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勵孩子保持「怪怪」的特色,東京大學丟開「不乖」標籤看見異才

鼓勵孩子保持「怪怪」的特色,東京大學丟開「不乖」標籤看見異才
Photo Credit: Takashi .M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估計,1/5的學生在體制教育內適應不良,他們是怪胎還是天才?東京大學發動一項「火箭計畫」,來協助「不一樣」的學生,他們認為這將是未來日本創新的泉源。

除了課堂上實作,「火箭計畫」更設計了大型長期的專案任務。任務包括:到北海道尋找鹿角製成餐具、修復一張市價新台幣三萬元的丹麥名椅並售出、尋找傳說中的夢幻半發酵茶並完成製作。長達半年的專案任務,三組學生必須擬定企劃案、時程和預算規劃,透過簡報向校方爭取經費,並利用視訊 App,和分散在日本各地的組員進行討論,最後實際「出差」完成任務,考驗學生們天賦之外的六大基礎能力。

東京大學火箭計畫

  • 成立時間:2014年12月
  • 目前人數:正式學生15人、遠距教學課程學生200人
  • 學生年齡:9~15歲
教室_classroom
Photo Credit: Shaylor @Flickr CC BY SA 2.0

「火箭計畫」推手中邑賢龍:光明正大,當「不一樣」的人

帶領這群享有頂尖師資、高規格設備,有如「天之驕子」的學生,中邑賢龍究竟希望能為日本社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力?以下是他接受《親子天下》專訪內容:

Q:你覺得「火箭計畫」是希望栽培天才嗎?

A:這是很多家長的誤解,但我們的目的並非要培養天才,孩子也沒有必要變成天才。父母硬是要把孩子變成天才,造成的壓力,很可能反而毀掉原有的天賦。

我總是跟孩子說:「你們就繼續這樣怪怪的就好。」剛來到「火箭計畫」時,他們看起來都有些煩惱,但發現大家都是「怪怪的」之後,開始覺得:「這樣怪怪的也很好啊。」

想想看,未來如果是個怪人也很活躍的世界,那會多麼有趣。這群曾讓家長憂心、學校頭痛的學生,換了一個環境,卻像是帶著強力天線,興致高昂的接收各種知識啟發。「不一樣」的態度和方式,將能讓孩子的「不一樣」,成為改變未來的力量。

Q:你會建議體制內的學校,該怎麼鼓勵不同?

A:我還是要強調,我沒有否定一般學校教育,日本教育能將八成的學生程度拉到一定的水準,這部分的教學成果斐然。但針對另外兩成特殊的學生,需要不同的協助。

首先,應重新思考「公平的受教權」為何?例如,為學習障礙所苦的學生,無法閱讀,或無法寫字,家長和教師常誤以為是學生偷懶,硬要糾正過來,但不了解這其實是種疾病。若學校願意開放學生以平板電腦取代紙筆,配合朗讀軟體,讓學生使用適合的學習工具,先協助解決他學習上的問題,才是真正的公平。目前日本神奈川縣部分大學的入學測驗,已經開放電腦做答或試題朗讀,是一大進展。

第二,針對特殊學生,給予不同授課型態。例如從實作課程將學生帶入學習領域,或讓音樂、藝術也可以成為授課主題,說和聽也應被納入,應該要以學生最沒有壓力、容易接受的方式來授課。

Q:這些「不一樣」的學生,未來如何在組織裡生存?如何發揮影響力?

A:從幾家過去叱吒風雲的日本大企業,近年來業績一路下滑的例子可以看出,大者未必恆大,愈來愈多的新創公司和創業機會,將是未來的無限可能。我認為,不用寄生在大公司裡,也能找出各種方式存活的人,才是真正的強者。未來需要的人才,已經不再是「一加一等於二」,而是能夠突發奇想,擁有「把一加一變成一百」能力的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自《明日教育》,親子天下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統一課程、進度、教科書,用考試分發淘汰「不良品」的教育生產線,已然落伍;人工智慧時代來臨,未來10年,70%的工作會消失。面對變動的明日,今日的教育體系,需要大膽想像,打破重建,給每個孩子學得會,學得好,用不同方式學習的機會。

芬蘭每十年一次的課綱改革,如何著力於培養孩子面對未來的7種關鍵能力?這給107課綱即將上路的台灣,帶來哪些啟示?
從中輟生到進入哈佛的教育學者,為何主張打破「平均的迷思」?主張「適性而教」的老師與學校,他們是怎麼想?如何做?2014年底,台灣實驗教育三法通過,隔年就有19所新設立的公辦公營學校。雨後春筍般冒出的實驗教育學校與自學團體,背後代表了什麼意義?

勾勒近年先進國家重大教育趨勢,記錄台灣教育現場變化軌跡,從「課綱改革」到「實驗教育」,一次掌握未來五年的教育關鍵字。明日教育,應該是讓老師能夠適性而教,孩子得以適性而學,讓我們陪著孩子,預見明日課程,遇見明日學校。

明日教育
Photo Creidt: 親子天下出版社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