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選區重劃爭議:淨選盟5.0成立,「紅黃衝突」再起

大馬選區重劃爭議:淨選盟5.0成立,「紅黃衝突」再起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9月起,大馬選委會公佈了最新的選區劃分,各執政黨皆對因此而生的各項問題感到不滿。淨選盟5.0於今年10月再次發起遊行,亦成立研究小組,希望能喚起馬國大眾對完善民主體制的關注。然而,黃衫客和紅衫客間的歷史糾葛卻再次浮上檯面,激化了暴力和威脅。

作者:黎柏君(南洋誌

黃衫客遊行 記者遭紅衫客威脅

10月15日,在馬來西亞雪蘭莪州(Selangor)一間百貨公司外,正當兩名星報(The Star)記者採訪穿著黃衫的淨選盟5.0(Bersih 5.0)進行火炬傳遞遊行時,遭到約五名反淨選盟的「紅衫客」騷擾,該群紅衫客更強行要求他們將採訪影片刪除。當日,華僑日報(Chinese Daily News)記者也在雪蘭莪的某間餐廳外採訪黃衫遊行隊伍時,遭受數名紅衫客攻擊。

16日,全國記者聯盟(The National Union of Journalists,NUJ)譴責了紅衫客的不理性舉動,並敦促雪蘭莪州警方儘速逮補反淨選盟5.0的紅衫軍領袖進行調查。紅衫軍領袖,同時亦是巫統(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sation,UMNO)雪州大港區部主席的嘉瑪尤諾斯(Jamal Yunos)表示「我很確定這次紅衫客的行為只是剛好發生,我們並非有意如此」,並公開向大眾道歉,承諾若造成任何人員傷亡或損失,都會負起責任。同屬巫統的副內政部長魯嘉茲南(Nur Jazlan)則表示:「國家絕對不會容忍對於記者的暴力及威脅行為。」

這已非首次在淨選盟進行活動的情況下遭到紅衫客騷擾,以往也曾有過紅、黃直接衝突的事件發生。早在2015年9月份,紅衫軍領袖嘉瑪就曾發起「916馬來人尊嚴大集會」,聲稱號召了250個非政府組織參與,以回應淨選盟發起的反政府示威。由於參與淨選盟的黃衫客多以華人為主,而具有巫統背景的紅衫客參與成員多為年輕馬來人,當時狀況演變成高呼辱罵華人口號的反華示威遊行,儘管根據聯邦直轄區巫青團團長莫哈末羅斯(Mohd Razlan Muhammad Rafii)的說法,該集會最初目的僅是「為提醒淨選盟別再嘗試推翻政府」。

淨選盟5.0成立

歷次淨選盟遊行的發起,皆有其成立緣由。馬來西亞首相納吉(Najib Razak)於2010年涉嫌將全屬國家資產的一馬發展有限公司 (1 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1MDB)資金,存入個人帳戶,而後作為2013年競選之用。此次淨選盟5.0成立緣起,在於其認為造成政治危機的根源在納吉所涉的1MDB弊案,因而導致後續大馬民主體制的失敗。淨選盟5.0從10月1日起至11月19日的團結大會期間,進行為期六週的火炬傳遞遊行,遍佈東馬和西馬共246座城市。

本次淨選盟5.0除要求首相納吉下台之外,亦提出若干訴求,希望能更加完善大馬的民主體制,包含乾淨選舉、乾淨政府、完善國會政治、自由發表異議的權利、提升東馬的政治權力。而這些訴求多與於今年9月15日馬來西亞選舉委員會公布的選區重新劃分有關,淨選盟內也成立因應選區重劃分的專案研究小組DART(Delineation Action & Research Team),希望可以帶領大馬社會一同討論和影響選區重劃分的合理性與正當性。

新選區劃分

馬來西亞採行議會民主制,在選區劃分層面上分為國會選區(Persekutuan)和州選區(Negeri)。此次新選區重劃中,雖然沒有增加任何的國會議席,但在沙巴州(Sabah)增加了13個州議席次。另外也更改了12個國會選區及34個州選區的名稱或選區界線。馬來西亞將在2018年8月左右進行新一屆國會下議院大選。

根據DART的研究,綜合舊選區存在的問題和新選區劃分所造成的影響主要有五:

一、「傑利蠑螈」現象(Gerrymander)

選區界線的重劃分被刻意操控,使得對特定的政黨有利,即便這樣的新劃分和現存的行政或自然疆界相去甚遠。例如P158國會選區。

二、選區劃分不均(Malapportionment)

同樣是一席國會議員,其個別選區所具有的選民數量可能相距甚遠。例如P109 Kapar選區有127,012人,但是P92國會選區Sabak Bernam 只有37,318人。

三、票票不等值現象

在參與式民主之下,「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應當是重要的基本原則。在2013年的國會大選中,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BN)在獲得47%選票之下取得133(60%)個席次,而人民聯盟(Pakatan Rakyat,PR)雖獲得多於國陣的51%選票、但僅取得89(40%)個席次。

四、代表性不佳

由於國會選區較大,勢必會涵蓋到較小的州選區。新選區劃分後,在部分地區,可能發生「在同一國會選區中的各個州選區獲選黨派不同」現象。以P111國會選區為例,其內包含三個州選區,分屬不同政黨,因此在單一國會選區之下時,不見得能夠真實反應該國會選區裡的民意。

五、缺少社群和民意連結

不同地區居民會因不同的生活習慣而有不同需求,將不同需求的居民劃分在同一選區,有可能導致民意無法被滿足。以N45州選區Selat Klang為例,新選區劃分將巴生(Klang)的市中心和風俗習慣明顯不同的Pulau Klang島、Pulau Ketam島劃分為同一個選區,選民的不同需求無法被滿足。

新選區劃分亦引發諸多抱怨。雪蘭莪州八打靈再也選區(Pataling Jaya)的國會議員潘儉偉(Tony Pua),認為雪蘭莪州各選區席次和選民人數的對應關係「不一致得太過不合理」,因為在雪蘭莪州為數208萬名選民和22個國會議員席次中,居然可以存在著「37,126名選民的Sabak Bernam選區」和「150,000名選民的Damansara選區」的極大差距。潘儉偉指出,每一國會席次平均應該要有大約94,500名選民。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