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反軍冤案 洪慈庸提設「軍事可疑事件調查委員會」

平反軍冤案  洪慈庸提設「軍事可疑事件調查委員會」
Photo Credit: 林昶佐 Freddy Li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洪慈庸表示,平反軍冤不僅是要為受害家屬要回公道,也是還原真相,「促進轉型正義不可缺漏的一塊拼圖」,這兩部草案今天起就會展開連署,呼籲立委不分黨派,能共同簽署,支持軍中人權與轉型正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報導,時代力量立委洪慈庸與林昶佐今(12)日上午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洪慈庸表示,過去軍中冤案常因證據保留困難與司法追溯時效的限制,經常受到阻礙,為了讓陳年軍冤案件有重啟調查、平反的機會,因此提出「軍中可疑事件調查及賠償條例」草案及「軍事可疑事件調查委員會組織法」,將在行政院下設置獨立專責的調查單位「軍事可疑事件調查委員會」。

自由報導,洪慈庸表示,行政院曾於2013年洪仲丘事件後,啟動任務編組的「軍冤會申訴委員會」受理軍冤申訴,但一年屆滿即解散,家屬長年只能靠自己四處奔走。但若法案三讀後,新成立的調查委員會將會受理過往軍中發生的死亡、失蹤可疑事件的申請調查,以及判定為不當處遇之後的賠償、道歉申請等措施。

林昶佐說,過去他在立院國防委員會溝通人權狀況,認為要期盼軍方主動改革較困難,盼此法案能儘快進入委員會討論審查;無論是時力的版本、或是顧立雄提出的版本,都可以進到委員會審查,完成最妥善的版本,落實人民期待的改革。

NOWnews報導,洪慈庸指出,「軍事可疑事件調查委員會」屬於獨立調查機關,其職權範圍為設置於行政院下,獨立行使調查權、主動調查1999年以前軍事法庭判決案件、受理「可疑事件」調查之申請、「不當處遇」之認定及後續處理。至於「可疑事件」的適用範圍,包括服役期間死亡、失蹤、因服役導致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軍審制時期,經軍事法院判決確定之案件、國軍尚無救濟管道時期發生之處罰案件。

針對服役者遭受「不當處遇」的情形,將有:將案件移送檢察機關調查,或者另案偵查、聲請再審,或提起非常上訴、撤銷不當處罰之決定、辦理賠償金申請、認定及發放事宜,及受理回復名譽申請,要求政府道歉等處理模式。洪慈庸表示,平反軍冤不僅是要為受害家屬要回公道,也是還原真相,「促進轉型正義不可缺漏的一塊拼圖」,這兩部草案今天起就會展開連署,呼籲立委不分黨派,能共同簽署,支持軍中人權與轉型正義。

ETtoday報導,出席記者會的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胡博硯也補充,除了在軍審制時期被判決確定但認為有冤者外,在2002年《國防部組織法》修正前,軍中無不當處罰救濟管道,因此條文中也特別指出,2002年以前受上級長官處罰的案件,也涵蓋在本條例的適用範圍中;同時,考量民國1999年軍審制度改革前過於封閉,甚至有竄改判決結果之陋習,因此委員會也應針對1999年以前的軍審判決案件採取主動調查。

洪慈庸下午在臉書貼文指出:

洪慈庸 國軍自殺身亡

Photo Credit: 洪慈庸

洪慈庸 國軍自殺 志願役

Photo Credit: 洪慈庸

洪慈庸 國軍自殺

Photo Credit: 洪慈庸

國軍自戕事件頻傳,檢討心輔制度、改善軍中環境,是我們必須嚴肅面對的課題,在今天國防外交組的總質詢中,我也再次強調這件事。附圖是我今早使用的資料,也傳上來和大家分享。

今年截至9月已經累積21起自戕案件,過去17年來自殺身亡者更多達430人。即使自傷人數隨著近兩三年隨著兵力縮減而跟著減少,但比例卻不減反增。細看今年國軍自戕事件,在21起案件中有將近一半的人是志願役,而因為工作壓力過大而自傷者,全數都是志願役。

上述的各種現象,除了點出政府募兵廣告與現實的巨大落差,也提醒我們必須檢視軍中的心輔制度是否出了問題?

我們曾接過許多人反應,在軍中如果壓力大、情緒低落而求助心輔單位,往往會發現輔導的心輔官也正是自己的上級長官,反而增加了求助者的壓力。在這兩年41起的自戕案件中,曾求助於心輔單位的僅有5位,等於其他的36件心輔體系完全沒有掌握。

針對這樣的狀況,今天我也向馮世寬部長提出建議,應擴大引入民間社福、諮商專業的資源。感謝馮部長願意接納意見並執行,而我也必須一再提醒,每一個生命的逝去都是社會最嚴重的損失,我們得竭盡所能避免憾事再度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