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住民姊妹發行《我並不想流浪》專輯:到底台灣是最熟悉的陌生人,還是最陌生的自己人?

新住民姊妹發行《我並不想流浪》專輯:到底台灣是最熟悉的陌生人,還是最陌生的自己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流浪」對移民而言,並非天真浪漫的憧憬,而是漂泊離散的現實。許多姊妹們無論是否已在臺灣落地生根,卻仍擺脫不了「外籍新娘」的標籤,以及被看作外人的質疑眼光。於是,姊妹則從15年前開始唱出自己的故事。

文:曾婷瑄

新住民姊妹與關心移民權益朋友都耳熟能詳的「南洋台灣姊妹會」,今年底即將推出一項具有社會意義的計畫 —《我並不想流浪/ Drifting No More》發聲專輯,一張由新住民姊妹參與創作且親自演唱的音樂專輯。

其實,姊妹唱出自己故事的契機早在15年前就已經開始了。當時,交工樂隊的《菊花夜行軍》專輯裡,收錄了一首由參與「美濃識字班」姊妹們親自吟唱的〈日久他鄉是故鄉〉。歌詞「天皇皇,地皇皇,無邊無際太平洋;左思想,右思量,出路在何方」,從越南姊妹黎氏玉印口中唱出,多了一分真實的哀愁與無垠的思念。這首歌一直陪伴著姊妹們一起上街頭抗爭,以及每次相逢團聚的時光,一聽一唱,姊妹們的眼淚總不自覺的流下。交工樂隊也因為這張專輯拿下第十三屆金曲獎最佳樂團獎。

15年的歲月積累,讓姊妹有更多的生命體悟,即將呈現在專輯裡

《我並不想流浪/ Drifting No More》發聲專輯收錄11首南洋台灣姊妹會成立以來的音樂創作,延續〈日久他鄉是故鄉〉以音樂為媒介凝聚力量,將過去散落在戲劇公演、紀錄片中姊妹們創作的歌曲,還有與姊妹們緊密相處、齊心奮鬥的志工夥伴,為姊妹們的故事量身打造充滿生命的作品,渴望與社會大眾分享。

至於專輯名稱「我並不想流浪」,有什麼背後的含義呢?

「流浪」對移民而言,並非天真浪漫的憧憬,而是漂泊離散的現實。許多姊妹們無論是否已在台灣落地生根,卻仍擺脫不了「外籍新娘」的標籤,以及被看作外人的質疑眼光。到底台灣這塊土地,是最熟悉的陌生人,還是最陌生的自己人?「他鄉何在?家鄉何在?背負著『他者』的苦難與被排擠的不甘,姊妹們能否不再流浪?」專輯企劃稚璽說道。

由新住民姊妹參與作詞的專輯,刻畫了移民來台奮鬥的不同面向:從描述移民姊妹遠嫁來台的處境以及展望,如〈姊妹的夢想〉、講述新移民女性因身份喪失而不得不和孩子分隔兩地的痛,如〈早安媽媽〉、描寫姊妹站上街頭倡議修法心路歷程的〈爭〉,到刻畫新住民姊妹平凡卻珍貴母子之情的〈大人小孩說〉、以及由泰國及印尼傳統歌謠改編的外語歌曲〈姊妹頌〉及〈依依戀情〉。姊妹會也請來曾獲華語金曲獎「年度十大金曲」殊榮的陳永龍老師作專輯顧問,教導姊妹發聲與專業歌唱技巧。

2016-09-21_17-22-47-770x174
Photo Credit:南洋台灣姊妹會

每週一次的發聲練習,凝聚姊妹的向心力與行動力

姊妹會執行秘書,原籍泰國的雅青表示:「在參與專輯製作過程當中,看到姊妹們凝聚的力量,有一種像家人的感覺,讓大家共同把這股力量發揮出來,也讓世界看見我們是團結的。」原籍菲律賓的麗清則說:「這些歌詞文字都非常打動我,唱出姊妹的辛酸苦辣。看到歌詞就很容易了解姊妹的一些經歷,所以我覺得真的很棒。而且唱歌的時候,我就會有一些感觸,因為很多地方我也經歷過。」另一位姊妹,來自越南的意涵,則很高興能在每週四的晚上,和姊妹們團聚練歌,聊到正在練習的〈姊妹的夢想〉,她說:「每次聽到歌詞的內容,就會想到自己的夢想,每個人都有的夢想。但姊妹的夢想,卻因為很多因素,讓再平凡不過的想望,變得遙不可及。」

2016-09-21_02-57-47-770x512
Photo Credit:南洋台灣姊妹會

南洋台灣姊妹會透過許多培力,如劇團、紀錄片、讀書會、倡議等,讓姊妹積極參與社會各面向

許多生硬的社會議題,例如國家法令的限制與歧視、大眾的誤解與偏見,都包裝在姊妹用心製作演唱的專輯中,希望用溫柔真誠的嗓音,以及為其量身打造的旋律與歌詞,把她們的故事,帶到你的面前。

2016-09-21_02-50-44-770x513
Photo Credit:南洋台灣姊妹會

拍攝專輯封面。經費不夠進專業攝影棚,但姊妹有的是分享故事的熱情

《我並不想流浪/ Drifting No More》發聲專輯宣傳已經開跑:9月22日(四)晚間8點半在永和將舉辦第一場彈唱 X 沙龍。9月24日(六)南洋台灣姊妹會感恩茶會與南洋小市集,姊妹也會獻唱。姊妹會誠摯歡迎各界好友,不分國籍,一起來參加。兩場活動皆可現場預購專輯;線上預購則很快能與各位見面,最新消息請鎖定《我並不想流浪/Drifting No More》粉絲專頁!

本文獲移人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相聞文章:

實習編輯:張馨云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