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狗之戰:何以州政府不管制Uber並不違憲/法?

貓狗之戰:何以州政府不管制Uber並不違憲/法?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Uber這類平台業者與一般計程車業者各有其擁護者,本質上也有相當的差異,因此若為了促進競爭,給予差別待遇自非不合法。

文:黃致豪(致策國際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常務執行委員、台灣廢除死刑聯盟委員)

略懂法律經濟學的人,應該鮮少不知道Hon. Richard A. Posner的。近日Hon. Posner在美國第七巡迴上訴法院(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7th Circuit)主筆了伊利諾州運輸業協會等訴芝加哥市府(ITTA v. City of Chicago)一案的裁判,並以其一貫的「理所當然」競爭至上、市場至上基調,在裁定中等同給予Uber、Lyft等網路運輸聚合平台業者大獲全勝的結果。雖然兩造目前都只針對相關論點主張是否顯無理由應予駁回來攻防,不過有鑒於日後好戲連台,其相關論點,或許值得我們檢視一下。

誰告誰?

上訴人是ITTA,也就是伊州運輸業協會(事實上是計程車聯合會類型的組織);被上訴人則是芝加哥市府。〔另有被上訴方的訴訟參與人(利害原則上與被告相類或相同之第三人)Burgess等;先略過不提〕

喔,對了,美國法制民事行政合一,不用問我為何告官的行政案件沒有「第七巡迴行政上訴法院」來判——因為沒有那種東西。

為什麼告?

ITTA等原告認為,芝加哥市府因為未能對Uber、Lyft等網路運輸聚合平台業者進行與一般計程車運輸業相同的管制措施,因此這樣的行政不作為侵害了ITTA等運輸業者在聯邦憲法以及伊利諾州法下所應該受到的保障。

在哪告?

原告一審在美國聯邦地方法院伊利諾州北區東部分院起訴,取得部分勝訴,部分敗訴的結果。顯然,雙方對這結果都不太爽。因此二審原被告均上訴,來到了7th Circuit。

二審怎麼判?

二審Hon. Posner的合議庭很乾脆的判原告上訴人——全敗;這也就是被告被上訴人全勝的意思。(不過呢,真正大獲全勝的應該是Uber這類型的網路運輸聚合平台公司)

二審波斯納法官合議庭這樣判的理由是?

美國的上訴法院,原則上就是處理法律問題而已,不像一審一樣調查事實。這種制度用台灣話講叫做「事後審/法律審」,也就是legal review。所以想知道二審到底判個毛?要從一審的論點講起。

  • 一審的前世今生

原告在一審提出州政府七項違憲/違法的主張,被告則聲請全部應該因為顯無理由加以駁回:

第一、四項:違反憲法保護財產權意旨;
第二、三項:違反憲法平等保護/反不平等待遇原則;
第五、六、七項:分別違反違反州契約法、許諾禁反言、衡平禁反言。

針對原告在一審這七項主張,一審法院認為:第五六七項(州法律):都不成立。

州內主管計程車運輸業的行政規章(Ordinance)不足以構成法律意義上的契約或據此創造出給予計程車排他營運的契約關係或承諾,另外由於看不出來計程車業對於行政規章有「合理信賴」存在,因此沒有引入衡平精神救濟措施恢復計程車業利益的法律上理由。

至於第一、四項的憲法財產保護,也不成立。不過第二、三項主張有成立的理由。
因此裁定:除了第二、三項非顯無理由外,其餘起訴主張全部駁回。這叫做部分勝訴,部分敗訴;想也知道:兩造都不高興。(裁定看這裡

  • 二審的觀點

二審面對不滿意的兩造,直接講了:原告一審的七項主張其實都弱爆了。不過,先講其中特別弱的。

第五六七項主張實在太廢,連契約法、許諾禁反言與衡平禁反言的要件都沒搆著邊,顯然著毋庸議。

再來,一審法院認定市府沒有侵害原告憲法財產權保障(第一、四項主張)是合法的。因為:

依照判決先例,計程車營業牌照可以認定成是一種財產權沒錯,但是因為市府本於Uber這一類平台的相異商業模式而不做成等同計程車的規範措施,許可其進入市場競爭,因此就主張這樣的「不規範」等同是把「計程車牌照」這個財產加以剝奪而未予補償,這種原告的論調顯然把「被動的不規制或低度規制以造成市場競爭」和「主動的沒入營業牌照」二者混為一談。核心觀念在於:財產權固然應該受到保障,但是沒有一種財產權可以涵蓋完全免於競爭的權利。

即便是財產權排他性強大的專利權,也還是不能避免「合法的」同類或異類競爭;要不然,整體經濟還玩個毛?而市府依據行政規章核發營業牌照所授與的權利,只是「在規章效力所及範圍可以經營計程車運輸業」而已,並不是「在規章範圍內可以排除其他運輸業的競爭」啊。

至於第二、三項主張:有關市府不規制Uber這一類公司,會造成歧視性措施,違反憲法平等保障這種講法,一審雖然買單,但我二審覺得沒理由。理由很簡單:網路運輸聚合平台與計程車運輸業,根本是兩種不同的商業模式/行業,因此接受不同密度的管制,如果有促進競爭的效果,並沒有不合法之處。原告主張因為兩種行業都使用車輛運輸,因此應該接受同等密度的公權力管制,是一種不合理的反競爭主張;因為原告這樣的主張等同暗示「所有新進市場的競爭者都必須被迫接受市場內既存競爭者所面臨的一切規範成本」。

而這樣的主張是不合理的:許多狗跟貓都可以是寵物,但絕大多數的地區都只要求寵物狗登記,不要求寵物貓進行登記。這樣的規範基礎在於:一般而言狗類較大、較壯、較有侵略性,對於環境與人類構成侵擾的可能性也較高;貓類則一般多數較為無害且多居於室內。既然兩種寵物本質上有其不同,狗主人自然很難主張因為貓是「競爭性寵物」,所以要是貓沒有登記,就是侵害狗主人受憲法保障的權利。

類似此一比方,Uber這類平台業者與一般計程車業者各有其擁護者,本質上也有相當的差異(例如Uber客戶必須先提供個資登錄才可能使用此一服務,而此一登錄行為已經構成契約,足以涵蓋必要之點例如資費、保險、車主人別與資格、車型車況與其他特殊服務;且Uber這類平台業者必須承擔審查車主駕駛者的責任等,都與傳統計程車有相當差異),因此若為了促進競爭,給予差別待遇自非不合法。

一審法官沒看清這個本質上的區別,靠自己的印象就認定兩種行業別相同或相類似性極高,並沒有法律上的理由可以支持。

完事了嗎?

我倒不這樣想。理由有幾個:

第一、波斯納法官採取的大經濟學市場主義立場,學界大約都多少知道一點。姑不論這件的經濟論點與類比實在有點弱,也不管波老一貫性的「你們實在不懂」語氣使得第七上訴法院這樣判,在Posner手下原本就不奇怪。同樣這件到了聯邦最高法院手中,就未必是如此了。當然,USSC給不給Cert(許可上訴)基本上存乎一心;不過我猜以這一屆大法官的組成,應該會想打Posner的臉。

第二、運輸同業公會串連的力量應該會前仆後繼在其他州取得相異的戰果,間接也促成最高法院聽審的可能。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