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聲、白影、不明物體:鬼怪真的存在嗎?

怪聲、白影、不明物體:鬼怪真的存在嗎?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氣氛從明亮又有趣,轉變為嚴肅又黑暗。乩板移動的速度開始變慢,答案變得愈來愈模糊不清。我看見她們開始靜靜地向彼此分享有鬼魂出現在這個房間裡的感覺。「你有感覺到嗎?」、「哇,老兄,這真是太詭異了。」

當我們都還小的時候,某天晚上我姊姊與她的朋友們決定要來玩通靈板。就像典型的妹妹那般,我認為年紀較大的女孩們非常酷,當時她們八年級,可以穿流行的服裝或是化妝,大聊性愛和毒品。

而我才六年級,她們不讓我參加,我只好從客廳的樓梯上觀看。她們點起一些蠟燭,將所有的燈關掉,圍著我們家的玻璃茶几成一個圓圈坐下;並把食指和中指放在專用的乩板上,開始問問題。她們詢問有關男生、朋友和未來的問題,我看著她們手指底下那塊小木板在通靈板上快速移動。她們的做法完全錯誤了。

怪聲、白影、不明物體

那時我十分沉迷於怪物與靈異方面的事情,甚至因為帶了一本畫有裸體女人的巫術書去學校,而被我的六年級老師大吼道:「這實在很不好,瑪姬。」可是她卻指定我看一本以圖片描繪屠殺動物的書。

我在樓梯上看著,感到愈來愈沮喪,最後壓低聲音但清楚地對她們說:「喂,我很確定你們應該要去請問諸如靈魂或鬼魂之類的。那又不是神奇八號球(譯注:一種美國玩具,常用來占卜)。」結果有三雙眼睛瞪著我看,並叫我「閉嘴」,但不久後她們的問題就進入和鬼魂有關的範圍了。

氣氛從明亮又有趣,轉變為嚴肅又黑暗。乩板移動的速度開始變慢,答案變得愈來愈模糊不清。我看見她們開始靜靜地向彼此分享有鬼魂出現在這個房間裡的感覺。「你有感覺到嗎?」、「哇,老兄,這真是太詭異了。」她們繼續進行下去,向已故的親戚詢問家族祕密,因為覺得已故的親戚在背後徘徊,並讓她們背脊發寒(據她們所述)。我覺得滿意又興奮,便回到房間開始計劃自己的通靈板實驗。

我很快就脫離了沉迷於靈異事物的哥德女孩(譯注:作黑暗的穿著打扮,喜歡神祕事物和哥德文化)青少年時期,但從來沒有停止想像神祕的生物、超自然的存在和異世界的冒險。唯獨有個問題:我從來沒有看過鬼。我從來沒有感受到神祕的雞皮疙瘩或聽見風聲中傳來的名字;從來沒有任何超自然的體驗,而且天知道為什麼,我試過了。每次爬山時我都在尋找大腳,去所有的湖都會尋找尼斯湖水怪,在每個教堂尋找鬼魂。我暗地裡嫉妒那些分享遭遇到超自然驚悚經驗的人們。他們希望能夠忘記那些經驗,但是我一心希望有自己的故事,真實的故事。

鬼魂在哪裡?

寫這本書時,我到世界上最著名的鬧鬼地點尋找鬼魂。我到波哥大(Bogota)南部的特肯達馬瀑布(Tequendama Falls)的飯店和宅邸廢墟冒險。傳說中,當地的穆伊斯卡人相信跳下瀑布會變成一隻老鷹,就能飛走以逃離西班牙殖民者的殘暴奴役——所以他們真的這樣嘗試了。數百人因此喪生,但他們的靈魂還留在那裡,怨恨地想要伺機報復。

1923年,塔比亞(Carlos Arturo Tapias)無視警告,在瀑布旁蓋了德爾薩爾托飯店(Hotel de Salto),作為有錢的哥倫比亞人來喝酒、跳舞和炫耀財富的度假地。這些客人們一個接一個掉下瀑布死亡。但是派對持續進行,直到一位年輕美麗的社交名媛在樓上客房被殘酷殺害。據說凶手是因為瀑布強大的能量而發狂。牆上噴濺的血跡都已洗淨,但被害者的靈魂仍留在那裡,決心對每個經過的人復仇。據說如果你在對的時間去尋找她,可以看見她淡淡的身影在窗戶後面移動,等待並監視著。宅邸讓人毛骨悚然,瀑布很美,但我在德爾薩爾托飯店沒看見鬼魂。

我去了西維吉尼亞州的阿勒格尼精神病院,那裡應該要有個三歲小女孩莉莉的鬼魂一直跟蹤你,握住你的手並偷你的糖果。莉莉的母親是阿勒格尼精神病院裡的病患,被內戰的軍人強暴和虐待後送進來這裡。我沒看見莉莉,但是這所精神病院的真實虐待歷史卻非常可怕。

我去了賓州紐卡斯的山景苑(Hill View Manor),那裡有「傑佛瑞」,也是一名小孩的鬼魂,會在二十四小時內殺死看見他的任何人。我沒看見傑佛瑞─只有一間老舊廢棄的養老院。

我規劃到俄亥俄州的波士頓村冒險,那裡又稱作地獄鎮(Helltown),一個充滿撒旦崇拜、變種怪物和鬼魂的地方。這個小鎮被撒旦教徒占領了,他們在夜晚的黑暗之處穿著大黑斗篷和罩袍,利用他們的黑巫術,包括用人類或動物獻祭,召喚靈魂來替他們做事。人們都逃出小鎮,不只害怕撒旦教徒,還有住在樹林裡、尋找著下一個獵物的變種怪物和瘋子。在橋上你可以聽見被獻祭的嬰兒的鬼魂大聲哭喊,但就在我即將上橋時,發現這一切都是編造出來的,不過是愈來愈多的「偽民俗」的另一個例子,也就是刻意打造可信度很高的網站和網路故事。這個小鎮只是被籠罩在屬於該州的一個著名地名─就是這樣而已。

我感到灰心。鬼在哪裡啊?我不僅去了這些有名的鬧鬼地點,也去了墓地、教堂和民宅。所到之處都有人堅稱他們看見了某種東西,就是我沒看到。很顯然,我沒辦法自己一個人找到鬼。

超自然體驗的科學測試

真的有鬼嗎?目前科學無法完全回答這個問題,但可以檢查表示曾有過超自然體驗的人。鬼通常存在機器裡。有時候,這單純是超自然活動的機械或電子解釋:暖氣通風空調系統(HVAC)、散熱器和有問題的電子系統發出的聲音或微弱感測器訊號。可是有很多其他機器能充分說明為何我們看得見鬼。

第一種機器很簡單,就是麥克風。聽覺科學家理查.洛德(Richard Lord)和英格蘭南部賀特福郡大學的心理學家理查.魏斯曼(Richard Wiseman),在2003年對參加某場音樂會的不知情聽眾進行了一項實驗。整場音樂會,聽眾都暴露在次聲(infrasound,譯注:風暴產生的低頻音波)之下,也就是20赫茲以下、人耳聽不見的音波,基本上是空氣裡的微小震動。聽眾表示在次聲發送時,更加感到不安、傷心、反感、恐懼和脊椎發涼。仔細看過這項研究後,麥克.波辛傑(Michael A. Persinger)發現聽眾回報的症狀經調查後屬實,甚至是處於實驗室環境下。

這些結果讓維克.坦迪(Vic Tandy)等研究者獲得重視,他們主張超自然體驗者只是暴露在次聲下而不自知。人體經由耳朵、皮膚,甚至眼睛來接收這些聽不到的音波,並把微弱的震動視為不對勁的徵兆。事實上,超低頻率聲通常被歸咎為「嗡嗡聲」(the Hum)這種現象的原因,e少部分人在某些地區可以聽見。原因有很多,諸如工廠噪音和魚類交配,可是「嗡嗡聲」會帶來實際後果:

它會造成夜晚失眠與嘔心,在英國還造成三起自殺。因為我們聽不見它,也看不出震動的來源,感覺不安而觸發防禦系統,讓我們的身體因應威脅。這項程序也會警告動物即將來臨的災難。例如,2004年印度洋大地震和海嘯發生前數小時,動物便成群結隊撤退到內陸;這兩種現象都會產生次聲,其他大自然現象也會,像是雪崩、火山爆發和地磁活動。

次聲亦可能由人造機器震動而出現,包括風力渦輪和輸送管系統。具有許多結構缺陷的空曠大型建物,像是荒廢的監獄或破舊老房子,都是自然產生次聲的主要場所。它們的樓板、老舊輸送管和水管鬆動,如果剛好有陣強風吹過,便會晃動而發出聽不見的聲音。此時,即使你自己聽不見,你的身體卻可能「聽見」。我自己做了次聲實驗後,可以證明不安與不適的感覺。事實上,我現在考慮要把它用於恐怖屋。

第二種讓我們覺得在世上並不孤單的機器,取了很合適的名稱:「上帝的頭盔」(God Helmet),是由史丹利.柯倫(Stanley Koren)和波辛傑於1980年代後期發明。波辛傑假設靈異體驗根本不是超自然,而是我們腦中的騷動,他相信如果能干擾大腦的功能,便可刺激出所謂「感知的存在」(sense a presence)。

因此,他和柯倫設計了上帝的頭盔,他們在雪車安全帽內部裝上螺線管這種小型電磁體,位置對準顳葉(temporal lobe)。通電後,上帝的頭盔會讓大腦曝露於微弱磁場,大約一微特斯拉,若加以比較,就是比電冰箱的磁性還弱。經過多次實驗後,波辛傑報告說他可以引發感知存在的感受;他在大腦中找到了上帝(和鬼魂)。

科學家發現上帝的來源,這種說法引起激烈的爭論,如同數十年後的鏡像神經元爭論,眾多挑戰者試戴過這種頭盔,但結果不盡理想,例如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一支美國公共電視網(PBS)《地平線》(Horizon)的紀錄片嘗試過(他沒有感知到任何超自然存在)。

波辛傑的研究進一步受到瑞典心理學家格蘭奇維斯特(Pehr Granqvist)一篇報告的挑戰,他企圖複製波辛傑的研究結果,卻發現個人接受暗示的程度與人格特質可猜出其是否會有超自然體驗,這和微弱磁場一點關係也沒有。事實上,找不到任何科學解釋來回答為什麼微弱磁場能夠產生這種結果。然而,強力磁場則是截然不同的結果。

強力磁場和「靈魂出竅」

獲得實驗證實及可以複製的是穿顱磁刺激(TMS)─一特斯拉的定向脈衝(這比波辛傑的受試者所曝露的高出百萬倍)─在對準特定腦部區域時,可以讓我們有「靈魂出竅」或「感知的存在」之感覺。

舉例來說,沙哈.雅茲(Shahar Arzy)2006年一篇文章指出,重複刺激左顳頂交會區會讓受試者看到黑影。事實上,「感覺到某種存在」的受試者有時會出現顳葉過度活動,該區掌管體覺和我們對自己與他人的看法。當修女宣稱進入虔誠祈禱,以及與上帝同在時,這個大腦區域進行功能性磁振造影掃描時會亮起來。況且,顳葉癲癇患者(顳葉過度活動)有時會出現「狂喜發作」(ecstatic seizures),而產生類似超自然體驗,包括「感知的存在」和強烈的靈異與欣喜感。這種狀況統稱為賈許溫德症候群(Geschwind syndrome),亦包括說話喋喋不休與強迫性寫作。

雖然磁場可能干擾電子產品,讓燈光閃爍,但是在自然界不可能感受強大到足以引發一種「存在感」的磁場。經由練習或體質,僧侶、修女、熟練的襌修者和顳葉癲癇患者都有能力打斷大腦的通訊,體驗到這些超自然感。因此,我勸告那些看得見鬼魂或感覺到身邊有鬼的人,當你尋找答案時,務必也去看看神經學家。

書籍介紹

《恐懼密碼:為什麼我們總是怕黑、怕鬼、怕獨處?》,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瑪姬‧克爾
譯者:蕭美惠、林奕伶、楊琇玲、陳筱宛

從懼高到怕黑,從鬧鬼地帶到犯罪天堂,解密總是讓你我心驚膽跳的內在機制,一趟令人大起雞皮疙瘩、卻又深陷其中的恐懼心理學之旅!

什麼事情會令你感到恐懼?一個人走夜路、從身邊飛過的蟑螂,還是遠方模糊的人影?然而我們又為什麼愛看恐怖片、玩雲霄飛車、去鬼屋探險,

偏要讓自己嚇破膽?究竟哪些因子左右了我們的恐懼?恐懼又如何反映出不為人知的自己?

恐懼的背後,有著令人又愛又恨的謎團,既令我們避之唯恐不及,卻又情不自禁深受吸引!

一名任職於美國著名鬼屋ScareHouse的恐懼社會學家,為了探討人性中的恐懼之謎,並鑽研如何讓鬼屋的恐怖更上層樓,造訪了世界各地的駭人景點,包括在紐約116層高樓的邊緣漫步,在日本的自殺森林裡探險,在廢棄的監獄過夜,被銬上手銬在漆黑的坑道裡爬行……

從這些震撼的經歷中,逐一探索這些恐懼如何觸發我們的生理機制,又如何觸動我們的心理感知,恐懼造成的刺激又如何帶來不可思議的愉悅──

COVER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