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綜藝節目:究竟是娛樂了別人,還是在娛樂自己?

台灣的綜藝節目:究竟是娛樂了別人,還是在娛樂自己?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這些差異在綜藝節目中出現,總是用來羞辱,總是被拿來當成攻擊的武器、並被配上罐頭笑聲?而這樣的綜藝生態,到底是想傳遞出什麼樣的價值?

文:Okinafa Chen

因為很喜歡看女生如何打扮化妝所以都會追台灣的美妝節目,但是台灣電視節目總是喜歡一天到晚用「像外勞」「菲律賓來的」「變性人」來攻擊皮膚黑或五官、打扮中性的來賓,又或是開打扮成熟的軍團成員「從事特種行業」「做酒店」等玩笑,每次都叫人好難受。

而節目上的化妝師、造型師總喜歡批評女生怎樣打扮沒有男人會喜歡,怎樣的妝容男人看不懂,女人打扮如果只是為了服務男人,而不是自己喜不喜歡,需要由男人來評分、評價,節目名稱何不改成女人我最小算了?

拯救台灣的綜藝節目?

每次人家說什麼要救台灣的綜藝節目,我都覺得,這樣的綜藝生態真的有需要救嗎?一天到晚用字正腔圓揶揄著台灣國語,把少數族群當成醜化、揶揄的對象,例如用怪腔怪調、小氣吝嗇、囉唆粗魯的形象走紅的董月花,正是充滿著對客家族群的偏見跟負面刻板印象,並透過這些標籤去醜化該族群的形象。還有各種長期對於福佬、原民族群的揶揄,「說台語不時尚」、「不要講台語好不好」、「你們是不是每天都在喝酒」等等。

要不就是羞辱來賓的性別特質,女來賓中性陽剛就說他變性、人妖、什麼時候退伍,男來賓陰柔就說他娘娘腔、娘炮、不是個男人。膚色較深就說他是外勞、菲律賓來的、泰國來的、來台灣幫忙帶小孩的。外表成熟就說他在金X豹上班、公司在林森北路。

玩笑背後的歧視

我從來不覺得女人為了誰打扮不好,也不覺得男人不可以陰柔、女人不可以很陽剛,也不覺得外籍移工、八大行業怎麼了,不同母語、不同的族群本來就會有不同的腔調、文化。

但為什麼這些差異在綜藝節目中出現,總是用來羞辱,總是被拿來當成攻擊的武器、並被配上罐頭笑聲?而這樣的綜藝生態,到底是想傳遞出什麼樣的價值?這些玩笑背後的歧視並不會跟著笑聲而因此消彌,反而會加深著那些偏見,融入彼此的日常之中,造就「我們又何必在意他們的死活?」

要記住,電視節目的價值不是收視率好壞,而是他到底教會了社會什麼,是真的娛樂了別人,還是只是在娛樂自己?

本文經Okinafa Chen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