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域到茶鄉系列 III.包裝:從埋名併堆到彰顯身分

異域到茶鄉系列 III.包裝:從埋名併堆到彰顯身分
清邁瓦洛洛市場中從美斯樂批茶販售的茶攤擺設(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並無法指出美斯樂的茶產業經營者是在帶有高度意圖的狀態下,進行茶葉包裝的形象轉向,不過,茶葉包裝的改變卻能指出泰北美斯樂人正移動著他們的「茶產業─身分」。包裝所呈現的,正是美斯樂人想對外說的言語:我們是誰。

文:許純鎰(國立臺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研究所碩士,現於臺北市天母地區擔任教育替代役,同時是名等待上岸的高中地理流浪教師)

異域到茶鄉系列:I. 茶葉製程-從紅烏龍到紅頂茶
異域到茶鄉系列:II. 做茶「香」-雲霧茶與蟲咬茶

美斯樂人生命歷程之豐厚,總有說都說不完的故事。就我訪問的壯年輩茶家,有些可能從軍過、有些出生於緬甸輾轉遷徙而來、有些人到過臺灣與日本做工、有些人則是從其他泰北華人村嫁過來。他們能流利地以中文、雲南話、泰文溝通,甚至是緬文、日語與英語。在過去,他們身上有沉重的歷史包袱,但也在當代不斷地打造新的意義與身分。對我而言,這樣的歷程正生動地展現在茶產業上。以往處理認同與身分問題,都圍繞在「人」與社會互動上進行討論。

不過,本文想要將認同加入「非人」的面向:透過在美斯樂的田野觀察與訪談,我將標示出美斯樂人如何在茶產業中訴說「自己是誰」。我要做的並非僅僅只是在過往認同研究中,追加茶產業發展的經驗面向,而是更進一步將「非人」的角色放入打造認同的過程之中。我認為,認同不僅只關乎人,也關乎「物」,雙方讓認同得以在人─物的共同行動下越加穩固。據此,本文挑選了一個「關鍵物」來說明美斯樂人在茶產業經營中的認同樣貌:包裝。

美斯樂的茶家繁多,每一家的營運風格皆有不同,有一些自有製茶廠和師傅,有一些小店家則向茶廠批貨零售。但有趣的是,所有茶家看下來,各種品項所使用的包裝幾乎一模一樣!最常出現的是單色包裝,其或紅或黑,包裝外再貼上茶家自己印製的標籤貼紙,裡頭寫著中文、英文與泰文的產品與商家資訊。不過最顯目的,莫過於是寫著「高山茶」、「凍頂烏龍」、「臺灣茶」、「某某茗茶」等字樣,配著雲霧繚繞山水畫背景的臺灣風格包裝。

仔細檢視包裝,有時候產地是南投鹿谷,但不見得都是由繁體字印刷而成的。就我的觀察經驗,中國遊客大抵上不會對包裝持太大的意見,穿梭在泰國各地的歐美遊客與山下的泰國本地客人也察覺不出異狀,但對於熟悉臺灣高山茶、烏龍茶包裝的臺灣遊客,就會十分困惑:這到底是哪裡來的茶?

包裝裡確實是泰北或美斯樂自己出產的茶,但「包裝」本身並不是。在討論包裝之前,我們得回到產品的「名」與「實」相互連結之前的生產環節。1990年代,臺茶12與17號剛剛從臺灣引進泰國時,其潛在市場並不在泰國本身,而在臺灣。同第二章第一節的分析,臺灣當時正處於茶葉生產量跟不上需求量的供需態勢,又因為國內工資升高使茶葉生產成本居高不下,而此時的泰國所種植臺灣茶正好成為臺灣的替代原料供應地。當然,臺灣茶商自然不可能標榜其產品是由「泰北茶做為原料」在臺上市,而是必須隱藏茶葉的來源。如何隱藏茶葉原料來源地呢?茶商透過的是茶產業行之有年的技術環節——「併堆」。

首先,必須先澄清併堆並非「黑心茶葉」的生產程序,而是茶葉從生產端到銷售端之中,穩定茶葉品質的工序。之所以需穩定茶葉品質,是因為茶葉生產的各個環節都充滿變數。從不同茶園的經營管理、茶菁採收、毛茶製作、精製與存放,每一個環節都影響著茶葉的滋味與品質。為達出貨品質齊一的需求,茶家必須將不同批的茶葉依品質、風味進行混配。不僅在臺灣的茶產業有併堆技術,在中國廣州與香港一帶,以及英國薰香、調味茶產業裡,併堆不僅是穩定品質的方式,更是積極的調味、增益品質的手段。

其次,併堆做為穩定品質的工序,和「隱藏原產地」的行為意圖是否有關?一般在臺灣所看到的茶品,原產地標示泰半只有一個地名,原因是臺灣茶園規模甚小,商品很難以一個茶園作為生產單位的劃分,必須「併」上許多茶園的茶菁、毛茶再加以精製,因此原產地通常只標出「鹿谷」、「鹿野」等廣泛的空間指涉,或是生產最終端的精製加工廠所在地。

這時,便浮出大眾對於外國所生產的臺灣茶常有的疑問:「國外的臺灣茶算是『臺灣茶』嗎?」一但茶葉原料跨出了國界,論者便會開始界定何謂臺灣茶。美斯樂雖栽種著臺灣茶種,但仍會因生長環境、環境品質、毛茶製茶技藝與種種因素,被論述成「不是臺灣茶」的泰國茶。透過臺灣對於茶葉的標準要求,更將其評價為「品質不及臺灣茶」。

以上討論蘊含了諸多問題,例如臺灣茶做為一種技術,如何與某空間尺度或地方指涉緊緊相連?論述「非我地所產茶葉」時如何從平行的差異過渡到垂直的價值區分?這些問題在在扣合了茶的「名」與「實」之間的連結緊密程度。不過,本文並非以名實的連結與否做為真假判斷的依據,而是認為名與實本來就在各項技術環節之中纏繞著,在不同事件中或強化、或弱化地考驗著兩者之間彼此的確立程度。以下,我將以茶產業下游段的「包裝」環節,說明美斯樂的茶品從臺灣茶到泰北美斯樂茶之間,名與實如何生產、斷裂與重新牽連,重新牽連中又如何顯示出美斯樂人的「認同」。

茶……跟你們臺灣比當然是不行呀,不過還是很不錯啦。你看顏色和香味不輸臺灣耶,味道也不差,但是就是形狀……(攤開茶水中的茶葉),我們這採(茶菁)太長,梗也太硬,揉起來不好看……

泰國人不懂茶,他們覺得我們原本的口味太重,喝不習慣……我們只好攪拌輕一點,味道淡淡的就好。

以上兩段訪談紀錄都來自年紀與我相仿,卻已從美斯樂諸多種茶前輩手中租下許多茶地,準備大張旗鼓展開事業的勇中哥(化名)。勇中哥在田野期間對我照顧甚多,田野中,也只有對勇中哥與其他較為熟稔的茶家,我才得以在詢問茶葉品質問題時,得到立場較為中立的回應。面對其它較未深交的美斯樂人,對自家或美斯樂茶的評價,往往不是極力讚揚,就是自我貶低。不過,面對潛在的「臺灣標準」,美斯樂各個茶家並非時時刻刻都憂慮地與臺灣比較。事實上,「臺灣師傅早就沒有再來了」,除非是茶家自己請的臺灣師傅,或臺灣師傅自己找上門,不然臺灣茶產業已在美斯樂缺席甚久。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