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低質無極限「引梁營入關」 未來應以「法理自治」取替港獨

議會低質無極限「引梁營入關」 未來應以「法理自治」取替港獨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就立法會宣誓風波,以及港獨在政治、社會泛起持續不斷的輿論,提出不同的觀點和立場。

議會愚蠢無極限:梁振英抓住「口音事件」,終於有機會「作為」

愚蠢之惡使權力墮落,梁耀忠、梁頌恆、梁振英是今屆議會的見證,梁耀忠作為資深議員,愚蠢得任由秘書長擺布,無抵抗之下讓梁君彥順利當選議會主席;梁頌恆把宣誓作為重要戰場,捍衛的不是「支那」羞辱權,卻是口音多元,愚蠢地為了堅守口音,打開議會自主之門使「梁營入關」,梁振英與袁國強攜手開創回歸史上,「首次」以行政權力衝擊立法會獨主性。

梁振英為了爭取連任籌碼,自2015年初抬出一本港人原不熟悉的刊物——《學苑》,誇大當中港獨「成分」,2016年尾聲聯同中聯辦、《環球時報》,在沒有港獨組織成形成勢之下,僅僅因為青年新政議員語帶「支那」一詞如臨大敵,輿論和動員齊下,愚蠢得違抗習近平對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的政治定位,純為個人連任、派系利益大吹港獨虛火,真相不久浮面,他如何面對毀壞一國兩制,又如何面對往後UGL貪腐事件、橫洲黑幕被追討?

建制派議員即使不撐梁營,基於利益也會配合「攪局」

建制派與梁振英儘管不可能同心同意,但建制議員面對9月選舉後形勢不利,礙於計算私利配合壓迫青年新政,既無損立場,又可「攪局」生亂待變百利而無一害。今日建制選擇了集體離場,留下陳克勤一人點人數導致流會,如是,預料三名未宣誓就任的議員「游蕙禎、梁頌恆及劉小麗」,很大機會留待11月3日高等法院處理宣誓司法覆核,才知今屆立法會議員最後確實名單。

目前,「港獨」之於立法會連《環球時報》亦不得不婉轉承認屬偽命題、有人裝腔作勢,但「港獨」之於數十年後2047前途問題,則不得說純屬空炮,民間輿論以練乙錚提出的論點最值得討論,也是每次政治陷入僵悶之局,《成報》指控略嫌重覆之際,倒騰出了時時,讓我們細緻探討。

練乙錚終明言「港獨」柔性策略,講打講殺勇武極不利

練乙錚今日發布〈港華師生文明思辨 勝過中共講打講殺〉一文,未見怪談奇談,回歸切實的本土討論。他文章主要指出,中學生作為年輕新世代,談論「港獨」趨勢,已是連中學校長會校長們也未有抹煞的思潮,主張允許校園理性討論。練乙錚藉此帶出,有識之士倒不如「利導」年輕人理性思考,去卻年輕圈子一談港獨,只知「狂、打、殺」的剛性思維,練甚至鼓勵「學術界、評論界、文藝界、政界人士,無論自身對港獨有什麼看法立場,也應本着關愛年輕人、關心他們在2047之後的命運的態度,放下成見,利導港獨。」,認為柔性的港獨才有持續性:「屋企容得下、港豬食得落」。

筆者身邊不乏批評練乙錚的朋友,對於2016年來練先生對勇武抗爭保持曖昧不清的說法,既不鮮明支持,又不明確撇清,因為以往對他理性筆鋒十分尊敬,所以感到非常失望。唯筆者以同情理解的角度,數月前撰文及私下分享,細讀練一系列文章主旨,認為他不像放棄獨立思考,徹底歸入勇武政治陣營,尤其勇武陣營過於非理性,真誠信服可能性不大;更似他以上一輩文人情懷,關心年輕一代的現實困境和前途,寧站在同一邊疏導盲潮。

練這次文章再次表露如此思緒,不但將港獨思潮由「剛」轉往「柔」,更提及即使一些人有意願把香港人歸類成一民族,但連帶強調:「『民族自決』就是一項非常重要的普世價值,不然就不會劈頭第一條出現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裡。 」看來這句話應當釋除不少好友的疑慮。既然練先生文末說明,他所以提出「瑞士模式2.0」是為了拋磚引玉,那麼本文後半部大可以此交流。

習近平沒跡象維持貪腐,更似荷蘭學者指「新社會主義」——傲慢的精英官僚

先回應第一點,早前〈地方坐大與中央抗衡多年 習近平整中聯辦不止權鬥,經濟、政權共存亡〉一文,筆者強調中國在習近平治下,目前未見任何跡象他以「新一輪貪腐取替舊的貪腐,然後維持下去」,如此,向中央勸說香港獨立可保貪腐逃亡官員利益,要成功猶如奇蹟。而且,現今習近平所走的路向,更像荷蘭學者Frank N. Pieke接受傳媒訪問談及新書《Knowing China: A Twenty-First Century Guide》時,所指「新社會主義」(neo-socialism),一方面保持經濟開放,另一方面維持政治專制;這一點,恰恰也是筆者早前指習近平絲毫不似走死硬的毛澤東路線,而實際管治上也取用鄧小平、胡溫策略。Pieke指出,當今中國領導層自視精英,那份自信有種凌駕一切的「官僚驕氣」,忽視社會多元性,認為他們才知道問題在那裡,他們的想法才是答案,他們的做法才有救國希望,甚至可以實踐中國夢;情況跟新加坡官僚的治國態度非常接近:「我們沒有必要聽取社會的意見,因為我們已經知道問題是什麼,並且是最有資格解決它的人。」

一旦這種解讀沒錯,在反貪專權之後,所謂中國模式更可能接近新加坡模式。是故,練乙錚提出的瑞士2.0,不可能在習近平任內做到,反而是在習近平離任之後,假如中國走向「中加坡」(中國+新加坡)秩序,香港依然無法接受一國兩制與此融和,文化依然造成強烈隔閡,才是「雙贏博奕」真正出爐之時,到接近那個時候,練乙錚當下的拋磚引玉,才終於彰顯意義。

「法理港獨.瑞士2.0」vs. 「法理自治.列支敦斯登公國2.0」

那麼,「法理港獨.瑞士2.0」真的適合香港參照以解決2047前途嗎?頗不可能,筆者在此提出「法理自治」,它的精要在於從《基本法》框架過渡至「法理自治.列支敦斯登公國2.0」(Fürstentum Liechtenstein)體制的可能性。在2037年或之前,香港民主派陣營必須先籌組具備民意授權的委員會,在「後習近平時代」,訂立促成中港新政制共識的基礎,謀廢除《基本法》第23條,將第18條、19與22條合併,重訂為 「中國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自行管理的事務。」繼之加入新條文,仿效列支敦斯登公國把國防、外交盡交由瑞士處理,取消軍隊,共同使用瑞士貨幣,形成經濟、社會聯盟共生關係,就此,香港也只設立城市警隊,不設軍隊,其他細節修訂妥善後宣布成為「永久中立國——香港公國」。

這樣的過渡模式,是「假設」即使「後習近平時代」出現中加坡秩序,但仍然跟香港屆時的政治和社會文化意識嚴重相悖,21世紀香港人「(族群)民主自決」的理據便成大勢。

嘗試運用上劃分20世紀「民族觀」與21世紀「族群觀」

這裡,我們必須把19、20世紀「民族」一詞的含義,跟21世紀「族群」的含義,運用上稍作區分。自18至19世紀以來,歐洲帝國與殖民主義崛興,初期歐美知識分子思辯落點多在「種族」之上,以最明顯的外表特徵區分人與人的「智力、體質」,認為先天基因注定了不同種族的優劣,客觀能力導致位階有別,不可改變;那時部分所謂人類學研究、社會統計,充斥種族比較,就不同地域人士的外表特徵,羅列他們總體智商與白人比高低,然後寫大量似是而非的推論分析。到了19至20世紀,帝國主義隨時間擴展成形,國族、民族的觀念大行其道,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聯合國通過〈人權宣言〉,訂明不能以種族、膚色等因素標籤歧視,才姑且「象徵」種族觀須被國際揚棄,使之在時代落幕。

不過,20世紀卻是民族主義、民族自決不息的世紀,一連串追求獨立的歷史轉捩點出現,例如:

  • 1920年,甘地發動不合作運動,希望印度脫離英國控制而自立。
  • 1945年,印尼脫離荷蘭宣布獨立。
  • 1953年,柬埔寨脫離法國宣布獨立。
  • 1960年,剛果脫離比利時宣布獨立。
  • 1980年(起),南斯拉夫聯邦境內五個民族陸續獨立。
  • 截至2008年,科索沃單方面宣希獨立後,南斯拉夫至今共有七國。

20世紀的自決獨立階段,民族觀仍以「血緣、文化歷史背景相近」,在遭受政治社會不公對待之下獨立,可是,20世紀末至21世紀不同地域形成的「族群」意識,未必等同上述20世紀的民族觀,反而基於強烈的身分認同、價值之下(共同價值多於血緣等),透過社會運動對抗所受壓迫,達成共同的權利訴求。

自製仇恨、自毀文明,只會有利殘暴一方

在此意義下,香港自決派使用的「民主自決」,最接近的並非練乙錚提及的「民族自決」,卻是香港「(族群)民主自決」。由此,上述「法理自決」觀才是當下香港人最能接受,年輕人未來最應商討,未來最有空間落成的前途所在。現今公權力與公民在武備科技強弱懸殊是不容否認之事實,惡意的仇恨,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對立,無助借助道德凝聚力,以龐大的群眾動員達成共識。

殘暴一方將文明推倒,就極有利普及殘暴;反之,文明的一方堅守文明,全球任何認同普世價值的人、國家,無論是出於價值還是功利計算,也將可予文明的一方援引為己用,互相倚靠支援,這是進取的抗爭而不是消極的大愛包容。即使像德國境內的土耳其裔居民,他們對政府對待不公也有強烈不滿,可是,他們並沒有採取極端對立和仇恨的方式,而是透過媒體建立正面形象,拉扯更多德國人對他們了解,讓支持自己的族群壯大。請思索香港前途問題的時候,也積極認清香港若要完成民主自決、法理自治生命力之所在。

延伸閱讀:

  1. 〈地方坐大與中央抗衡多年 習近平整中聯辦不止權鬥,經濟、政權共存亡〉
  2. 〈無法諒解梁耀忠,他早說放淡議會 《環時》借宣誓即放大港獨問題 劉雲山作怪?〉
  3. 〈梁振英、張德江手段屬「江派遺風」 中聯辦或妥協求情,棄梁機會增〉
  4. 〈習近平借香港打江派,「棄梁營、保一國兩制」實屬巧合 曾俊華笑了?〉
  5. 〈李嘉誠忽增「中港投資」 邱勛參選「防梁」硬選特首 《成報》笑張並非軟化〉
  6. 〈習近平六中全會前:梁營投機、與張德江一併整頓 江澤民中風後恢復成疑〉
  7. 〈《成報》「跟風」批梁搞港獨,實情政治因素只佔一小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