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王鬥庭長遭拔除,5大論證反駁:真的不是「政治清算」!

馬王鬥庭長遭拔除,5大論證反駁:真的不是「政治清算」!
Photo Credit: 象心力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她真的是因為不適任而被拔除,這一次司法院嚐到了被外界「冤判」的滋味。

作者:黃越宏

王金平開除黨籍案一審承辦庭長張瑜鳳,因為在6月16日遭到司法院人事審議委員會表決,以7:4的票數,通過「不適任」庭長,消息一出,媒體名嘴和立委諸公一片譁然,咸認是政治清算。

(相關閱讀:高院今日再審王金平黨籍案 判王勝訴庭長遭拔除

然而,一、二審法院了解內情的人士,絕大多數不能認同這些「媒體名嘴」和「立委」的看法,普遍認為只是「單純的不適任」,未有任何對張瑜鳳進行「政治清算」的成分在內。

何以落差會這麼大?

又,為何法院裡頭的法官「自己人」也都認為只是很「單純」的一個人事免兼案,沒有任何清算成分?

根據持「單純不適任」看法的法官們分析,有下列多種事實及論證,可以反駁「政治清算」的看法:

反駁一:庭長張瑜鳳,因為判王金平有利,所以遭到清算?

其實,事實上,正好完全相反,在王金平一案中,張瑜鳳的法律見解,並非「主流派」,而是「少數派」,也就是說,張瑜鳳的法律見解,是對王金平不利的,是對國民黨有利的。

這一個事實,單單從合議庭的「評議次數」即可看出。

內行人說,若是三位法官的見解一致,那「一次評議」就可完成,不用再進行第二次或是第三次的評議。

結果,王金平假處分案在張瑜鳳當庭長時,評議至少是兩次以上!

由此可見,張瑜鳳在該案的「法律見解」,屬於「少數」見解,並非司法界的「主流」見解。

Photo Credit: VOA CC0

Photo Credit: VOA CC0

王勝訴 並非她功勞  輿論誤會 錯予同情

司法界對王金平案的「主流」見解,多數是採「同意定暫時狀態」,張瑜鳳則是持不同見解,最後,合議制之下,她只有乖乖服從多數。

從法律見解及立場看來,張瑜鳳絕不是「政治清算」的對象,真的要進行「政治清算」,應該也是另外兩名法官(受命、陪席)才對。

反駁二:挑王金平案二審開庭前的時刻,拔掉張瑜鳳的庭長,含有警告意味?

事實上是,人事審議委員的「開會時間」,與王金平二審「開庭時間」非常巧合的撞在一起,和「政治警告」或是「政治清算」一點關係也沒有!

巧合的原因在於:七月份必須要開始作業全國司法官員人事大調動,因此,六月底以前,全國各地法院的「庭長缺」必須全面確定。

法院的職缺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一個職缺一個人事安排;庭長有沒有出缺,關係著未來調升庭長的人事作業「名額」,因此,人事審議委員會的日程安排,就是在六月底,與王金平案二審開庭的時間撞在一起,真的是純屬巧合。

如果為了避免聯想,反而去調整人事審議委員會的「開會時間」,或是去讓王金平案改期開庭,那才是真的政治考量,才是真的有鬼。

巧合就巧合,沒有見不得人的事,不需要特別閃躲。

反駁三:這次庭長連任案,列名討論的名單,一審有28位庭長,二審有6位庭長,總共多達34人,為何就只有張瑜鳳一人被免兼?這不是清算,那什麼是清算?

真正原因,並不是只有張瑜鳳一人「被議決不適任」而免兼庭長,是因為只有張瑜鳳一人「適用免兼庭長」的討論條款!

Photo Credit: OpenClips CC0

Photo Credit: OpenClips CC0

真有問題才遭提出  票決結果:不適任!

庭長人事案之「正常流程」,是必須先有「消極資格」出問題,接著才有「積極的票決」。

也就是說,在34位一、二審得以連任的庭長中,只有張瑜鳳一人符合司法院頒布的「法院庭長任期調任辦法」之第七條第一項第三款的「上級法院法官考評不適任比率超過40%者」得經人事審查委員會決議,不予連任的問題。別人都沒有。

張瑜鳳就是因為符合該「消極資格」,才被提出討論,最後,並經表決才通過。

若表決不通過,她還是可以連任,但她並未獲得「半數」人事審議委員的認同或支持。依法,只要半數支持她就可連任,不需「過半」,但她連「半數」都未達到(7:4)。

張瑜鳳是符合上述兩道手續,才被免兼,其他33人都未出現上述條款適用情形,她是唯一一位適用者。

免兼庭長必須要「消極資格」與「積極表決」同時到齊,才能免兼,現行人事作業,已經很難動手腳讓兩道手續同時到齊。

就是洪英花庭長免兼案,目前正在訴訟的爭執點,也是屬於「未經合法考評程序而評定」(即:「消極資格」部分之成立有爭議),與張瑜鳳經「合法考評程序而評定(消極資格之成立無爭議)」完全不同。

這一點,張瑜鳳並不爭執。

反駁四:張瑜鳳的不適任庭長案,不只二審法官考評高達有40%以上,認為她不適任,就是台北地院同仁的考評,她的不適任百分比,也是比其他庭長來得偏高。

根據了解考評分數的人士透露,同屬一審的庭長被同仁考評時,不適任的百分比多數是「個位數」。也就是說,同仁之間,如有不適任票的出現,也都只是極少數的比率。但是,張瑜鳳的同仁考評百分比(不適任),卻是「兩位數」,顯見她的不適任指數,和其他33位庭長對比之下,她確實是偏高的。

有參加過人審會的委員私下表示,委員投票的心裡傾向是,不認識的法官,不會主動投不適任票,應該是有所了解(如看過其判決書),才會投下不適任票,不適任票不會無緣無故亂投。

言下之意,委員投票心理是有所本,才會投不適任票。

反駁五:張瑜鳳主持行政會議,似乎擺明要「修理」洪英花的研究報告。

張瑜鳳的修理動作,有人解讀是為了要討好上層,因此,上層不可能故意修理她。

台北地院法官洪英花,和司法院長賴浩敏之間,為了「免兼庭長」一案,現正在高院進行侵權及國家賠償官司,雙方正在纏訟酣戰中。

去年,洪英花法官撰寫了一份法律研究報告,主題是有關「憲法大法官任期交錯制度下,賴浩敏院長的任期有無違憲」之探討;今年六月間,張瑜鳳主持台北地院研修報告之評審時,很奇怪的特別提出一「議案」,「質疑」並經討論及表決,謂:刊登洪英花研究報告的刊物(法治時報),是否為全國性刊物?是否符合進修辦法之條件?

張瑜鳳以主席身分,提出該質疑,令與會法官很是訝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