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前總統登盛:走向民主,是獨裁者退場之計還是真心推動改革? 

緬甸前總統登盛:走向民主,是獨裁者退場之計還是真心推動改革? 
Aung San Suu Kyi, left, Vice presidents Henry Van Thio and Vice presidents Myint Swe, right, attend the handover ceremony from outgoing President Thein Sein and new Myanmar President Htin Kyaw at the presidential palace in Naypyidaw on March 30, 2016. Htin Kyaw, a trusted friend of Nobel laureate Suu Kyi, took over as Myanmar's president Wednesday, taking a momentous step in the country's long-drawn transition toward democracy after more than a half-century of direct and indirect military rule. (Ye Aung Thu/Pool Photo via A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葉赫跟其他人一樣也因登盛就職演說的坦率而感到錯愕。 一位不願具名的資深官員也證實了登盛在改革上的個人貢獻。總統「是真心想推動改革的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理查.考科特

本文為系列文章,上篇請見:改變緬甸的重要推手:「緬甸出路」創辦人奈溫茂

雖然「緬甸出路」對於自身的工作相當在行,不過政府內假使沒有人接收它的訊息,它的 努力不會有結果。確實,在瑞曼表示興趣之前,沒有人敢說政府資深高層裡有人確實想進行真正的變革,不管這變革有紀律與否。

不過一旦瑞曼出面,顯然他的同僚裡有些人也在為緬甸的貧困與孤立尋找出路。這些人並不多,但足以啟動一個進程。最重要的,而且令人跌破眼鏡,改革者竟是丹瑞欽點的總統接班人登盛

登盛在2010年新選出的國會裡,經由占絕大多數的軍方人士正式投票而當選總統,並在2011年3月就任,且很快就證明人不可貌相這句俗諺。登盛略為駝背,戴眼鏡,柔弱而說話溫和,與身材魁梧一副凶神惡煞的丹瑞呈鮮明對比,登盛完全不像將相之人,但確實官拜將軍。

同樣的,從登盛過去資歷來看,也完全看不出他是歷來統治緬甸的軍事強人那一型。他在軍中唯命是從,逐級高升,後來被任命將軍和總理,最後在2007年被丹瑞欽點為接班人。然而走馬上任後,他一連發表三次備受矚目的演講,顯示出他和之前的歷任總統大相逕庭。

這些演講包括他在2011年3月30日在新國會的就職演說,他對新政府各部會首長的演說,以及對「邊境地區與全國民族中央委員會」(Central Committee for Progress of Border Areas and National Races)發表的演說。

一如緬甸專家李察.霍塞(Richard Horsey)注意到的,這些演講由國營媒體全程轉播,目的是要盡可能讓更多的緬甸人民聽見和思量。不只是一口氣說出照例要說的林林總總虛造的豐功偉業,登盛破天荒表明,緬甸處境極為嚴峻,很多人不支持政府。

他承認國家陷入赤貧、貪汙猖獗。再者,為了將這一切導回正軌,他主張政府現在必須和民間「宅心仁厚的政治勢力」― 顯然指的是全民盟― 合作。他承認,政府也必須謀取國際組織― 譬如令它反感的外國非政府組織― 的援助,來「改善人民的社會經濟狀態」。一連三次出擊,登盛終結了四十餘年來官方的誆騙、遁辭與空話。「緬甸出路」這類組織裡的人士馬上注意到了。美國人也察覺到政治氛圍起了變化,急於在這個時間 點上與執政當局展開新的對話。

Thein Sein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登盛總統的這些談話坦率得非比尋常,甚而勇敢,但他為何在這特殊的時間點直言無隱仍 令人捉摸不透。他表述這些談話時已經六十好幾,他是否始終深信一些事,只不過在官僚體系裡逐級上爬的過程深藏不露?身為丹瑞欽點的接班人,他是否得到丹瑞首肯,得以承認先前掌政的強人本身的這一切失敗?可以確定的是,丹瑞似乎從未駁斥他接班人的所言所行。

我們只能推測,前獨裁者默許了辭令和政策的重大改變。說不定這兩人之間有協議,只要登盛發誓不追殺前總統及家人或要他們頂罪,就像奈溫的下場一樣,他就有總統的實權可以放 手處理一切。

從這一點來看,儘管登盛表面上一派率直坦然,他仍像個謎。登盛出生於伊洛瓦底江三角 洲某村莊的貧苦家庭,因此他想必比軍中高層那些富有的同儕更了解緬甸民間疾苦。最重要 的,他可能也深知,軍政府的倒行逆施使得民不聊生。

確實,他在首度總統演說裡最令人動容的段落裡談到:「有很多人民仍在對抗貧窮,他們過著僅能糊口的生活,還有很多人失業。」除了特別關心緬甸的貧窮問題,據說登盛也清廉得出奇。在坐上大位的一路上,他從沒有 靠政治關係中飽私囊,就目前所知,也沒有和貪腐的毒品及寶石交易有所牽扯,儘管他曾在撣邦駐紮多年。YouTube上從未有登盛家人奢華地辦婚禮的錄影。

至少在性格上,他似乎不可思議地絲毫沒有沾染到他周遭大多數人的自私、殘暴和不人道的氣息。 難道這就是丹瑞相中他的原因?我們永遠不得而知。登盛肯定熱切閱讀「緬甸出路」談論經濟改革與重建的文章,難能可貴的是,他樂意聆聽任何人提供的建設性建言。這樣的作風同樣的與偏好在周圍盡是阿諛奉承、唯唯諾諾者的閉鎖世界裡穩穩當當過日子的前任者大為不同。

最重要的是,一如新總統在就職演說裡提到的,他本人願意謀取翁山蘇姬的協助來改變緬甸,而且為此對她做了讓步。在這件事上,他採取的態度和丹瑞完全不同。有些人推測,丹瑞之所以對翁山蘇姬深惡痛絕,很可能是出於嫉妒。在丹瑞的認知裡,他才是為緬甸帶來民主的人,他對翁山蘇姬站出來爭取民主而獲得全球矚目非常惱怒。

Myanmar Politics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確實,丹瑞這殘暴的軍事獨裁者究竟何以要瓦解― 即便是以有限而管控的方式― 他自 己構築出來的中央集權統治,一般有諸多揣測。他的施政釀成經濟大禍,他也許是想做出德政 善績,讓翁山蘇姬相形失色,也可能是為了2007年對僧侶大開殺戒贖罪。不過最有說服力 的論點,是他不想落得和前任奈溫或他家人同樣的下場。

奈溫在1988年卸任後,有一段期間仍在幕後呼風喚雨,但在1990年代末與當局鬧翻,並在2002年軟禁期間於屈辱中過世。此外,奈溫眼睜睜看著家人被指控密謀推翻政府,遭逮捕入獄,甚至判處死刑(儘管後來都獲釋)。

印尼強人蘇哈托總統在1998年大規模群眾示威暴動中被迫下台一事,據說也令丹瑞深感其擾。就這個論點來看,丹瑞之所以策劃這項變革工程,主要是為了終結可輕易追殺下台總統的中央集權獨裁統治。簡而言之,緬甸的新民主是這位獨裁者的退場之計。

倘若真的如此,這計策奏效了。丹瑞目前持續住在奈比多,從很多方面來看他堪稱全身而 退。他的後繼者完全不去打擾他,就連一般認為會大力譴責他違反人權和貪汙舞弊的全民盟, 也放過了他。他絕少再公開露面。毫無疑問,登盛在政府高層做出了巨大的改變。就連行政官僚系統內支持他理念的人,也沒料到他接任總統後會改革得如此快速。他的盟友同時也是後來的新聞部部長葉赫(Ye Htut)向我承認:

改革的速度之快令我訝異。那完全看總統怎麼做,我們都大吃一驚。我們處在中央集權的體系裡很多年,所以不知道如何改變。(登盛)當選時我們很高興。我們知道他會進行改革,但以為他會先花個一、兩年鞏固權力,事實上他在三、四個月後就開始著手了。

葉赫跟其他人一樣也因登盛就職演說的坦率而感到錯愕。 一位不願具名的資深官員也證實了登盛在改革上的個人貢獻。總統「是真心想推動改革的人」,他告訴我,「縱使有些閣員不願意改革」。登盛特別關心脫貧計畫、農村發展以及他在就 職演說裡提到的議題。我這位友善的官僚正參與這類議題的一項計畫,該計畫呈報給總統後不 到三個星期就核准下來,這在緬甸龐大笨重的官僚體系裡可謂快得出奇。不過他也提醒說,「如果總統不支持,計畫就動不了。」

相關評論:向仰光自由鬥士致敬:他是「阿偉」,是凡夫俗子卻成為對抗國家的小彈弓手

本文摘錄自《變臉的緬甸》,馬可孛羅 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作者理查.考科特曾任《經濟學人》東南亞通訊員。不同於坊間描寫緬甸的書,多著眼於緬甸的政治、歷史、民族和文化,且受限於一定的時間框架內,《變臉的緬甸》試圖以深入淺出的筆法,將訪談放入歷史與政治的脈絡中,全景式地述說緬甸的過去與未來。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