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戰前的機密檔案:曝光美國對中國的核戰計畫

八二三戰前的機密檔案:曝光美國對中國的核戰計畫
Photo Credit: United States Air Force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八二三戰前戰雲密佈時,蔣介石意外得到美方打算對中共發動核子攻擊的驚天計畫。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讓美方有這樣的打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丰
核導彈佈署清泉崗

堂堂美利堅合眾國竟然被中國與朝鮮揍倒在地!這是何其難堪的羞辱啊!這也正是美國好幾次想拿核彈修理教訓中國的心理因素,無奈朝戰以後,美國根本找不到興兵為難中國的適當時機。朝鮮戰爭停火以後的一江山島役,是美國觀察中國大陸進一步軍事行動的絕佳機會。然而,大陸方面在取得一江山和大陳各列島之後,並未進而對金門、馬祖採取任何行動,美國自然沒有任何動用核武的有利藉口。美蔣之間,繼續營造著協防關係的黃梁大夢。

美蔣兩軍之間的核武資訊交流關係,仍在持續進行。一九五七年六月二十七日,蔣介石在臺北陽明山官邸接見美國太平洋區海軍上將史登普的談話過程中,蔣介石向史登普詢問關於美國近期製造「清潔」氫彈的情況,並且詢及何謂「清潔」的核子專業問題。史登普向蔣介石作了簡報,他向蔣說明了美國製造「清潔」氫彈的情形,以及美國如何偵測別的國家核子武器試驗的方法。

上述不論是所謂「乾淨」,或者「清潔」的核武,都是美國發展戰術性核武的新概念,蔣介石對它表達了強烈的興趣,而且對當時美國明示暗示,要在臺灣佈署這種戰術核子武器的建議,均採取了來者不拒的態度。

在艾森豪威爾及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雷德福海軍上將等美國軍政大員的唆使下,美國與臺灣當局在一九五五年著手在臺灣部署戰術性核子武器。美國第一步驟便是在臺灣中部的公館地區,興建遠東規模最大的空軍基地,專供投擲戰略核彈的B―52重轟炸機起降之用。

其次,在臺中公館機場落成啟用後,在這處機場中部署攜帶戰術核彈頭的屠牛士導彈(Matador)。

臺中這處新建的巨型美國空軍基地,原名公館機場,早在日本殖民統治時期,日本人就在這裡修建了一座所謂「臺中飛行場」,國民黨當局於一九四五年十月正式光復臺灣以後,改名為公館機場。蔣介石退居臺灣後,又於一九五○年改名為清泉崗。

新改此名是為了紀念淮海戰役之中戰死的國民黨軍將領邱清泉淮海戰役時,邱清泉被蔣介石任命為部徐州剿總前進指揮部副主任兼第二兵團司令,所部被中國人民解放軍圍困於陳官莊一帶。一九四九年一月六日,共軍發動全面總攻。九日,共軍攻進陳官莊陣地。

十日凌晨,邱清泉所屬兵力傷亡殆盡,邱清泉親率兵團部特務營發動反擊,歷經激戰後殉職身亡。邱清泉死訊傳到浙江奉化,蔣介石與蔣經國父子聽國民黨軍第五軍軍長熊笑三口頭報告,邱清泉戰死過程,不勝感喟。隨後,國民黨當局追贈邱清泉為陸軍二級上將。

公館機場之改名,另有一說,雖然中文名字改為清泉崗,但因這座巨型機場擴建過程中,美國人接談的窗口主要是蔣經國,美國為了感謝蔣經國的全力協助,同時討好蔣介石父子,因而這座機場又別名「蔣經國機場」,因蔣經國的英文名字的三個開頭字母,也恰巧是CCK,以後美軍均以CCK稱之,兼有清泉崗及蔣經國雙重用語的意思。

屠牛士計畫美國妄想十二枚核彈瓦解中國。當然蔣介石真正介意的,倒不是清泉崗機場取什麼名字。而是這座早期美軍專用的機場中,貯存的戰術性核武,或者屠牛士導彈,在臺灣防務,以及可能隨時伺機而動的「反攻大陸」迷夢般的軍事行動中可能發揮的作用。清泉崗機場是美國選擇的第一批駐防臺灣的戰術核武地點,稍後,美軍曾經進而在臺南美軍基地佈署了配備核彈頭的屠牛士導彈。

然而,蔣美雙方真正對外宣稱,在臺灣配置了這款導彈,還是在一九五四年到一九五七年間,臺美軍方逐步把清泉崗周邊私人土地徵收之後,陸續擴建以後的事情了。屠牛士導彈在臺灣的倉儲基地與佈署重點,則是以臺南空軍基地為重心。一九五八年,正值臺海第二次緊張時期,美國當局惟恐臺海形勢無法掌控,甚至進一步在臺南美軍基地內,建成一座核彈頭專用的儲存庫。

由於朝鮮戰爭重創美國在二戰之後的國際威望,這也使得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的矛盾加劇。換言之,朝鮮戰爭後半期乃至戰後六、七年間,一直是臺灣蔣介石當局與美國共和黨艾森豪政權軍事合作關係最密切的階段。基於對中國大陸的「新仇舊恨」,美國才肯「大方」出借屠牛士導彈,並且把它佈署在臺海的前沿位置。一方面固然是向踐履「共同防禦」協定的「盟友」蔣介石示好,另一方面則是向大陸方面展示戰力。意味只要大陸方面膽敢越過美方預設的紅線,便會嘗到核子報復的苦果。

屠牛士導彈是美國早期研發的地地導彈,乍看之下,它的外觀和二戰時期納粹德國研發的V―1V―2火箭(或者導彈)相像。這自然與美蘇兩國最初的導彈研發過程,均大量仰仗納粹德國火箭科學家提供技術協助有關。有的甚至連圖紙都未作大幅修改,就「蕭規曹隨」依樣畫葫蘆,把德國原先的導彈設計圖樣全盤「山寨」過來。

屠牛士導彈嚴格而言,是一架無線電遙控噴射機,機身可攜帶一枚核子彈頭,或者重量三千磅的常規高爆彈頭。由於早期導彈系統的射擊準確度不佳,必須依賴威力強大的核彈頭來確保其殺傷力。屠牛士導彈的射程可達一千公里,因為這款導彈的導引電波,無法法跨越地平線障礙,如果要從臺灣對大陸發射,屠牛士導彈能否準確命中大陸的軍事目標,大有疑問。

因此,蔣介石軍方當局希望能把屠牛士導彈轉移到接近大陸的金門或馬祖,但白宮方面卻以金馬外島並非蔣美協防條約的適用範圍,而加以拒絕。根據美國解密檔案顯示,艾森豪總統當政時期,亦即一九五二年至一九六一年之間,美國在臺灣部署的核彈數目為十二枚。

為什麼美國會在臺灣貯存的核彈數目,會是十二枚?十二這個數字是否有戰略或戰術上的意義呢?其實,蔣介石斯時也有同樣的困惑。一批國民黨軍駐美武官,一九五○年代以迄一九六○年代,蒐集的情報,提早解開了這個謎團。其後,隱藏著一個更大的秘密,也就是傳說中一九五○年代美國有意協助蔣介石「反攻大陸」的秘密計畫。

蔣介石密取美國核攻中國大陸計畫

蔣介石從駐美國武官手上得到這份絕對機密情報,時間點是在一九五八年五月二十三日,這也是蔣美雙方達成關於屠牛士導彈協防臺灣的共識之後的十六天,發生的事情。這時距離金門爆發大規模砲戰尚有整整三個月,蔣介石當局似乎已經嗅出來自海峽當面一股刺鼻的火藥煙硝味,敏感的神經細胞不斷地四處逡巡、搜羅各式情報線索,乃至蛛絲馬跡。

蔣介石最重視的是美國的意向態度。重要的是,退守臺灣以後,國府當局承風希旨,美國當局的一舉一動攸關臺灣禍福。派駐美國的駐美武官團團長盧福寧將軍,就在五月二十三號這天,給了蔣介石一封密函,這封以鋼筆書寫的密函,令蔣介石大感振奮,他目不轉睛地看著這份密函的內容:

本年二月底開始,各軍事部門均忙於提呈各項有關我國判斷資料。經職及友研究,必有其原因存在。各方探悉,迄五月中旬,始明瞭上項資料,係提供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擬定決策之參考。國家安全委員會五月七日採取對(中共)進犯外島或臺澎地區時,可能行動及決策。經職友強記,要點如左:……

這段密函內容,究竟在說些什麼呢?國府駐美武官團團長,在蔣介石時代,都是由他最信任的人員負責。寫這封密函的盧福寧,民國三年(一九一四年)生,浙江杭州人,一九三三年九月黃埔軍校第十期畢業。擔任駐美武官團團長之後,又先後歷任金門防衛司令官、陸軍指揮參謀大學上將校長等職。在國民黨當局退居臺灣後,是蔣介石相當信賴的駐美武官,肩負對美連絡及蒐集戰略情報之重要使命。

盧福寧在駐美期間,官拜少將,幾度為蔣介石立下大功。駐美武官的主要任務,是要竭盡所能,在美國蒐集艾森豪政府當局的軍事情報。尤其是朝鮮戰爭結束以來,美國對中國大陸的策略走向,對臺灣防務,尤其對蔣可能的反攻大陸佈署的態度。此正是蔣介石再三對盧福寧少將耳提面命,再三叮嚀的情報蒐集重點。

盧福寧終究不負蔣介石期待,弄到了這份重要情報。密函指出,當大陸解放軍侵犯(臺灣方面)控制下的外島及臺澎地區時,美國軍事方面採取之手段包括:

第一、美軍準備供給空軍掩護,及對(國民黨軍)後勤支援。盧福寧並在附註說明中指出:

美國空軍在高空飛行,掩護(臺灣方面)空軍執行作戰任務,其行動如大陳撤退時,中美雙方所採取者。

密函內容接著寫道:

第二、美軍準備供給(臺灣方面)一般火力支援及後勤支援。第三、美軍準備供給(臺灣方面)有限度戰術原子彈支援。第四、美軍準備供給原子彈,以對軍事目標實施攻擊,其目標已選定為上海及廣東,其次在臺灣對岸福州、廈門共軍集中地區。爾後(臺灣方面)軍隊立即繼續登陸,擴大戰果,後勤支援自然包括在內。以上行動方案,其中一、二、三項行動無法阻止共軍攻擊,更無可能解決問題。如欲阻止共軍攻擊,以採取第四項行動為有利。

共軍攻台,艾森豪就下令用核彈

盧福寧少將在密函中,作了他的分析與判斷,他認為美軍之決策是「美軍於共軍攻擊外島或臺澎地區時,採取第四項行動方案決策。」換句話說,盧福寧的情報來源指出,如果大陸解放軍若是在一九五八年上半年的那個時間點,渡海攻臺。或者對福建沿海的金門、馬祖發動猝不及防的突襲,美軍將供給國民黨軍原子彈,對大陸的軍事目標實施攻擊,以示反制與報復。其目標已選定為上海及廣東、其次在臺灣對岸福州、廈門共軍集中地區。

前面曾經提及,美國近年解密檔案顯示,艾森豪威爾當政時期,亦即一九五二年至一九六一年之間,美國曾經在臺灣部署十二枚核彈。而兩個主要貯存核彈以及屠牛士導彈的美軍基地,一是臺南空軍基地,一是臺中清泉崗空軍基地(CCK)。一個值得注意的重點是,早在可以配置核彈頭的屠牛士導彈進駐臺灣之前五、六年,美國在朝鮮戰爭打得最激烈,美軍幾乎招架不住人民志願軍凌厲攻勢的節骨眼。

在殺紅眼的情況下,美國的確曾經想以臺灣為基地,把貯存在軍火庫中的毀滅性戰術核武作為報復性攻擊的工具。而根據盧福寧蒐集回臺灣,向蔣介石邀功的這份情報恰恰證實了日後大家的議論。美國確確實實想對中國動手,甚至可以說距離真正動手,大概僅只一線之隔。現階段出土文獻顯示,在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兵朝鮮之前,美國至少兩次威脅中國。如果中國介入朝鮮戰爭,恐嚇將對中國東北或者直接核攻擊平壤。到中國派遣志願軍進入朝鮮之後,又分別在一九五二年及一九五三年初,向中國作出核攻擊的恫嚇。

Dwight_D__Eisenhower,_official_photo_por
Photo Credit:White House public domain
美國總統艾森豪

而前述美國艾森豪執政期間,預備在萬一中國對臺動武,便被迫對中國南北方各戰略要地投擲十二枚核彈的計畫。美軍的基本構想,一如盧福寧所取得之美軍內部情報所稱,美軍投擲原子彈的目標區,已選定為上海及廣東,其次在臺灣對岸福州、廈門共軍集中地區。貯存在臺灣臺南與臺中空軍基地彈倉裡的那十二枚原子彈,之所以恰恰好是十二枚,正是美國軍方精算過,第一階段對中國的全面戰爭所使用的戰術核武的數目。

換句話說,美軍的估算,以中國當時的軍事力量(中國那時尚在努力研發核武之中),在陸續承受到十二枚核彈攻擊之後,便會被徹底擊敗,除非蘇聯立刻出手。

盧福寧武官向臺北匯報的這份密件,證實了艾森豪上臺以後,貫徹執行其鷹派政策與作風。艾森豪曾透過他的國防部長、國務卿等軍政首長,不斷向北京釋放強烈的警告訊息。假如北京在臺灣海峽複製朝鮮戰爭經驗,派遣百萬大軍渡海攻臺,或者在中國大陸週邊地區,發動類似朝鮮戰爭等級的大規模區域性戰爭。那麼美國將不惜動用核子武器,遏阻共軍的軍事行動。

盧福寧在這份密函中,向蔣介石透露了另一個訊息:艾森豪威爾當局的策略,為了避免他在美國政治舞臺上處於不利地位,將採取初期坐視兩岸軍事衝突的態度。換言之,假如解放軍先下手為強,先行採取攻勢,美國將在「適當時機」伺機對大陸展開報復之舉。

盧福寧花費了四、五個月時間取得的這份密件,對蔣介石處理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三日爆發的金門砲戰決策事宜,起了決定性的影響力。

蔣介石收到這份密函的同時,金門的形勢已經出現相對緊張的態勢。誠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蔣介石畢生戎馬生涯,每每遭逢臨戰狀態,其內心也不免焦慮反覆,憂心如焚。特別是在一九五八年五、六月間,這個風雲詭譎的月份。

在蔣介石過往的戎馬生涯中,一九二七年五、六月,他的北伐部隊向京滬挺進,奠定他在北伐之後「君臨天下」的基礎。同樣的五、六月份,南京、上海又被解放軍攻下,蔣介石倉皇辭廟,遠走臺灣孤島,風雨飄搖。在他驚魂未定之際,朝鮮戰爭突然爆發,又是在五、六月之交。似乎終其一生,蔣介石的恩怨情仇均與五、六月脫離不了干係。在這種季節轉換時機,人們似乎更容易做出異乎尋常的誤判。

金門的安危,臺灣的地位,固然蔣介石操心慮患。但是,他內心深處更念茲在茲的,莫過於「反攻回去」——雖然聰明人都明白,這根本是痴人說夢。但是,艾森豪威爾的決策,很有可能讓蔣介石一償夙願。儘管蔣介石很清楚,靠別人是靠不住的,依賴所謂的盟友,經常無異鏡花水月,虛幻一場。只是,此時此地,主客觀環境容不得他有太多選擇。腦中疑慮不停盤旋轉悠,是耶?非耶?真的反攻得成嗎?不會再落得黃梁一夢嗎?

盧福寧在傳回第一封密函之後不久,緊接著又越洋傳回第二份密函,內容更讓蔣介石閱後血脈賁張,興奮得夜不成眠。原來,第二份密件還夾帶了美國秘密檔案與機密軍事地圖。

盧福寧武官的第二份密函應該也是得自他的美國「朋友」的「博聞強記」(現場不能拍照,更無複製之機器設備,完全仰賴目視與記憶),情報來源自然是得自美國軍方核心部門。確核這份第一手文獻,盧福寧密信中還夾附了由盧氏之美國軍方朋友提供的兩幀軍事地圖。從這兩幅軍用地圖來甄別,可知這份軍用地圖確實有些來頭。

以精緻印刷的這份美軍軍用地圖上,分別在金門、廈門、福州、閩江口等處,分別標註了英文地名,並且在中心點位置標記了大小不一的圓圈。這些大小不等的圓圈,實際上就是美軍預想的,萬一大戰開打,美軍在這些位置投擲原子彈的彈著點,以及原子彈爆炸後瞬間形成的輻射物質摧毀之能量半徑範圍。

盧福寧在這封密件的開頭作了梗概說明,盧福寧說:

總統鈞鑒:茲請黃雄盛武官返國吉便,帶呈鈞座參考資料共八件,以上資料陸續蒐集,因無事靠妥人,待機迄今。

足證這份密函夾附之美國軍方情報的重要性。凡是絕對機密層級的文件,一般都是

承辦人親自遞送,以保證它的機密與重要性。

盧福寧接著寫道:

密件的附件第一及附件第二、第三的整套文件計畫,迭經努力設法,限於保密太嚴,僅能獲得如附件所呈者。職恐操之過急,反而誤事。其要點請參考上信附件第一及第二及此次附件第一及第二,即可明瞭。

國府和各國相似,傳遞秘密情報慣常如遇絕對機密文件,照慣例都是由主官管或執行者親自遞傳到蔣介石或領導人手上,避免經由他人之手。以免因為轉手而發生情報外洩,甚至遺失或掉包情事。上文,盧福寧武官遞送機密情報,則是透過他最信任,同時也是蔣介石最寵信的黃雄盛負責傳達,(黃雄盛也是負責執行此案的武官處人員)這說明盧福寧對蔣介石交辦的這項情報業務重視之程度。

武官傳遞情報 宋美齡為孔大小姐牽紅線

黃雄盛因是盧福寧的手下,大抵因為替他奔走美臺之間,經常進出士林官邸。黃雄盛長得儀表堂堂,舉手投足溫文儒雅,給宋美齡留下極深印象。蔣夫人慧眼識英雄,一眼就相中了黃雄盛,她想起大外甥女孔令儀美中不足的婚姻,便權充了一次月下老人,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緣。

話說孔令儀年輕時代,個性很要強,父母親人跟她介紹了好多豪門貴族的子弟,希望她擇定與之共結連理,但孔令儀卻全不看在眼裡。家人以為她眼界太高,婚姻大事,由不得父母強逼,也不好再插手。哪裡曉得孔令儀竟然在上海某酒吧的舞池裡,結識一位聖約翰大學畢業生陳紀恩,兩人一舞定情,難分難捨。

孔令儀看上了陳紀恩,得悉消息,父母孔祥熙、宋藹齡卻大為光火。認為儘管陳紀恩個人還算很上進,可是陳先生的家世卻無法與孔宋家族匹配。原來,孔家早就派了包打聽去摸陳紀恩的家底,一查之下,方知陳父是酒店樂團指揮。孔家兩老雖然都是留洋喝過洋墨水的人,但門當戶對的封建老觀念依舊牢不可破,對女兒這樁婚事起先堅決不同意。

但是孔令儀紋風不動,你們不同意是你們的事體,跟我大小姐無關,我非陳紀恩不嫁。無可奈何之下,孔祥熙夫妻便想方設法,為陳紀恩安排好工作,不讓女兒、女婿受凍餒之苦。孔祥熙以他當年在財政機關的通天本事,給陳紀恩安插了國民政府中央銀行業務局副局長的好差事,而且稍後還外派到美國任職中央銀行駐美國辦事處業務代理。於是,舞場樂隊指揮之子陳紀恩就此躋身官宦世家之列。

萬萬想不到好事多磨,孔令儀這樁婚事,還沒拜堂,就上了報紙版面。孔家從抗戰之前,就在美國置產,再加上陳紀恩又蒙准岳丈愛屋及烏,深獲垂青,在美國安排了新職。所以小兩口自然歡心喜地領受乃父好意,等待大喜之日。宋藹齡動用財政部婦女工作隊的關係,吩咐她們連夜為女兒趕工製作嫁妝。等這些精美女工製作完成,包了一架飛機,把裝滿八大箱子的嫁妝,全部交運美國。

人算不如天算,哪裡曉得這架貨機剛起飛不久,便失事墜毀,連飛機帶那八大箱子嫁妝,綾羅綢緞,精巧女工,全部毀於瞬間。這在一般人家哪能消受得起,就算消受得起也不免感到晦氣倒楣,而孔家有錢有勢,並不覺得這是什麼了不得的什麼「壞兆頭」。

既然前面那八箱嫁妝化為灰燼,再叫財政部婦女工作隊趕工製作就是。惟孔家畢竟不比一般富商大賈,孔祥熙還兼任行政院副長,兼理國府財政大權。還有一個更要緊的身份,他還是蔣介石委員長的連襟。如此顯要之地位,包飛機運嫁妝,遇空難,再包第二架飛機運送,自然成為當日傳媒競相報導之熱點新聞。

長沙《大公報》便以〈談孔小姐飛美結婚〉為題,大肆挖苦渲染。文章尖酸刻薄地宣稱:

孔令儀乘飛機赴美的花費(暫以損失一架飛機計算),可以使二千名災民一年有吃有穿,還可以使他們維持簡單再生產。如果把孔令儀的全部花費加起來,是可以救濟萬人以上的難民。第二是財政部連夜為其加工製作嫁妝也實在令人驚嘆。如果把財政部兩次為孔令儀製作嫁妝的人力,用來趕製前線將士的服裝,大約供應兩個師的被服不成問題。如果用這筆款子建一所大學,那麼在決定了校長之後,只需聘任教授,出示招生廣告就夠了。……

質言之,這篇社論文章,固然責備得鏗鏘有力,有理有據。但是,衡情論理,婚嫁固屬人情之常。此時正值一九四三年抗戰之艱難環境,前線戰局吃緊的時節,偏偏孔家在後方緊吃,當然令人聞之忿忿不平。只是社論文章,仍不免有過度誇大之嫌。

譬如說「製作嫁妝的人力,用來趕製前線將士的服裝,大約供應兩個師的被服不成問題」。試想,孔令儀的嫁妝即便裝滿八大箱子,再大的箱子,也萬萬不可能足供兩個師的部隊的被服之需。一個師是一萬兩千人,兩個師就是兩萬四千人,即便是八百箱被服也未必夠兩萬多人用!當年傳媒對國府高官的不友善態度,作報導時也極盡醜化誇大之能事,由此可見一斑。

孔大小姐這段婚姻,後來終因兩人不合而仳離。多年之後,因為黃雄盛擔任駐美武官之便,經常奉武官團團長盧福寧之命,往來美國與臺灣兩地,代盧福寧傳遞情報呈送到士林官邸。幾進幾出後,被宋美齡一眼相中。後來,宋美齡到美國紐約短期居留,黃雄盛又時常奉命走動紐約孔公館。宋美齡便把黃雄盛介紹給孔令儀認識,給孔大小姐留下良好印象。

某次,孔令儀陪同父母同赴臺灣旅遊。孔祥熙夫婦自大陸一別之後,再未與蔣介石聚首。這回連襟相逢於大陸政權丟失之後,兩老相對無語,倒是孔祥熙承諾將在「反攻大陸」工作上多付出心力,以彌補過去有虧連襟蔣介石的「罪愆」。蔣介石夫婦見到陪同父母到臺一遊的孔令儀,不免又想起外甥女的終身大事。

無巧不成書,恰巧黃雄盛已經卸下駐美國武官職務,回到蔣介石官邸任職侍從武官。急於想扮演月老角色的宋美齡,老實不客氣,命令黃雄盛護送孔令儀遊歷日月潭。名為護送實為同遊,這麼一趟護駕之旅,湖光山色,花前月下,美景當前,兩人自然而然擦出愛的火花。再加上宋美齡親自敲邊鼓,積極撮合,不久,黃孔兩氏,才子佳人鳳凰于歸,成雙成對,這已是後話。

盧福寧交黃雄盛帶回蔣介石處的密信,給臺灣方面的衝擊極大。盧福寧在信上報告蔣介石:

美國軍事方面,力主以軍事行動壓制俄帝,俟機與俄帝局部戰及全面戰。判斷俄帝當前因內部等問題,不至於正面還擊。但時間尤久,美方軍事優勢必將下降,近中東問題已使若干人士認清俄帝陰謀及其面目。

盧福寧在這份密信中,透露了一個十分緊要的訊息。美國軍方人士當中,有一股極力支持臺灣「反攻大陸」計畫的勢力 。他們主張此時不動更待何時,他們篤定蘇聯不敢正面與美國衝突,也不至對蔣介石方面採取對大陸的軍事冒險行為,作出任何相對冒險的反制措施。換言之,此時不「反攻」,更待何時?

盧福寧取得,送交蔣介石手上的這份密信,一共有八件絕對機密情報與地圖。 這八份情報和軍用地圖上面,標示的日期時間點,是一九五八年五月底,公文書上頭註明的機密等級劃分是「絕對機密」及「最高機密」。這說明了這些文件有些甚至連美國最高軍政首長,恐怕也未必人人得窺堂奧。

值得留意的是,這些機密情報早在一九五八年初,便已作成具體綜合匯報,遞送給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是否可行,就等艾森豪一句話了。如果具體可行,那這項計畫便隨時可能付諸實施。如果不可行,它們便會被束者之高閣,塵封在不見天日的檔案室裡。

書籍介紹

刺殺蔣介石》,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王丰
本書作者王丰查找翻閱歷史檔案資料,重建自中國八年抗戰以來的政治鬥爭局勢,帶領讀者重臨當年險惡的政治環境,理解一代政治、軍事強人蔣介石的暮年心境。

書中揭露藍鯨計畫、孫立人政變、葉公超遭貶、劉自然案與國光計畫中,不為人知的政治暗潮與角力;講述董顯光、戴笠、孔祥熙、宋子文、葉公超等民國人物與蔣介石的交誼與反目;調查民國至臺灣以降的核武發展史,描述蔣介石及其政權如何建立核能的學術與軍需體系,卻在和美國的媒體戰與特務情報戰中,遭遇一次次的背叛,最後功虧一簣。

而反攻大陸、重回中國的想望彷彿就像一場黃粱夢。歷史的真實與虛妄,人物的起伏喜與悲喜,在作者靈活筆下一一重現眼前。

7290879938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