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的拜拜:我終於領悟這些長者的動作,是在表達他們的祝福

工地的拜拜:我終於領悟這些長者的動作,是在表達他們的祝福
Photo Credit: Bernard Gagnon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日常生活中,往往會遇到各種令人眼花撩亂的信仰習俗。對許多價值較為世俗化的人,或是不同信仰的人來說,總是有些尷尬。然而更深入的去了解,就會體會到這些習俗背後溫暖的關懷和善意。

文:林立青

工地現場往往很重視拜拜,以往在營造廠時,甚至工地有一筆零用金是專門用來拜拜之用。由於我是信耶穌的,這種事情大多數時候與我無緣,頂多就是發錢給其他人去買去拜,基督徒我自為之。拜拜過後的供品往往成為工務所公發的福利,供我們談話閒聊時坐下來享用。有些時候,例如普渡或是開工及三節時刻,工地現場會加碼添購更多供品,滿鋪整個拜拜的桌面。這些供品在普渡時達到高峰,那時候甚至會拿來分給各個工地主任和工程師帶回家。

由於個人信仰因素,我往往將這些供品轉給工地粗工或是警衛。有一陣子則是全部拿去給外勞。於是在中午就會看到三三兩兩的泰勞坐在路邊吃著八寶粥和餅乾,用帶有口音的笑容對我說謝謝(穴穴),有一陣子我還頗以為樂。

施工環境的原因,幾乎稍微大一點的施工現場都抱持著寧可信其有的心態去東拜西拜,工務所拜完大包商拜,有的是一起拜,有的是各自拜,例如中元普渡大多是一起拜,可以一整個下午都在現場燒金紙,有些工地建案業主營造包商再加碼之下,甚至會出動「專業的」摺金紙阿姨一起來燒。拜完後當天那些牲品給了警衛或是較為窮的雜工帶走,作為晚餐的加菜。

初一十五的拜拜不在話下,有時候工地門口有死了貓狗,有些年長的工人動了慈心,麻布一蓋,兩疊銀紙一個鐵盆,也就在大門口拜了起來然後看附近是否有山坡草地,鋤頭耙個洞後,再繼續拜上一拜。回工地同時告誡後輩一些十八王公等等的故事,接著簽樂透。當年度任何一張超過1,000元的樂透彩都可以成為狗貓的報恩。

另有時候在踩鷹架或是馬椅時跌倒,或是施工鷹架倒下,發生時就要拜,若是連續發生,更是要拜。如果情形嚴重或是傷者眾多,甚至各領班師傅可能會來工務所表示想商請廟公道士前來看一下究竟是何狀況。這種情形令人煩憂,畢竟以一個現場管理者的身分來看,這能安定師傅們的工作情緒,但又擔心這些廟公道士來的時候工地若是出來了個勞檢,那可就麻煩交代。

所幸我基督徒,凡遇到這種事情總能裝傻帶過,師傅們一聽到「拜耶穌」就會自動跳過,從此不在商議此事的對象之中。有些師傅則會前來虧「穌哇呷,穌哇用,穌哇借錢攏免還」(給我吃,給我用,給我借錢都不用還)笑鬧一番也就過了。

唯一令人感到哭笑不得的,有幾個。例如一個自稱半仙的師傅,往往不請而來。有時手上拿著我的名字生日前來「開釋」一番,表示我的名字如何如何,應該改為如何如何,這樣一來絕對不會在我的工地施工範圍內出勞安意外,不用看書也能去考技師。坐在門口就會有年輕貌美的女孩前來,老闆一定會看了我喜歡幫我連跳三級大幅加薪。這些紫微斗數、七政四餘、生肖命相、命理批掛的半仙師傅們通常口齒伶俐,頭腦甚好,一頭栽進了奧秘難測的神祕學中。

於是屬牛的來工地最好,肯做有力又吃苦。命中又帶什麼文曲以後一定會是妹仔虧,這種我無從反駁,只能傻傻地坐下看著一堆師傅們圍來取笑。接著半仙又會說起別人。只是我逐漸發現,在他口中所有人都有萬丈前途,只是時運不濟云云。光是如此就讓這個瘦弱的半仙享有超高人氣待遇,水電油漆師傅看到他都非常具有禮貌性的避讓,也往往有工人遇上家中難題,他能用無法求證的方式安撫化解。

另一種則是虔信進香。一對夫婦在工地和我認識後,前幾年是固定簡訊賀歲。等現在智慧型手機普及後,幾乎每周長輩圖連發。三不五時大節日,也會收到來電賀喜。還附上幾張照的頗不清晰,卻又看得清楚是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的照片。表示他替我上了文昌廟的香,又或是去了月老廟幫我求得籤詩。繞境祈福時,他也綁著一串家人朋友的名條前去過火。還會特別把我的名字拍給我看。

我要到了很久以後才能完全領悟,這些年長者的動作其實是表達他們的祝福和關心。工地現場的人們難以和我有非常非常深切的交集,有時師傅們表示認同和喜好的方式是帶上飲料吃食。但有些過大的餽贈也不被允許,這時候最好的方式則是給予的祝福。雖然看來像是逼人考證升官結婚。但那其實是本能式的,在無法觸及他人想法時的第一時間祝福。

畢竟我們每個人都只能在自己所能理解的世界裡,用自己的方式呈現。像半仙這樣的師傅,往往是長期被人拿著學識證照或資格在專業領域上拿來權威一番。有時候這些專家學者在施工,缺乏耐心或是無法清楚解釋。那就成了賣弄權威的「讀冊A」(讀書人),只要求照做就好。師傅們長期忍受這樣的漠視,轉而換用另一種無從查證,卻又帶有社會長期支持的信仰來包裝他們的觀察。

而那虔信的夫婦兩人,則因為自身口拙笨舌,卻又無比善良慈悲。他們用極為樸實的方式,深切愛著身邊的人後,選擇用這樣的方式表示他們的關心。那長達七天的遶境行程多少帶上了堅定無比的意志支撐。那一張光明燈的收據則是他們勞動後所願意投入的祝福。這種願為他人付出並且結合祝福的信念,令我無言可對。

我還是常常收到籤詩,半仙從破窯賦上抄下來的金句,繞境時的名條,光明燈的收據。只是相比之下,我架上那些書和證照對人的說服力,一點也沒有。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李牧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