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驗人與科技的互動:專訪《機器人歌劇》監製Jeff Khan

檢驗人與科技的互動:專訪《機器人歌劇》監製Jeff Khan
Photo Credit:Heidrun Löh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機器人歌劇》裡無預期地出現大量聲響、煙霧、燈光變化等特效,引起觀眾不同的表現和反應,如驚喜、尖叫、歡呼,或驚嚇。有的兒童被嚇哭,有些小孩卻開心地跟機器人玩起來。

文:一郎

擴增實境的手機遊戲精靈寶可夢(Pokemon Go)在臺灣開放下載,眾多玩家在短時間內佔領公共空間,化身為「訓練師」,尋找各地任務,尤其當螢幕出現結合現場實景的虛擬怪物時,趨之若鶩的集體行為,被戲稱為「喪屍」般地盲從移動。這股熱潮方興未艾,遊戲突破封閉的景框,模糊現實與虛擬的界線, 也滲透進日常生活。

近年科技與藝術的結合屢屢翻新格式,今年衛武營藝術祭節目《機器人歌劇》(Robot Opera),正好拋出人與科技互動經驗的議題。這個結合劇場空間和當代藝術的「遊戲」,讓機器人一字排開,成為展演主體,打破劇場單向限制,迫使觀眾「參與」演出,改變了演員/觀眾、主動/被動、主體/客體間的角色,產生令人難以預料的新關係。

《機器人歌劇》由科技藝術家Wade Marynowsky費時多年的機器人與藝術的研究,獲得雪梨當代藝術空間暨策展機構Performance Space(以下簡稱為PS)總監Jeff Khan支持並擔任監製,超過18個月的製作,於2015年10月澳洲Liveworks藝術節首演。幕後的推手Jeff是當代澳洲最富活力與創意的藝術家暨策展人之一,他也在9月下旬訪問高雄衛武營,在訪問中談及《機器人歌劇》幕後製作與企圖。

DSC00116
Photo Credit:衛武營提供
雪梨當代藝術空間暨策展機構Performance Space(PS)總監Jeff Khan

機器人唱歌劇?

也許人們會因為《機器人歌劇》的名稱感到好奇,或對機器人是否唱了「歌劇」感到懷疑?這件作品的主要音樂由澳洲知名電子音樂家Julian Knowles設計,他以實驗音樂和低頻干擾的雜訊,創造了一個超未來感的劇場情境。藝術家Wade則運用感應技術、互動媒體,整合燈光、戲劇、編舞等設計,與霓虹、錄像、煙霧特效介入觀眾的空間感知。「它融合了不同形式的藝術元素,如華格納『總體藝術』(Gesamtkunstwerk)的概念,是集合藝術的總體。因此我們擷取『歌劇』之名。」Jeff總結說:

這件作品就是一個「總體」的實踐

相較於傳統的藝術表現,《機器人歌劇》有別以往的劇場類型,Jeff與藝術家利用遊戲般的設計,使觀眾感受有趣、驚喜又無法被歸類的身體經驗,藉以探討人類與科技發展的關連,這樣的表演形式也被稱為後戲劇劇場(Post-dramatic Theatre)。

數位平台和智慧裝置在人們的日常生活裡越發重要,「因此我們設計了一些感應裝置的機器人,在觀眾進入場域後,開始掃描人們的移動,然後接近、迫近、追隨,或是跟蹤。」藝術家能從中觀察群眾如何與機器人「玩」,「隨著科技愈來愈進步,人們與智能裝置的互動,以及彼此擦出的火花非常有趣。」

實驗性創作的搖籃

這並不是第一件PS製作具有高度參與及反思性的作品,過去PS為了使作品有效地和當代觀眾產生共鳴,從80年代成立以來,專注於視覺、聲音和空間結合的藝術形式,並鼓勵具有挑戰性、實驗性的新類型創作;同時PS也投入社群與公共關係的連結,甚至涉及原住民、性別、身障等少數族群的議題,探討環境、身體、閒置空間等課題,呈現具有批判性及社會性走向的姿態。

ROBOT_OPERA-73(5)
Photo Credit:Heidrun Löhr

作為雪梨長青的當代藝術機構,PS同樣擅長創造、探索各種新式的合作關係,以滿足不同創作者的需求,開展了跨領域的橫向連結,成為支持、培育,提供當代藝術實踐的平台,可以說是澳洲實驗性、前瞻性藝術家的創作搖籃。如同《機器人歌劇》並非由單一藝術家完成作品一樣,這之間如何開啟合作也令人感到興趣。

我認為Wade是科技藝術家(technology artist),因為他做的不只是科技,而是一種跨領域的藝術品。

Jeff補充道:「Wade Marynowsky是機械藝術創作的專家,對於跨領域藝術創作有巨大的貢獻,所以當他提出將未來科技的概念應用在機器人上,我們覺得很有趣,也與PS長期支持藝術實踐的新方向所契合。」PS鼓勵跨領域實驗藝術、支持新銳藝術家(emerging artis)等。開啟與機械藝術的合作,並協助尋找聲響設計(sound designer)Julian,與戲劇顧問 Lee Wilson等不同領域的專才投入。這場演出在與戲劇顧問工作後,才確定了演出的形式和命名 (歌劇)的構想。

創造新的體驗

《機器人歌劇》與一般劇場不同,改變由製作團隊(劇組)帶領觀眾體驗的相對位置。在這件作品中,製作團隊考慮地的核心是觀眾當下的反應與回饋,「當科技面對觀眾/人類的好奇心與行為,產生了到底是誰在控制誰的問題。」

PS投入觀眾行為與心理的研究,預測觀眾的反饋,以此設想機器人的反應,引導觀眾的後續行動,產生不同階段不同發展的設計,就像機器人向觀眾開始慢慢移動,偵測到人類的位置便發出「human detected」的聲音,這時,人們的反應及發展,成為這部作品的主要元素。

《機器人歌劇》的互動機制,降低「文本」與「線性」敘事的單一軸線,與我們所理解的傳統戲劇和表演形式完全不同,所以現場的發展也許出乎預料,每個場次都不盡相同。儘管如此,對藝術家而言,觀眾的一切反應都是被期待發生的事,「藝術家從中檢視觀眾參與和機器人間的互動,是作品的中心思想」,Jeff笑著說:「然而,雖是互動裝置,但觀眾並不能觸碰行進中的機器人,否則程式可能會被趁機竄改。」

ROBOT_OPERA-181(2)
Photo Credit:Heidrun Löhr

參與的可能

參與式的作品仰賴觀眾的行動回饋,2015年《機器人歌劇》在雪梨Liveworks藝術節演出時,令他印象最深刻,他說:「《機器人歌劇》裡無預期地出現大量聲響、煙霧、燈光變化等特效,引起觀眾不同的表現和反應,如驚喜、尖叫、歡呼,或驚嚇。有的兒童被嚇哭,有些小孩卻開心地跟機器人玩起來。」

當我們提到,是否考慮《機器人歌劇》在衛武營演出時,讓機器人也發出中文單詞,如「human detected」可以用當地熟悉的語言發聲,促使現場觀眾提高參與度。他接受我們的提議,承諾將跟團隊討論,包含展演的尺度也將隨空間差異進行調整,「畢竟現場觀眾的回饋是藝術家們所希望的。」此外,臺灣觀眾若不習慣沒有具體文本的劇場作品,或是對PS感到好奇,也能安排演後座談作為補充。

寶可夢不久後可能會消失在螢幕裡,但人們和科技間的疆界破裂只進不退,現實與虛擬重疊的空間也勢必越來越深、越來越廣,如何思考我們在這之中的位置,將會是持續的課題。訪談結束後,我們提議為Jeff拍張照,近190公分的他站起來像個巨人,在銀白色的、科幻感的牆前,拿著海報被左右安排,正像是機器人一樣,誰控制了誰。

活動訊息

名稱:衛武營藝術祭:《機器人歌劇》
時間:2016/11/04-11/05
地點:衛武營281展演場(高雄市鳳山區南京路449之1號)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