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遊世界要花多少?這一招讓你吃好又住好、認識朋友而且「完全免費」

環遊世界要花多少?這一招讓你吃好又住好、認識朋友而且「完全免費」
[單車縱貫非洲 最後一天]五星級飯店已經不夠看了,我之後應該會很想念我的五十億星級飯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還有一個不那麼苦哈哈的方式,不但可以住好、吃好、認識當地朋友,最重要的是,完全免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修維

環遊世界應該是很多人的夢想,但最大的阻礙除了時間之外,可能就是「錢」了,這也名列於我的FAQ中的前三名:「你這趟總共花多少錢啊?」

其實真的不多。出去旅行,最花錢的通常是兩樣:交通和住宿。

交通包括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的機票、火車票、船票等,還有本地交通,像是你想去參觀哪個博物館,或是去哪間餐廳吃飯,選擇有搭地鐵、輕軌、公車,或是坐計程車等。對我這種窮背包客來說,計程車是迫不得已的最後選項,但在一些歐洲國家,其實搭地鐵也不便宜,一天下來花個3~500塊台幣,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腳踏車旅行的第一個好處就顯現出來了:交通費幾乎都省下來啦。除了跨海得搭飛機或船以外,其他的交通我幾乎都用腳踏車來完成。

只要我的腳還能動,只要我還活著,它就可以帶我到天涯海角。所以我完全不知道柏林或是倫敦的大眾運輸系統要怎麼搭乘,因為我根本就沒用到。

再來就是噴錢的大魔王:住宿了。

在中國還好,大城市有青年旅舍,小鄉鎮有人民幣2~30塊的破爛招待所,但一進入歐洲,住宿的價格依然是2~30塊,只是變成以歐元計價。如果你有帶帳篷,就可以選擇價格少一半以上的私人營地,或是我們單車旅行者最常做的事情:睡公園野營。

除了免錢這個好處以外,野營讓我感受到無比的自由。你可以說我沒有家,但以我的觀點來看,全世界都是我的家。

當然有些錢是一定得花的,像是吃和玩。

在什麼都貴的歐洲,我最喜歡逛超市,尤其是那些會把快過期的食品打折的,我每次一看到就眼睛發亮。旅途中有個朋友問我,去過這麼多國家,最喜歡的地方是哪裡?我說在德國,我最愛的是REWE,法國我最愛Auchan,英國則是Tesco(都是當地著名超市)。他說,老兄,認真的啦,我說,我很認真啊!

但其實還有一個不那麼苦哈哈的方式,不但可以住好、吃好、認識當地朋友,最重要的是,完全免錢!

跟大家隆重介紹Warmshowers.org這個網站,它其實像是Couchsurfing的腳踏車旅行版,你可以在網站上找到世界各地,願意提供住宿給腳踏車旅行者的人,有的是提供他家後院的草坪當作營地,有的會邀請你一起共進晚餐,但是最棒的是,每個人都會提供我們腳踏車旅行者最肖想的──熱水澡!

真的覺得這個網站的名字取得實在太好了,創辦人一定也是同道中人,他知道我們要的是什麼。在騎了一整天的車之後,體力消耗殆盡,身體又髒又黏,如果能夠提供我們一個可以安心休息的地方,我們會感激涕零,如果還讓我們能洗個爽快的熱水澡,那簡直就像是重生一樣地爽快啊。

Warmshowers不像Couchsurfing,商業化之後就有點變質了。

會在Warmshowers找住宿,或是在上面提供住宿的人,大都曾經有騎腳踏車長途旅行的經驗,或者認同這樣的行為,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行。我們通常會有一些共同的特點,像是環保,喜歡大自然,獨立自主,對這世界有好奇心……而且都很怪!所以總是會有很多精采的故事可以分享。

我是在德國的一個營地,和一個帶著全家騎腳踏車旅遊的爸爸聊天,從他口中知道這個網站。到了英國後,我想說總是睡公園,每天晚上擔心受怕也不是辦法,不如來試試看吧。於是我在前往約克的途中,寄出了一封借住請求,給一位叫作安迪的先生,問他今晚能不能待他那裡。

稍微介紹一下在英國騎車的感覺。記得我剛到英國的第一天,似乎變得完全不會騎車了。這一個多月以來,我已經習慣德國、荷蘭、比利時的腳踏車道,大部分的時候都離汽車遠遠的,過馬路的時候,汽車看到我都像看到神一樣,遠遠的就會減速讓我先過。

但英國駕駛完全不鳥你騎腳踏車的啊。我從一個人人敬畏禮讓的貴族,變成人見人叭的過街老鼠。尤其我一下子還無法適應靠左行駛,有時轉彎時不小心逆向了,還會被一些駕駛臭幹譙。

我永遠記得,當我如驚弓之鳥,小心翼翼地騎了兩天,看到離倫敦只剩十公里的路標,還有一條筆直的腳踏車專用道時,我竟然用一種超娘的口氣喜極而泣自言自語:「謝謝老天!」

英國也有所謂的國家腳踏車路網,但比起極度奢侈豪華的荷蘭自行車道,實在差太多了。

在城市與城市之間,大部分我都是騎在像是給馬走的泥土路,要不然就是突然來個不合理的陡坡,推上去後,發現人在某個懸崖邊,很多時候我都懷疑,英國的腳踏車騎士是否都身懷絕技,才能在這樣的騎車環境下生存。

P165-說好的腳踏車道呢?
說好的腳踏車道呢?

我到了約克的那天,剛好就收到了安迪的回應,他說他早上可能會去騎車,要我直接到他家後院去紮營。我依約前往時,看到有位兩隻手都撐著拐杖的先生站在門口,我向他打招呼。

「請問……這是安迪的家嗎?」

「是啊,我就是安迪,你好。」他一隻手離開拐杖,向我伸出手。

「安迪你好,我是修修,很高興認識你。」我握了他的手道。

他的腿看起來有點像是小兒麻痺造成的肢障,這是要怎麼騎車呢?可能是那種手搖式的自行車吧。

安迪帶我從側門直接進了他家後院,有一位女士正在整理東西,就是安迪的太太了。她叫作露易絲,也很熱情地向我打招呼,然後讓我把行李放下後,稍微介紹了一下環境。我可以在超漂亮的後院搭帳篷,使用外面的水龍頭,當他們人在家時,我可以進屋子使用廚房和浴室,太完美了。

我把帳篷搭好後,把我所有的電子設備拿去屋裡充電,露易絲看了不禁笑了出來:「你的玩意兒還真多啊。」

我不好意思抓了一下頭:「哈哈哈,我是阿宅騎士。」

露易絲燒了開水,幫自己和安迪泡了杯茶,問我要不要,我也拿了個茶包,用自己的杯子泡了一杯。我們就坐在庭院閒聊了起來。

「來吧修修,來分享一下你的故事。」安迪說道。於是我和他們說了我到目前為止騎過的地方,以及之後的計畫。

「你呢安迪?我看你的檔案說你騎過法國?」

「是啊,但我大多數時間還是在英國騎車,英國已經大到騎不完了。」

「但……比起荷蘭那些國家,在英國騎車有時候不太輕鬆啊,尤其在市區和鄉間小路,真的不太好騎。」我忍不住抱怨道。

「哈哈哈,你也注意到了,沒錯,比起荷蘭,我們這裡差遠了。對了,你是沿著腳踏車路網騎過來的嗎?」

「對啊……」我拿出手機給安迪看:「我就是走這條Google Map建議的腳踏車道來的。」

「哦?那恭喜你,你已經走過全英國最好的腳踏車道之一了,哈哈。」我不禁一陣苦笑。

我們又聊了一下旅途中的趣事,我講到在波羅的海三國的奇遇,也講到三月時在台灣親身參與的學運,他也提到最近英國政府傾中的態度讓他很擔心。聊著聊著他問我:

「你之前是做什麼工作的,回去之後怎麼打算?」

「我之前是賣電子產品的業務,回去之後,我想用我的所見所聞,為我的國家做一些事。」

我想起這幾年參與的社會運動,反核、大埔張藥房事件、洪仲丘事件,到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再想起當初決定走這一趟的初衷,很熱血地這樣回答安迪,沒想到安迪說了我一句話,好像當頭棒喝一樣。

「記住,不是為你的國家(country),而是要為了你的人民(people)。國族主義(nationalism)是很危險的。」

我沉默了好一下子,腦子裡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德國。

我不久前才在柏林參觀了許多博物館,納粹主義不就是逐漸從國族主義轉變來的嗎?回到台灣和中國的關係,撇開政府不說,在網路上常常看到兩邊人民,用歧視和仇恨的語言互相攻訐,這背後是否就是這種危險的力量呢?

「其實政客都是一樣的,他們腦子想的都是利益。」安迪繼續說:「我就覺得我和你之間的相似點,比起我和我們首相,還要多上太多了。這和國家種族有關嗎?」

「對耶,我們都喜歡騎車,喜歡大自然,喜歡自由自在……」

我們後來也聊到蘇格蘭公投,我問他是贊成還是反對,他說他其實沒意見,蘇格蘭人有權利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之後安迪又教了我很多露營技巧,還給我了一些有用的資訊──我這才知道原來蘇格蘭境內野營是合法的,終於不用擔心睡到半夜被警察抓走了。

約克是個旅遊重鎮,我下午把握時間去逛了一下,先參加了當地最熱門的鬼故事之旅,因為這是個歷史悠久的城市,自古就有很多傳說,導遊會把所有發生過怪譚的景點連接起來,一邊帶我們遊覽一邊講鬼故事。

可惜我的聽力還是不夠好,加上約克郡口音又不是普通的難懂,我就糊里糊塗跟著大夥逛了一圈市區,逛完還是一頭霧水。

隔天一早和安迪以及露易絲道別,我繼續往北前進。

P168-途中在北海邊看日落
途中在北海邊看日落

自從在約克的安迪家待了一晚後,實在覺得「熱水澡」這個網站實在太棒了,不只是免費的住宿,更棒的是還可以跟世界各地喜歡騎車的朋友們交流。我從愛丁堡往南走,經過湖區,到達利物浦後,雖然到南邊的樸茨茅斯只剩不到三百公里,我還是想多體驗一下。

網站上的地圖會把所有提供住宿的點標出來,我可以先把路線規劃好,再根據適合我的地區送出邀請。

我的下一個「熱水澡」位於渥夫漢普頓,這是個在伯明罕西北邊的小鎮,不太像是騎腳踏車會經過的路線。我的東道主叫作派特,他很快就回我信了,他說他人目前在倫敦工作,但他爸媽和弟弟都在家,很歡迎我去住。於是我給他我的聯絡方式,他再轉交他的弟弟艾瑞克跟我聯絡。

我晚上因為迷路,到渥夫漢普頓的時候已經八點多了。我依照派特的弟弟傳給我的住址,找到了他家。我幾乎看傻眼了。這是豪宅啊!是那種在電影裡面超有錢的人住的英式豪宅,我出運啦!我打電話跟艾瑞克說我到了,接下來偌大的鐵門打開,他出來接我進去。

一進門,我把車停在和我家客廳一樣大的玄關,艾瑞克說他爸媽晚一點才會回來,只有他和小弟在家。他問我肚子餓不餓,我很老實地點點頭,他說他也還沒吃,就跑出去買晚餐了,把我和他弟弟丟在家裡。我四處打量環境,不敢輕舉妄動,四周的家具和擺飾看起來都像古董,不小心碰壞就慘了。艾瑞克不久就提了幾袋食物回來,我們一起到餐廳去用餐。

餐廳是個挑高的空間,一整排高大的落地窗外就是後院,天色暗了看不清楚外面是什麼樣,只知道真的很大。艾瑞克的弟弟下樓和我打了招呼,然後把三人份的餐具和餐巾紙擺整齊,相當英式的教養。

我實在太餓了,幾乎吃了一半的食物,滿足極了。餐後問艾瑞克我要付多少錢,他說不用,他爸媽已經打點好了。雖然是意料之中,還是覺得滿不好意思的。

晚上我就睡在派特的房間,雖然他不住在家裡,但是整個房間還是相當整潔,從他的書架上看得出來是念法律的,而且也是相當虔誠的天主教徒。我拿了換洗衣物去洗澡,地板的木頭似乎有點年紀了,每走一步就會嘎吱作響,我躡手躡腳走到浴室,進去一看,這浴室的大小又可比我家的房間,實在很誇張。我洗完澡回到派特房間,聽到似乎有人回來了,但我實在太累,就沒有出去打招呼,直接睡死過去了。

隔天早上睡了個自然醒,下樓後看見一位先生穿著睡衣在看報紙,想必是派特他爸爸了,我馬上走向前和他問好。

「早安!您想必是考夫特先生了,我叫作修修,很謝謝您收留我一晚。」

「不客氣,昨晚睡得還好嗎?」派爸爸握了我的手。

「睡得像嬰兒一樣。」

「那就好,我太太正在做早餐,你去餐廳看看情況,要不然她老是會煮太多,你看我胖成這樣。」考夫特先生摸著肚子,開玩笑道。

我走到餐廳去,派特的媽媽穿著圍裙站在爐子前煎蛋,桌上已經有一盤培根了,那香味真是誘人。派媽媽看到我,馬上放下鍋鏟,對我說:「Darling,早安!」然後給我一個臉頰碰臉頰的social kissing,讓我有夠受寵若驚。她接著說:

「你昨天睡得好嗎?我們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就沒有去房間打擾你了。」

「睡得真的很好,謝謝您收留我,比起在公園露營,這裡簡直像天堂啊。」我衷心地說。

「呵呵,也還好啦,這間屋子也有點老了,還過得去啦。你要吃幾個蛋?兩個?三個?」

「三個好了。」我很厚臉皮地說。

「沒問題,你們騎腳踏車旅行的怎麼樣都吃不飽,不是嗎?」

「是啊,我昨天晚上就是一路吃巧克力才騎到這裡的。」

派媽媽把煎好的蛋和烤好的吐司拿過來,再幫我倒上一杯果汁,這時候派爸爸也來了,他倒了一杯咖啡坐了下來。

「來,盡量吃,吃不夠還有喔。」

「嗯,謝謝。」我避免看起來沒教養,盡量提醒自己細嚼慢嚥,食物吞下喉嚨之後才說話。我們聊到不在場的派特。

「我看了派特的檔案,他之前從倫敦一路騎到阿曼,我看了地圖,他得經過敘利亞和伊拉克這些危險的地方啊,太瘋狂了。」

「他好像是經過伊朗再坐船去阿聯的,走伊拉克或敘利亞實在太危險了。」派爸說。

「派特他啊,一開始只跟我說要騎腳踏車去旅行,也沒有跟我說要去哪,有天忽然從伊朗打電話給我,我都快嚇死了。」原來派特和我用的是同一招,派媽媽看起來還餘悸猶存。

「伊朗聽說是相對安全點。那你們一定很擔心吧。」

「他好像不太擔心,」派媽指了指派爸,繼續說:「但我可是每天都在祈禱啊,誰知道那些穆斯林會對一個白人小孩做什麼……」

吃完早餐,我也準備要出發了。我把所有行李搬上車,推到門外,派爸爸和派媽媽和派弟弟都出來送我。我們請整理庭院的園丁幫我們合照一張相。

當我和他們道別時,派媽媽走了過來,塞給我一個東西。我一看,是張20英鎊的紙鈔。

「這,我不能收啊,你們收留我一晚,還準備食物給我吃……」我看著那張紙鈔,是真的慌了,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沒關係,收下吧,去多買一些巧克力。」

我看著派媽,她慈祥的笑容讓我想起我奶奶,我轉頭看派爸,他也笑著跟我點點頭,我幾乎快要飆淚了。

「謝謝你們!我不會把它花掉的,我會把它當作緊急的救命錢,真的謝謝你們。」

書籍介紹

《1082萬次轉動:帶著電玩哲學的單車冒險》,大塊文化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我忽然發現:我停在同一個地方,打同樣的怪打太久了,雖然我的「金錢」數字越來越大,但是「經驗值」卻停止增加了,更糟的是「智力」和「體力」還呈現下滑趨勢。

修修努力爭取了科技業高薪工作,幾年後卻發現自己在舒適圈內停滯不前,除了薪資以外沒有什麼成長。「世界就在那裡啊!」想著少年漫畫裡的主角,他就這樣在心中描繪了一場英雄之旅,期待自己進化成長,憑一股傻勁,滿懷熱血騎著單車衝出去!

「要怎麼讓世界上的人們彼此瞭解,停止征戰殺伐呢?」旅伴回答他:「旅行吧!」

兩年,兩萬五千公里,單車車輪1082萬次轉動,修修結束旅程,帶著體悟歸來。一路上聽了許多人的故事,現在換他來說故事,領著世界走向大家。

1082萬次轉動立體書s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