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坐大與中央抗衡多年 習近平整中聯辦不止權鬥,經濟、政權共存亡

地方坐大與中央抗衡多年 習近平整中聯辦不止權鬥,經濟、政權共存亡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談論港獨是否可令中港「雙贏」之外,把兩個月來《成報》指控中聯辦一事,剖析背後政治與經濟來龍去脈

滿清時代可套用在當今中國?香港能仿效瑞士獨立?

香港立法會、特首選戰都陷入曖昧悶局,唯獨練乙錚的文章創意無限,令一眾知識分子盡破悶氣。他這次不再續推舉黃毓民參選特首的「怪談」,轉向提議、析論港獨如何造就中港雙贏的「奇談」。

練氏大意指,中國共產黨專政以來,就是一個權鬥循環不息的國家,每隔一段時期,不是你鬥倒我,就是我鬥倒你,今天不知明天事,時有政治集團、家族挾資產逃亡海外之事。他由此推論,香港獨立不但有助維持既有法治制度,對保住中國官員逃亡也有重大「貢獻」,如果懂得計算利益,應仿效瑞士在1648年「西伐利亞和約」保證之下獨立,並且奠定強硬的「不引渡傳統」,不管你因為貪腐逃亡或其他,必要時保你中共高層命脈,無懼一朝天子一朝臣。

筆者之所以說練乙錚寫的是創意無限的「奇談」,此「奇」非指「奇特」,而是「奇蹟」,當奇蹟出現的時候或許可談。練乙錚雖然經常追溯歷史,頗有「時間觀念」,卻相當有自信斷定人類的政治、社會狀態不會「時移勢易」,他勸說傳統泛民要面對新形勢,採取狩獵式抗爭,非常迎合本土社運潮流大勢;但是,當他談及中國大局的時候,則認為當今中國會像滿清中葉、晚期一樣,情境可以互相套用,即使貪腐嚴重,屢遭聯軍攻佔,也可苟延殘喘七十年,所以與其等待「支爆」(中共倒台),倒不如嘗試奇蹟勸服中港兩地,在中共政權像滿清般不知「永續」到何時,不如盡快促成港獨,來個雙贏博奕。

為何香港社運抗爭有「時移勢易」,但中國政治不可能「時移勢易」?

說實話,筆者不知道在中國無法走鎖國路線之下,若不與時改變,如何可以像滿清時期「永續」苟延殘喘?又例如,電腦晶片有所謂每18個月運算速度翻倍的「摩爾定律」(Moore’s Law),科研論文約每十至二十年也會翻倍,試問滿清時期可曾有這些情況出現?現在科技與經濟、社會、政治之間的關係又如何?中國共產黨的確似有永續的願望,但習近平的手段完全不同,他在毛澤東、鄧小平甚至胡錦濤值得取用的地方都用,黨內權鬥像毛澤東,經濟發展則按比例取用鄧、胡,目前完全看不到習近平在六中全會、十九大前打擊江派,是為了以新一輪貪腐取替舊的貪腐,然後維持下去。是故,馮睎乾早前以「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解讀習近平厭棄梁振英,是基於梁「不得民心」,這只是表面一層,實在一層是國家和黨的生存攸關,習近平最近明顯在政治及經濟層面都要力求穩定掌控,亡黨亡國的問題遠遠未解決,何談理解香港思考「雙贏」,讓她獨立。

近兩個月來,《成報》從梁振英、張曉明、張德江、劉雲山甚至點出江澤民等黑幕,都是藉中聯辦、香港問題,意有所指他們坐擁地方勢力「自私自利」,背後除了他們政治上犯錯,也是實際行徑沒有以國家生存為依歸,而張德江也只是把「一帶一路」視作口頭禪,如果他認真處理,或者未至惡鬥如此。

地方抗衡中央事例不少,並不止中聯辦張曉明——他10月24日在那裡?

今天《成報》頭版,再以戲謔的方式尋找「張小明」(張曉明),說北京爺爺限他在10月24日前返京交代一切,笑中有話指張「罔顧國家的『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聽上去很老調和空泛,真的嗎?所謂「政治、大局、看齊」意識在搞甚麼?我們先從《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一篇重要評論談起。

滴滴出行(Didi Chuxing Technology)創辦人、首席執行長程維在習近平、李克強「加持」之下,本年5月受邀在國家行政學院就「分享經濟」發表演說,7月在中央發布網約車治理監管法規後,連Uber Technologies也將中國業務出售予滴滴出行,按道理,這時有中國特色的智能交通前景一片向好,又有中央「加持」,結果怎樣?殊不知,三大重要城市:北京、上海、深圳「用自己的方式」發布比中央更嚴的「網約車監管草案」,使滴滴出行在中國重點城市全面發展寸步難行。

由此帶出在2003至2013年,溫家寶任總理時期曾說:「中央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複雜問題。近年李克強多次提及「S型曲線」理論,要大力鼓動創科發展,可是中國證券監管未有配合放鬆民營新企發行股票,不但影響希望發展創科公司的估值,也繼續限制投資者退出,機制與中央論調毫不配合。上述是中央與地方政府「角力」非常經典的事例。

習近平、李克強要改變「政令不出中南海」之局

今日《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報導,習近平繼「央媒姓黨」之後,現在隨之要求「國企姓黨」。習近平向全國大企業巨頭表示:「中國共產黨對國有公司有最終決定權」、「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是重大政治原則,必須一以貫之」,務求繼續主導銀行業、電訊業及重要工業,這些控制佔有工業資產近40%,亦因此中央才有信心在未來發展中「調控」經濟進程。為了未來收得愈緊,意味當下困局愈嚴重,目前中國只能堅持「以大吞小」的方式,把相對高效的企業併合營運不良企業,再淘汰苟延殘存、半死不活的「殭屍企業」,現在國企數量在併合之下從189間降至106間。

傳媒引評級機構穆迪(Moody's Investors Services)數月前發表報告指:「中國總債務規模高達GDP的280%,其中110%即超過四成來自國企。官方社科院則在6月承認,去年中國債務總額為168萬億元(人民幣.下同),為年度GDP的249%。」李克強日前到澳門出席中葡論壇,也免不了要「挺住」外界對中國經濟前景的質疑,龐大的債務問題也是其一,李只能空泛地稱中國債務風險總體仍是可控制的,並指2016上半年GDP有6.7%增長,認為下半年能延續勢頭。事實上,中國總債務經常被地方拖累,地方政府聯同派系企業,為競爭地方政績「報數」,往往用速效的方法推進GDP發展,大肆借貸進行基建,短期「造數」,再以此辯稱「長遠」有龐大利益回報,屈就於地方操作,國家上下漸漸形成這種官方的面門回應,然而,這還能維持多久呢?(樓市也是大問題)

香港人覺得「一帶一路」好笑,但中央對此非常認真 中聯辦「明」支持「暗」謀利?

中央面對地方「累鬥累」的方式,藉反貪鬥倒舊勢力操控只是其一,不表示解決問題,其二則是唸唸有詞的「一帶一路」。中央才不管香港人如何嘲笑「一帶一路」(一戴一露),把中國剩餘產能「次貨」提供西邊各地;可是,中央確實認為這是經濟救亡的一絲曙光。直至最近,中國與柬埔寨、葡語國家積極洽談 / 簽訂一帶一路合作計劃,之前與歐俄也簽署若干合作聲明,也為一系列融資計劃做好準備。這個橫跨亞洲、中東、歐洲等地的龐大計劃,號稱解決長期「東強西弱」的國家形勢,以陸路、海路貫穿上述各處,全面發展集運、營商、文化交流等,當中所謂「新亞歐大陸橋」,其中兩條除了牽涉印度,還牽涉香港。

筆者已強調,「二張一梁」(張德江、張曉明、梁振英)政治行徑屬江派遺風,面對深港、珠三角、一帶一路合作發展,他們口頭上承擔這些計劃,實際操作是謀算派系利益、地方權勢,管深圳換了甚麼市委書記,管他是江派習派,自2013年來一概奉迎。中聯辦結合梁振英、黑勢力大有挾地方抗衡中央的舉動,而且頻頻利用「港獨危險」來保存自身價值,希望中央保存他們積極打壓港獨,長打長有。這恰恰是習近平、李克強眼中「添煩添亂」的大患,長久以來「治國」的大忌。

《環球時報》回應《成報》的指控形容詞極多,事實理據極少,常從政治「動機」方面誅心,論調仍只知有中聯辦而不知有中央,社評回應問題時思路混亂,像曾鈺成專欄文章〈反面教材〉批評特朗普(Donald Trump)常常答非所問,箇中原因,就是這些地方權勢,心思都在「搞政治鬥爭」,對實實在在的政策,毫無掌握,毫無建樹,梁振英雖然權位不高,使香港失去法治秩序的破壞力卻不容忽視,此刻他也面對存亡,就是自己特首之位的存亡,掙扎之間,親近工聯會再也不覺失禮。

延伸閱讀:

  1. 〈無法諒解梁耀忠,他早說放淡議會 《環時》借宣誓即放大港獨問題 劉雲山作怪?〉
  2. 〈梁振英、張德江手段屬「江派遺風」 中聯辦或妥協求情,棄梁機會增〉
  3. 〈習近平借香港打江派,「棄梁營、保一國兩制」實屬巧合 曾俊華笑了?〉
  4. 〈李嘉誠忽增「中港投資」 邱勛參選「防梁」硬選特首 《成報》笑張並非軟化〉
  5. 〈習近平六中全會前:梁營投機、與張德江一併整頓 江澤民中風後恢復成疑〉
  6. 〈《成報》「跟風」批梁搞港獨,實情政治因素只佔一小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