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也知道三權分立:「支那」重要還是「法治」重要?

小學生也知道三權分立:「支那」重要還是「法治」重要?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從生活見聞分享對議會宣誓讀「支那」一事,認為任何爭議也不及法治重要。

法治不彰,則公義不顯,法治不單止係香港文明的基石,也是香港金融、股票市場制度的基石。香港的金融人表面明白,心裡不明白。現在睇香港新聞,訊息量太多,負面麻煩新聞太多,愈睇愈頭痛。梁頌恆、游蕙禎兩位年輕的候任議員「支那」宣誓,官場個個義憤填膺,殊不知更大的憲政風波在後。

官場之外,金融人也有所行動,離不開公開譴責、聯署,連同立法會的商界、金融界、金融服務界的議員都有跟隨大隊離場,引致立法會再次宣誓時流會。金融人是商人階級,投機性格,他們的行動到底出於道德民族大義的感召,還是出於計算,我不推測。

我自己活躍圈子的金融老闆,講梁、游兩人,都係破口大罵,我很犬儒,只會納悶,不會出言反駁。我跟梁、游同齡,自然是同情、諒解多於其他觀感,因為我們這一代對中國、華人民族認同係極低。當我選擇去做金融落得滿身銅臭,專心賺錢做港豬;他們卻是民選代議士,要負上議政責任,代表了年輕人,佢哋去了做政治這些dirty work,我心裡有點戚戚然。

「支那」對錯真係難講,字詞考據、訓詁有一個角度,華人身份認同是一個角度。我能夠認同譴責、聯署、要求道歉等,是文明社會做法,但我不能夠接受行政借司法之手,去破壞立法機構。一講到道兒,不得不提清末思想家梁啟超。

梁啟超對大中華派的貢獻是近代引入了「國家」、「中華民族」概念的先行者,「支那」這個民族用字的廣泛運用,跟此君不無關係。討厭「支那」的朋友,應該要讀讀他寫的;不過,中國思想之外,其實梁啟超都係一個「財演」,佢都會講股票市場的運作。例如,他曾經講過股份有限公司必須在強而有力的法治國家才能生存,在白話文章《敬告國中之談實業者》,有提過相關想法。何謂法治?小學雞都知道,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獨立就是法治社會的建構組成部分。如果法治被破壞,咁仲玩咩股票?大戶鬥惡鬥巧取豪奪就可以了。

另外,見到那個在性侵智障院友一案走得甩,但無罪假定、受害人無法作供是法治,市民會憤怒,但也認同這是局限,是法治一部分。除了祈求蝙蝠俠出現,我們也只能尊重這個法制的設定。然而,律政司出手,卻是踩過了界。我也不知道,跟特首選舉、背後的利益版圖權鬥有無關係,但這是憲制危機。最可憐的,不是憲制被破壞,而是一個風波吹過來還懵然不知,更熱烈歡迎風波的襲來。

到底一句「支那」重要,還是法治的核心價值重要?我永遠都係選擇後者。你可以討厭梁、游,可以用文明方式對付他們,但不能賠上香港的核心價值。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金融講ED〉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