥哥。

後來郭襄出家了,我們不知道她是不是解脫了。有人一直願意相信郭襄自死都無法忘了楊過,我也想這麼相信著。

有時候人難過,也會痛得好好的,清楚感覺自己活著、愛著,畢竟活得比較值得。

郭襄之徒叫做風陵師太,她初次聽見神雕俠之名時,那個地方叫作風陵渡。

那晚大雪紛飛。那之後短短數天,郭襄撐著不願意闔眼。

爾後襄陽匆匆一瞥,那年大哥哥給了郭襄三個大禮。絕情谷底再見一面,襄陽城外楊過獨闖萬軍鐵馬,華山絕頂,良人最後一別。

此後望斷天涯。

只是,郭襄在還不會恨一個人之前先愛上了,這一愛,就是她的一生。

一遇見,就註定一生相思不可解,這不知是郭襄的幸或是不幸。

一樣不知幸抑或不幸的,有些人似乎是從愛裡走出來了,卻學會了恨。李莫愁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李莫愁與陸展元之間的感情,遠比郭襄對楊過來得複雜。

可嘆的是,人似乎經歷越多事,越是不懂得怎麼去愛。

李莫愁是讓人心痛的角色,比起郭襄的透明,李莫愁的狠毒更貼近現實人生,與我們都再近一點。

一生追尋難,找個出口卻簡單。

當人們放棄追尋,找尋一個宣洩的出口,將一切過錯都聚焦於此,仇恨就產生了。

諷刺的是,當我們面對的問題越是模糊不清,越是無可怪罪,一旦找到了聚焦之處,隨之而來的仇恨也更強烈。

可這畢竟兩難。選擇繼續愛著,心可能也繼續痛著,選擇不愛了,似乎不痛了,但仇恨卻從此成了武裝外衣,保護我們不再受傷,心裡卻已是槁木死灰。

人若入仇恨之中,永遠是人間最大的悲劇。

李莫愁用一生恨一個人,郭襄用一輩子愛一個人,到底誰比較快樂,我實在說不上來。

可人最擔心的也許不是痛苦難過,而是毫無樂趣、毫無生趣。

郭襄固然讓人心疼,但她與楊過相處的短暫歡愉,卻足夠告慰她一生。李莫愁一般讓人同情,但她的生命似乎再也想不起那些曾經美好的事。

美好畢竟是會逝去的,越是想留住,就越會溜走。但有時候決定某些事情是否美好的,往往不是當時候的自己,而是往後的日子我們怎麼憶起這段時光。

如李莫愁這般,無論她當初與陸展元再怎麼相愛,日後剩下的也只有滿滿的怨毒。

《倚天》第一回回目是「天涯思君不可忘」。而整部倚天,卻再也見不到如郭襄如此晶瑩純粹的愛情。唯獨小昭孤帆遠影、蛛兒天涯癡迷差相彷彿,但畢竟不如了。

讀到滅絕師太以一招「黑沼靈狐」擊飛宋青書手上長劍時,想郭襄晚年青燈古佛,空山寂寞,依舊惦記著少年時最快樂的日子,心還是一揪。

那一年楊過攜了郭襄之手,以絕頂輕功從深林黑沼上呼嘯而過。

郭襄聽聞一燈大師千里傳音,問楊過如何。楊過說這功夫難,如妳這般聰明者,也要到好老好老以後才能練成。

郭襄心喜,問楊過是否覺得她聰明。

楊過沒有回答。

女孩不知道有一天她會老,她那時候不知道。

女孩也不知道此後一生她只學會愛一個人。

只是人一生相遇已是千難萬難,若得愛上一回,又何憾之有?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地表最強國文課沒有之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