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賠錢」救孕婦的爭議在哪裡?官員先別說「風涼話」

醫師「賠錢」救孕婦的爭議在哪裡?官員先別說「風涼話」
Photo Credit:施醫生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健保署專員不該遇到事情時,第一個思考就是「不能燒到我」,第二個思考就是「要推到別人身上去」

(中央社)

台大醫師賠錢救孕婦,健保署卻指醫院如實申報就不會賠錢,引起醫界批評。健保署長李伯璋今善意回應說,他也做了37年外科醫師,瞭解外科醫師壓力,強調會努力讓健保更人性化。

台大醫院婦產部主治醫師施景中日前在臉書上分享醫治一名「植入性胎盤」的低收入戶產婦,他表示,孕婦雖無力負擔治療費,也無法跟健保請錢,但他仍認為即使賠錢也要搶救。

健保署官員昨表示,植入性胎盤的產後大出血排除在DRGs之外,可核實申報,且健保給付涵蓋基本的止血救命醫材,只要按正常程序,醫院與醫師不會賠錢,引起醫師批評健保署沒血沒淚。

健保署長李伯璋今天上午親自出面說明,強調今早已和施景中聯繫,溝通了解各自看法,施也了解健保資源有限,要做最有效利用,但因施正好出國,暫時無法見到面。

李伯璋說,他自己做了37年外科醫師,可以了解施在面對患者當下的壓力,健保署同仁在溝通上,可能無法讓醫師在那一瞬間感覺好,甚至覺得健保署「不食人間煙火」,他將會務實面對這問題。

至於賠錢做的說法,李伯璋指出,若是健保給付的項目,醫院都會去做,但一旦健保不給付卻有使用必要時,一般醫師會對患者說明並簽寫同意書,尤其碰到大出血或相關合併症,醫療行為往往會超出原有處置,醫師付出和健保給付可能會有落差,但這時可以實報實銷,未來會努力讓健保更人性化,不會賠錢。


(中央社)民進黨立委、婦產科醫師林靜儀表示,衛生福利部及健保署官員「有點不知民間疾苦」。

林靜儀上午受訪時表示,這個是高風險個案,可能併發大出血,必須做好所有準備,幾乎整個醫院都出動,不只是婦產科,還有小兒科、麻醉科,甚至放射科、心臟血管科團隊合作,都要隨時待命,但健保署都是看事後「出血只出500C.C」,他們比較不知民間疾苦。

林靜儀說,所有醫療團隊成員,為病患盡心盡力所付出的成本,健保署完全不看進去,這是讓所有重症醫療的醫師及護理師團隊最心寒的一件事;她說,健保署沒辦法把這些成本算進去她可以理解,因為健保費就繳這麼少,但請健保署要體諒第一線醫療人員的辛苦,「不要講風涼話」。


林靜儀在臉書上強調,長期以來,健保署自己躲在冷氣房裡辦公,完全不知道第一線的醫療人員是怎麼工作的,卻自以為是,拿著雞毛當令箭。遇到事情時,第一個思考就是「不能燒到我」,第二個思考就是「要推到別人身上去」。

她也進一步解析施醫師高危險產科事件的爭議點:

1. 所有高危險產科醫師遇到植入性胎盤,這種有非常高的機會在產後胎盤無法剝離可能產生大出血導致生命危險的個案時,第一個考慮就是「要怎麼做能夠保障母親和嬰兒的生命?」所以會組成高危險妊娠團隊,除了本來剖腹產手術基本的麻醉科醫護、婦產科醫護、新生兒科醫護之外,還會需要放射科團隊,甚至血管外科團隊;而原本的麻醉科、婦產科和新生兒科團隊,也可能需要比例行編制更多人,因應手術過程所有緊急現象。

這個我們稱為standby。中文叫做「嚴陣以待」。實際上就是「待命」,而這個待命,在健保給付上,一毛錢都沒有,一毛錢都沒有,一毛錢都沒有 (很重要要說三次)。健保署官員所說的「會實支實付」,是假如這個產婦不幸發生了產後大出血,不幸非常非常嚴重,不幸一個產科團隊無法處理,所有準備的專科團隊都用上了,才能「實支實付」;假如運氣好,產科醫師技術高超,這些被叫來standby的醫療團隊一個都沒用上,那不好意思,這些都是情義相挺、愛心滿人間,健保署沒看見喔啾咪。

2. 施醫師為甚麼一開始就要考慮昂貴的自費止血醫材?站在手術台上,醫師與醫療團隊就是那個與死神拔河奮戰的將士,他在搏鬥前要盤點自己有多少武器。所以植入性胎盤的個案,手術前要「備血」,準備一旦出現大出血可以馬上輸血;手術前要準備血管栓塞的工具,一樣是一旦大出血馬上請放射科塞住大血管;手術前要準備所有可能的止血醫材,一旦傳統的止血工具不夠效果,最好最快最有用的醫材就要立刻可以使用。

所以那個要站上手術台對抗鮮血炸彈與死神的戰士,要確定如果發生嚴重的流血,他與他的病患是否有能力使用手頭上所有能用的止血醫材,包括自費品項。 所有要救命的醫師,絕對不能忍受就是「沒有錢所以不能救」,所以為甚麼會有施醫師和患者對於自費品項的對話,為甚麼會有後來他決定「賠錢也要救」。

林靜儀表示,最後慶幸的是老天保佑,施醫師團隊技術好,出血並沒有多到必須使用那些自費醫材。但是如果健保給付止血的材料與藥物就有用,當然不用用到其他的止血醫材;手槍打的死會需要用大砲嗎?

不過中山醫學大學婦科教授李茂盛表示,據統計,國內植入性胎盤發生率約2%到5%,至於生產過、流產、剖腹等孕婦,因子宮內膜遭破壞,發生率提高到10%到20%,在產科並不少見。

李茂盛指出,人工合成止血基質、凝血因子均是栓篩手術常用的醫材,預防及減少出血,目前醫界遇到植入性胎盤導致明顯大出血情形,超過九成為直接摘除子宮,避免大出血,而栓篩手術只是選項之一,非必要作法。

李茂盛表示,執行醫療時,有錢,就有錢的作法,沒錢則有沒錢的作法,健保資源有限,並不見得一定堅持某一種方法。


(中央社)

健保署今表示,該醫材1年前就通過審核納健保,但因藥廠認為價格過低,不願納入健保。

衛福部健保署主秘沈茂庭今天表示,該醫師使用的醫材「人工合成止血基質」,是一種5cc的軟膏,塗在患部可迅速止血,效果很好,1年前即審查通過要納入健保給付。

沈茂庭說,當時參考國外價格,將健保和定價訂為1萬4000元,但因藥廠認為健保價和定價2萬元差太多,價錢談不攏,才拖到現在都未納入健保,近期將再次與廠商議價,一旦價格談妥隨時都可納健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