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話語權」護航李天柱?言論自由不是場「先搶先贏」的遊戲

用「話語權」護航李天柱?言論自由不是場「先搶先贏」的遊戲
Photo Credit: Jennifer Moo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我們總把批評歧視性言論當不尊重不同意見的表現,更無法消弭社會上的歧視與偏見。真的在乎多元,更應打破「弱勢者獨裁」的謬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里歐(政大法律系畢業,現為東吳大學法研所碩士生,理論上應該認真準備國考與做研究,但花太多時間看一些有的沒的書與電影,睡前才後悔自己進度又落後,隔天再如此反覆循環下去;尺度很大,什麼議題都能(想)聊。)

近日有不少關於性別(向)議題的驚人語錄,造成網路上激烈的論戰。

首先是服裝品牌Vieso貼文表示男性的「尿痕」可能有衛生上的疑慮,因此他們不讓男性顧客試穿女性品牌,緊接著又陸續po出第二、三篇文,無論是內文或是留言都(大方的)表明自己擁護刻板印象;除此之外,昨晚在金鐘獎的頒獎典禮上,李天柱更表示「同性戀會造成人類滅絕」,立刻造成網路上大家瘋狂轉發。

隨著自然科學的進步以及多年來的辯論,那些試著把歧視正當化的陳腔濫調(例如「避免生育率下降、人類滅亡」「同性伴侶沒有能力撫養小孩」等)都是可以輕而易舉的被反駁的;而關於Vieso以及李天柱的發言內容,已有許多文章指出其不當之處,本文不再贅述。這裡想討論的是在後續的回應中,有些人試圖把那些為弱勢發聲的人營造成「獨裁者」形象的怪奇現象。

那些替Vieso或李天柱護航的人們,不是去支持、補充他們的論證(也許他們也知道支持什麼「人類滅絕說」之類的會馬上被打臉),而是開始從「言論自由」的角度切入,認為「他們難道沒有表達自己言論的自由嗎?」「你說我們歧視,你不尊重我們的言論我們也覺得被歧視阿!」「只有同性戀有人權,異性戀就沒有權利嗎?」;甚至Vieso老闆在粉專上驕傲地表示「我擁護的是真正的自由,而不是打著性別平等口號的專制」,也獲得不少顧客的青睞。

這些在論證上當然不是對的,不過此類論調卻同時也是十分具有感染力、不容小覷。一方面現今社會強調多元觀點的併存,因此任何行為舉止只要被冠上「不尊重言論自由」的大帽子,就很容易被大眾所唾棄。二來是這類的言論道出部分民眾壓抑許久的相對剝奪感,認為自己的話語權被剝奪,自己才是被歧視和壓迫的那群「多數的弱勢者」,也難怪川普大言不慚的在許多公開場合發表貶低女性的言論,會被許多美國民眾視為是「誠實」的表現而非「歧視」。

所以這種論述到底錯在哪呢?首先可以確定的是,既然我們都享有言論自由,如果有人發表歧視性的言論,我們當然可以批評,而對於批評也可以再加以辯駁,例如李天柱說同性戀會造成人類滅絕,我們拿科學文章反駁他的觀點,它們也可以對我們所提出的科學資料提出質疑,但如果對於批評的辨駁是說「批評我=不尊重多元意見」會很奇怪,因為當你有說話的權利,我們也有!

這種邏輯無非是把言論自由當成一種「先搶先贏」的遊戲,今天你先發表意見就是在行使憲法賦予你的權利,我們後對於你提出質疑就是我們小鼻子小眼睛、無法包容你的言論。事實上,應該不會有人會真的相信「言論自由=愛講什麼就講什麼=都不能批評」這種邏輯,若是有人在公開場合用「恐龍妹」「肥宅」等字眼批判他人的外貌,大家還會認為這只是他們的言論自由而不該有所批評嗎?

大家每天都在對於各類議題進行批評論戰,為何偏偏對於性別、同志等關於弱勢族群的議題只要我指控你的言論有歧視意味,就要被貼上不尊重言論自由的標籤呢?甚至對一些明顯帶有歧視意味、或以錯誤資訊誤導大眾的言論提出批判,不但不會有上述獨裁的疑慮,反而有助於打造一個真正能容納多元的社群。

歧視性言論不是展現多元價值的有效方法

今天對於「同性戀會造成人類滅絕」此類荒謬言論如果我們選擇默不吭聲,僅以一句「這是他的言論自由」帶過,我們固然可以博得尊重不同意見的美名,但若因為無人對此提出質疑而使得更多民眾信以為真,最後造成的結果卻是同志族群再度被邊緣化、汙名化,使得我們離一個容納多元的社會更為遙遠。

言論絕非單純的資訊交換,它會影響一個人的思想、進而轉化為他的行動,最後每個人的行動會一起形塑成我們所共同生活的社群;因此我們必須思考,到底什麼樣的言論才能真正有助於打造一個兼容並蓄、容納百川的社會?

the-lovers-1928(1) crop
Les amants (1928), Rene Magritte

確實,今日有許多關於女性主義、同志權益的社群、文章在網路上蓬勃發展,喚起了部分民眾對於這些議題的關注,甚至我們常常在網路媒體的上看到發表歧視言論者被洗臉的慘樣;但這同時也製造出一個假象,好像他們的權益都被看見了,反而是那些歧視者變成了被宰治的多數弱勢。但如果回歸現實,觀察他們的社會地位與受法律保障的程度,我們會發現,才怪,歧視根本一直都在。

不管網路上的筆戰打得再漂亮,現實中在性侵事件會被指責的仍是女性,在校園中會被霸凌的仍是那些性別氣質與社會期待不符的人,而結不了婚、甚至只要在公開場所牽手就會引來側目的仍是同志。

要消弭社會上的歧視與偏見,我們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尤其當我們認為批評歧視性言論是種不尊重不同意見的表現,這段路程就更是遙遙無期了,因為歧視最可怕的問題在於:大家都認為自己沒有歧視,因此也沒有人受害。如果真的在乎多元,更應對於那些反多元的言論進行批判;消弭歧視的第一哩路,就從打破「弱勢者獨裁」的謬論開始吧!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