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傳千年的「毫芒雕刻」,為何始終無法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

流傳千年的「毫芒雕刻」,為何始終無法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
米雕蔡英文肖像,須以放大鏡才能一探究竟|Photo Credit: 故宮網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早在殷商時期便已開始發展微型雕刻,依技法分類,可分成微雕、微刻、微書、微畫、微塑五種,合稱「五藝」。

文化:毫芒雕刻
保存人:陳逢顯
文:張媛媛、邵璦婷|圖:林俐安

「尺」「寸」之遙 放大鏡下的藝術世界

踏入陳逢顯毫芒雕刻館,映入眼簾的是一排動物圖形的灰白地磚,鑲邊的青苔放肆的流淌在這條小道上,走道邊擺放著零散的藝術品,一塊又一塊的日本黑瓦磚雕吸引著過路人的目光,迎接我們的,是一棟兩層樓的簡單樓房和一場以「鏡」窺天的藝術盛宴。

這裡承載著陳逢顯師傅近四十年來的心血,掛滿了書法、人像素描等畫作,還有坐落各處裝有放大鏡的展示櫃。我幾乎得把臉貼在那些透明的櫃子上,閉上一隻眼睛,才能找尋鏡後微乎其微的渺小世界。

PdDI9Qe
陳逢顯紮起一頭白髮,頗有古道俠義之氣,說起話來氣韻悠長,眼神清澈而溫柔|Photo Credit: 文化銀行

流傳千年的極致藝術 民間工藝與皇帝的玩具

其實早在殷商時期便已開始發展微型雕刻,依技法分類,可分成微雕、微刻、微書、微畫、微塑五種,合稱「五藝」。

當時甲骨文是書寫在烏龜殼上,為了節省空間,字都不會寫太大,龜殼甚至會重複使用。隋唐以後實行科舉,許多考生為了攜帶不易被發現的小抄,常將密密麻麻的文字寫在幾毫米的紙片上,衍生出「微書」,行至明清時期,毫芒雕刻才逐漸走往藝術發展的巔峰。

相傳這些原本散落於民間的奇珍賞玩,在皇帝遊歷四處時被發現,便將這項工藝帶回宮廷,成為宮中珍玩收藏,如故宮珍藏的「多寶閣」即為明、清帝王酷愛的精巧珍品。

清末民初時大規模的戰亂讓這項工藝漸漸沒落,瀕臨失傳的邊緣,目前大部分的毫芒雕刻家大多僅專攻一藝(一項素材),如蛋雕、米雕等等。陳逢顯則靠著多年累積的藝術底蘊和晝夜間不斷的鑽研、探索,好以不同的材質創作,才開創出一片毫芒藝術天地。

KSbtnT7
陳逢顯的微書作品,以日文書寫的金箔微小書|Photo Credit: 文化銀行

雕刻鋼板 鋪下「毫芒雕刻」的創作之路

陳逢顯於1955年出生,台北市人,一場對毫芒雕刻的啟蒙之旅發生在他唸小學時。陳逢顯回憶道,小學時一趟戶外教學參訪故宮,見到了200多年前清代雕刻家陳祖章的傳世之作〈雕橄欖核舟〉,大為驚豔。

雕刻家以古文為題材,在長3.4公分、高1.6公分的橄欖核上,雕出8個表情動態不一的人物、精緻的花窗、以及300多字的〈後赤壁賦〉全文,這種神乎其技觸發了陳逢顯的想像,而在心中埋下了雕刻之夢。

XlsQmbC
清,乾隆二年,陳祖章 雕橄欖核舟|Photo Credit: 故宮網站

他自幼就身懷藝術夢想,喜歡塗鴉,小學時便展現其藝術天分,對於書法、繪畫皆有涉獵,國中畢業後進入稻江美工科就讀。退伍之後進中央印製廠工作,開啟了他不一樣的人生。

在中央印製廠,陳逢顯主要在製版部門雕刻專門印製鈔票的鋼版,有別於一般的藝術創作,「鈔票鋼版」是由許許多多的點所組成,需要非常精細的繪製和無比的耐心。日積月累的訓練加強了他的雕刻技巧,也鋪下了日後「毫芒雕刻」的創作之路。

qeoEr95
陳逢顯從小對書法、繪畫皆有涉獵,長期培養的深厚藝術底蘊,也成為他藝術創作之路上的沃土|Photo Credit: 文化銀行

一沙一世界 收錄世界文學的微小書

陳逢顯回憶起自己在中央印製廠工作時,首次接觸到鋼板、鋼針、微毛筆、放大鏡等工具,突發奇想的在南瓜籽上刻出一幅山水畫,沒想到大受同事的好評,自此之後他開始不斷地嘗試各種不同的媒材,如木、石、棉、金屬等等,一般人不會想到的牙線、縫衣針、甚至是螞蟻的頭,都是他的創作素材。

ItLkZWP
陳逢顯在針頭上的創作,為世界上最小的茶壺|Photo Credit: 故宮網站

作品一個小過一個,陳逢顯也透露,台灣適合的工具很少,大部份都得向國外進口或自己改造,他就曾經為了要寫小字,把日本買來的狼毫毛筆修到只剩一根狼毫!

而成日埋首在微小若塵埃的作品之中,陳逢顯也練就了一身「心靜專一」的好功夫,每每創作前屏息、吐氣、將身心靈調整到最靜謐的狀態,才有辦法在如此微小的世界裡翱翔。

陳顯逢自己最滿意的作品,是他的微小書《唐詩三百首》,當時他將約莫一萬字的總字量刻在只有0.3公分寬的鋼板上,耗時兩年,對眼力及耐力都是非常大的考驗,後續印刷後的裝幀、選紙等等,也讓他吃盡了苦頭。

除此之外,陳逢顯也利用時下新聞、軼聞作為創作題材,例如他的新創作──米雕蔡英文肖像,將蔡英文的畫像繪製在米粒上,須以放大鏡才能細探其精細的畫工和渺小的文字,刻上「謙卑、謙卑、再謙卑」,藝術品頓時變得活潑有趣。

fMOVLHr
米雕蔡英文肖像,須以放大鏡才能一探究竟|Photo Credit: 文化銀行

陳逢顯的多項作品,已可入金氏世界紀錄,但皆以「作品太小」為由,未能錄入。但對現在的他來說,能夠跟世界頂尖的毫芒藝術家共同創作交流,才是最過癮的事。

「作為一個藝術家,要敢於嘗試,把時下很震撼的東西當作創作素材。」這股敢於實驗與創新的自信,仍舊奠基於深厚扎實的藝術基礎。

現實人生的殘酷考驗 後繼無人的工藝

談及工藝傳承,陳逢顯亦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學這個是一輩子的事。」即便有心想學習工藝,也必須熬得過現實的考驗,藝術雖然有深度但卻是殘酷的,沒有基本的生存條件便很難繼續堅持下去。

雖然傳承這項工藝並不容易,但陳逢顯透過自身的力量推廣毫芒和磚雕藝術,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盡其所能好好保存,收藏於館內。世上有這麼一個地方,藏有流傳千年的藝術和無盡的心血。

午餐時間過後,陣陣的菜香稍稍填補了我們飢腸轆轆的肚子。臨走之前,我們四處觀望這片屬於陳逢顯的靜謐藝術天地。

「這些都是我自己親手做的,當初是為了讓孫子認識動物……」我們的目光隨著陳逢顯明亮的話音落在了腳下的金魚石頭上,望向剛才一路走來的「動物」步道,內心掀起了一絲讚嘆。

Uml8dOy
毫芒雕刻館內的「動物」步道|Photo Credit: 文化銀行

踏出毫芒雕刻館,我們好似陷入了磚牆迷宮裡,在曲折的小路中徘徊,望向一旁掛於牆上的裝置藝術,是一塊又一塊的磚雕,默默的凝望著來往的人們和車輛。

本文獲文化銀行授權轉載,原文來自於此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