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提名川普選總統的世界,自然也會把諾貝爾文學獎頒給巴布狄倫

會提名川普選總統的世界,自然也會把諾貝爾文學獎頒給巴布狄倫
Photo Credit: Xavier Badosa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重要的是,為什麼一個從來不是經過票選、請專家根據文學成就頒授的奬項必須取悅大眾?這是諾貝爾文學獎,不是瑞典達人秀。

文:Tim Stanley《每日電訊報》
翻譯:觀念座標

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美國歌手巴布狄倫(Bob Dylan)。如果諾貝爾委員會可以把和平獎頒給季辛吉(Henry Kissinger),自然也可以把文學獎頒給一個沒有寫過任何文學作品的人。

這不是一個品味的問題。巴布狄倫是一位偉大的民謠藝術家,也許是在世的民謠歌手中,最偉大的一位。但諾貝爾奬頒授的基礎,並不是以大眾喜不喜歡作為依據-如果是的話,多麗絲萊辛(Doris Lessing)就不會得獎-而是以可以跟其能力匹配的理想主義作為基礎。巴布狄倫確實創作了歌詞、也有理想主義,但他的創作數量遠遠少於過去的文學獎得主:葉慈(W.B. Yeats)、紀德(André Gide)、尤金歐尼爾(Eugene O’Neill)、索忍尼辛(Aleksandr Solzhenitsyn)——他們的創作數量、文本主題的密度,超出狄倫不知道幾個光年。狄倫是個彈著吉他的閃爍星星,他們卻是牽引著我們的太陽。我們很幸運可以跟後者一起活在這個世界上。

如果諾貝爾獎委員會想要選一個美國人,他們有很多選擇,例如唐德里羅(Don Delillo)、菲利普羅斯(Philip Roth)、甚至托馬斯品欽(Thomas Pynchon),而不必選擇狄倫。所以,為什麼這麼選了?懷舊、政治、取悅大眾、打破諾貝爾委員會過去曲高和寡與大眾距離遙遠的形象。如果諾貝爾文學獎的流俗化是他們的目標,那麼李歐納柯恩(Leonard Cohen)、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也都可以獲獎了?而且,為什麼不選黛比哈瑞(Debbie Harry)——某些人認為她發明了饒舌歌?最重要的是,為什麼一個從來不是經過票選、請專家根據文學成就頒授的奬項必須取悅大眾?這是諾貝爾文學獎,不是瑞典達人秀。

然而,這就是今日的文化。優秀被作掉,甄別是個骯髒的詞彚,平等最大,情緒最大。除非可以賣錢,否則什麼都不重要。只不過,所有認為品質之亡是可喜可賀的人必須小心了:一個頒文學獎給巴布狄倫的文化,也是一個提名川普(Donald Trump)當總統的文化。左派想要趨附流俗,右派也一樣趨附流俗。以理性為基礎的交流變得愈來愈困難:因為理性是具有選擇性與甄別性的,它不只需要思考,也需要努力才能達成;它要求的不只是使用,更是理解。不用大腦思考、跟著情緒走,太簡單了:「狄倫,因為我喜歡」,跟「川普,因為我高興」,兩者之間沒有太大的差別。兩個都一樣膚淺低俗。

有人會說我太保守、勢利眼、菁英主義,點點點。但我不在乎。我們的文化比起數十年前貧瘠蒼白甚多,這肯定影響到今日的政治。政治的水準似乎愈來愈下降,過去被認為荒唐的,現在似乎成為家常便飯,而優秀遭到遺忘。這樣下去,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我不知道。也許,2025年的諾貝爾委員會,會覺得川普在推持上的評語太具有文學高度了!

文章來源:A world that gives Bob Dylan a Nobel Prize is a world that nominates Trump for president(The Telegraph)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