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彈琴、學畫畫、學芭蕾、學書法:到底是誰的興趣?

學彈琴、學畫畫、學芭蕾、學書法:到底是誰的興趣?
Photo Credit: Anthony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喔,我覺得你學習能力非常強,所以我決定讓你繼續學。」我強詞奪理的彎顯然轉得並不漂亮。「可是你說讓我自己選擇和決定的。」我的情緒管理器在女兒說出那句話之後開始失控了 ─「你幾歲?可以決定什麼事情?」

我一直希望女兒們可以學習一項才能,例如芭蕾、書法、鋼琴等,這些才能在我眼裡都非常國際化啊,在大女兒進入小學後,這個念頭開始像每天必響的鬧鐘,每天都在心裡叮鈴鈴,我開始收集相關資料:課程介紹,師資陣容......經過畫叉打勾的評比留下了畫畫與鋼琴。

我先坦白,我對畫畫沒有興趣,反倒是先生在我孕期的時候常給肚裡的女兒畫畫,先生的畫風簡單,幾筆速成,卻生動有趣,不知是胎教的影響,還是女兒遺傳自爸爸,她拿著畫筆頗有架式,對各種顏色的調和也非常得要領。

但身為媽媽的我,心裡一直都有鋼琴夢,小時候參加合唱團時,領唱的老師彈得一手好琴,長長的手指落在黑白的琴鍵上宛如一幅畫,而因為家庭條件的限制,我從小並未能如願學習彈鋼琴,如今家有女初長成,讓她學習鋼琴的大好機會來了!

在「畫畫」和「鋼琴」的拔河之中(根本就是毫不猶豫),我選擇了後者。但我們家庭向來都是民主的呀,我不能擅自作主吧?但是女兒向來有主見,我要怎麼才能讓她如我的願呢,我非常狡猾地問女兒:「你要不要試試鋼琴?我覺得學習鋼琴有很多的好處,彈鋼琴的人像公主。」

女兒眼珠一轉:「我覺得畫畫也很棒啊,我比較喜歡畫畫。」

這當然不是我要的答案,我繼續放低姿態:「你知道嗎?媽媽小時候很想學鋼琴。」

「可是我想學畫畫。」女孩的表情比我更顯楚楚可憐。

這個局勢對媽媽大不利啊!她可憐的樣子讓我心疼了,但是我不能妥協,為了圓我兒時的夢想,我一定要堅持!

看來必須跟女兒鬥智,我告訴女兒:「我覺得這兩個才藝都非常棒,我可以幫你報名試讀,你先去試看看,到時候你可以自己決定要學畫畫還是鋼琴。」

「真的?」

當女孩這麼問的時候,我非常誠懇地點頭:「真的!」

我希望女兒就此愛上鋼琴,幫我完成兒時的音樂夢想,我以「民主」的方式讓女兒去試讀,但我接下來的舉止可絲毫不民主;我擅自作主幫女兒報了整年度的課程(根本不是試讀);擅自搬了一臺鋼琴回家(要讓女兒知道媽媽不可動搖的決心);並沒有幫她報名畫畫(我真的很自私)。

到時候生米煮成了熟飯,嘿嘿(喔,不是,當女兒對鋼琴產生濃烈的興趣之後......),我甚至開始暢想某日我想午睡,女兒悠揚的琴聲飄進了房間,陪伴著我進入夢鄉。

一週後,女兒問我:「媽媽,我鋼琴已經試學了一週,是不是可以去試著學畫畫了?」

「才一週,基本功都還沒有練成呢,你再多學學。」

女兒對我的敷衍並沒有起疑,我雖然也愧疚,但本著「萬事都是為她著想」的自私心態一直安慰自己。

「那一個月後呢,你可以幫我報名學畫畫嗎?」

「當然,當然可以。」我在用拖延術。

一個月飛逝而過,女兒問我:「我鋼琴試學了這麼久,我還是想要畫畫。」

我聽了心頭一驚,決定穩住女兒:「你的鋼琴彈得很棒啊!」

「可是我還是喜歡畫畫。」

「寶貝,你看,媽媽鋼琴都買回來了,媽媽多用心啊,希望你也多用心。」

「可是當初你不是說試學嗎?」

「我有嗎?」現如今,我只能不要臉地耍賴了。

「你有。」連小女兒都開始幫腔說話了。

「喔,我覺得你學習能力非常強,所以我決定讓你繼續學。」我強詞奪理的彎顯然轉得並不漂亮。

「可是你說讓我自己選擇和決定的。」

我的情緒管理器在女兒說出那句話之後開始失控了 ─

「你幾歲?可以決定什麼事情?」

「我現在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

「學鋼琴有什麼不好?有多少人想學還沒有條件,當初我不也是這樣!」

「你怎麼可以這麼不懂事!」

女兒很委屈地哭了,但還是不忘她的畫畫課:「你答應幫我報名的畫畫課,有幫我報名嗎?」

「沒有!」我的回答真是混蛋,我摧毀了女兒對我的信任,但當時的我顧不了那麼多!

女兒默默站著,雙肩聳動著,眼淚一顆一顆湧出來,我想伸手抱抱她,但女孩轉身就走,她拒絕投入我的懷抱。

我的怒意又騰起來,我做錯了什麼?我不過是指引你未來的道路,我不過是希望你可以好好學習一項技能,我,不過是希望你可以承載我兒時的夢想繼續往前!我不要看到她的眼淚,我不能讓自己的心軟!你很有個性是不是,我比你還有個性!

我看著她:「不要哭,擦掉眼淚 ,繼續彈琴!」

女孩一直都很聽我的話,她慢慢挪步走向了鋼琴,淚珠砸在琴鍵上,我不打算妥協:「快一點,彈,從第一課彈到第十課!」

女孩的手放在琴鍵上,音樂斷斷續續地在客廳裡行走,我心裡亂糟糟,聽著她的琴音絲毫感覺不到愉悅,我嚴厲地指責她:「節奏,快一點,手指的位置不對,你到底怎麼回事!再快一點!」

每次上鋼琴課時女兒都如坐針氈,而我總以為,再堅持一下,說不定明天她就會對鋼琴產生興趣。

時間飛逝而過,在我生日那天,女兒以鋼琴演奏了「生日快樂」送給我,我很感動,覺得這段時間的嚴厲總算得到了回報,正當我矯情地準備流淚時,女兒突然走向我:「媽媽,我準備了生日禮物給你喔。」

這首歌不算是禮物?我心裡很納悶。

「這個禮物是我精心準備的!」女兒開心地從書包裡拿出一張卡片:「這張卡片是我親手做的,裡面的畫是我自己畫的喔。」

認真向老師學習琴譜,每天偷練的鋼琴曲生日快樂之歌稱不上禮物?而她精心的一筆一畫,如此鄭重其事,在她眼裡才稱得上禮物。

我頓時明白,鋼琴與畫畫在女兒心中的分量。

我問女兒:「你喜歡畫畫還是彈鋼琴呢?」

「畫畫。」女兒答得不假思索,但隨後她又補充:「鋼琴也喜歡。」

「為什麼喜歡鋼琴呢?」我問。

「因為媽媽喜歡。」

因為媽媽喜歡。六個字,字字分量沉重地砸在我的心上,我開始認真地反思,過去幾個月,我有多麼混蛋!有多少父母跟我一樣?將兒時未能達願的一些藝能強行塞給下一代,逼迫他們幫我們打完自己曾缺席的這一格?

更可悲的是,我打著「民主」的旗號,卻綁架了她的決定權。

我誠懇地向女兒道歉:「媽媽不該擅自決定你的喜好,你喜歡畫畫,那要加油嘍。」

我履行了自己的承諾,幫女兒報名畫畫班,女兒在得知這個消息後興奮地抱住我:「媽媽,是真的嗎?我好愛你!」

此後,家裡雖沒有再聽到琴聲,但是歡笑聲卻更多了;而女兒在畫畫的課程中,從來都沒有讓我有當初逼她學鋼琴時那種無可遏制的怒意,她甚至還會告訴我色彩的顏色要怎麼調才會更飽滿好看,我們母女的心也因此更緊了。

我們愛孩子嗎?得到的答案一定是:愛。

而我也相信,每個孩子都有屬於她的特質與強項。

在給孩子選擇興趣的時候,不妨用心想一想,她的專長是什麼呢?既然我們愛她,就給她選擇興趣的空間,並給她決定的權利,這才是真正的 ─愛。

書籍介紹

《聽孩子說,勝過對孩子說》,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王雙雙(作者、編劇。江蘇人,現居臺北)

傾聽,除了用「耳朵」,更要用「心」。

以同理心站在孩子的角度,可以快速地抓住他們想要對你透露的「關鍵字」。

有多少家長是以「藉溝通之名,行說服之實」的呢?

請記得:「傾聽」的最終目的,不是「說教」,更加不是「批評」,而是──「理解」。

只有透過傾聽,我們才能看見孩子的內心世界,看見孩子們內心的缺失,抑或見證孩子們因為你給予的愛,內心變得更加豐盈飽滿。

聽孩子說正封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