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書院畢業生專訪】何明恩:另一個出口

【創意書院畢業生專訪】何明恩:另一個出口
Photo Credit: 陳小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舊校,明恩份屬典型的反叛:喜歡亂寫,喜歡自己閱讀,不喜歡教科書,也曾想過大學念中國文學,家人都認為理應如此。加入書院,舞蹈卻成另一個出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字、部分攝影:陳小望

畢業生簡介

何明恩(明恩)2010年來到創意書院學習,由會考課程轉為修讀文憑試課程,校本創意及專業導向課程(CPOP)主修多媒體表演藝術(MMPA)。2016年自香港演藝學院畢業,獲頒舞蹈藝術學士(榮譽)學位,主修現代舞,畢業編舞作品為《始末未了》(Ins and outs of a circle)。在學期間曾隨本地編舞周佩韻學習並以學員身份演出,另外演出編舞顏堅輝、劇場導演李仲希等作品。現於Y-Space「多空間」任實習全職舞者,工作包括習舞、編舞、舞蹈教育。


現代舞予人距離,不易理解,對觀眾具一定要求,有心嘗試學習觀賞稍作認識,閱讀林林總總大師傳記專業舞評總是正確方向,作為一般觀眾或一般讀者,瞭解一個初出茅蘆年輕舞者的創作歷程,稚嫩卻帶新鮮,青澀又見活力。對於第一次編舞的明恩,願意詳細分享當中的起跌,坦白編舞如何帶領明白自我,至是人生深刻的解難探索體驗。也許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有動力進行創作,然而每個人都可以在有限的人生中,找個途徑來理解自己,找個缺口嘗試新事衝擊習以為常的路線。

認識自我這個成長必經階段,掉以輕心就會忽略,正如實現理想路遙夢遠,何不漸漸忘掉。身體力行實現理想,斷不會一帆風順,現今社會環境,仍然執著一門稍見冷門的藝術,不見得搏取機會大紅大紫大富大貴,更不見得輕易擁有合乎標準價值的安穩生活。堅持其中自是可貴,前輩常言「藝術都係要鬥長命」,在漫漫的拼搏之中,最初的自己又長成怎樣?

在總結時嘗新

演藝學院舞蹈系學生,主要選擇以編舞或舞蹈教育作為輔修。為什麼選擇編舞,明恩生動回答「想知道四年搾左咩汁出嚟」,整個大學習舞生涯都是以練習與理論為主,沉澱累積,蠢蠢欲動一試身手,嘗試編舞正是集合挖掘、梳理、思考、執行的展示。對於一個準備畢業的新人,完整編排一則約十五分鐘的舞蹈作品,台前幕後全權主理,不屬易事。正式籌備直到演出,歷時半年。

作品主題源自腦海中一個揮之不去的畫面,畫面裡一個人不停追逐另一個人,綿密不絕的追逐,徒勞的拍打,聲音得不得回應,前面那個人根本未曾回頭回望。畫面來自坂本龍一〈Happy End〉,節奏緊密急速的一首歌,演出時亦有用上書院同學黃子熹重編版本。《始末未了》關於溝通當中不理想的狀態:不被聽見,對追逐過於執著。

DSC_90282
Photo Credit: 香港演藝學院

這不算一個非常明確具體的主題。10月挑選舞者以後開排,一星期一節,每節兩三小時。開始時並不順利,大家都有點迷惘,明恩感到現實與期望有所分別,向舞者分享講解這個自己非常深刻、非常觸動自己的畫面,結果發現大家的反應與自己所想不一樣,又試過因應主題設立兩人一組的練習,,題目為「嘗試用動作干擾煩擾對方」,主題空泛希望不予約束,最後竟成就「喜劇」效果,不似預期。

柳暗花明

此路不通,正好應變求進。明恩嘗試轉變排練方法,以分組模式不停組合,觀察六位舞者能夠擦出什麼火花,運用不同的練習去測試,測試多次才得出如今的舞者組合(分別為一個人兩個三個人共三組),舞者的氣質、日常生活形態以及郁動方法都是構成組合的重要元素。雖然預先已設想編舞方向,但需要因應不同舞者特性進行改變與調整,明恩表示重視對舞者的認識,「我好喜歡發掘不同舞者或表演者的特質,對我來說,人本身的性格對於作品非常重要,我好希望做得到,將他們的特徵用舞蹈方式呈現出來。」。

分組成功,舞者特質漸漸明顯,明恩開始構想一個故事,方便想像與帶領。永遠虛浮的孤獨人,細小女子強悍帶領男伴,三人成群混沌的大學圈子,三個組合各有「角色設定」:被孤立的邊緣、鏗鏘有力的關係主導、擅於融合牢不可破的群體,從舞者身上清楚發現可供發展之處,由他們本身的氣質,延伸連結自己希望帶出的訊息,同時明白如何編排情節,再透過他們的氣質展現。內容貼近日常人事,明恩的創作暫時仍然偏向個人,不過她亦明白主題關於自己並不是終點,如何在排演與觀演過程中,都令他人感到主題同樣關於自己才是重點,不單是共鳴,更多是感應與回顧自身。

DSC_90572
Photo Credit: 香港演藝學院

編舞的基本構成為動作元素,不同的力度快慢重點會帶來不同效果,明恩不會教授舞者指定動作,希望舞者都能參與設計,她負責學習給予清晰動作指示,由最初不甚準確的形容詞到明確的方向與要求,舞者嘗試過後,她會講出什麼部分比較接近心中構思,與舞者商量調適後,再加修飾,而不是早早畫好畫舞步。明恩整天查問他們可不可以這樣那樣,喜歡聽他們意見,再一起實驗實行,慶幸合作的舞者都會主動提出問題主動參與,陪伴自己一同完成編舞。舞者都喜歡作品,喜歡這個組合方式,認為自有說服力,並不虛假。

真正的考驗

摸出排練方式,並不代表一切迎刃而解,眾多作品同樣面對過渡(transition)的問題,其他編舞同學都會分享,未有頭緒如何連接排練片段。過渡才見高低手之分野,也許很多人覺得把故事連接合理順暢就好,明恩卻另有想法「但對我來說最理想的過渡是從一堆散亂當中,觀眾看完仍有抓到重心,我好希望做得到」這也是最大的困難,段落清晰,但是要構想如何令人看出連繫,心又不想直白,更不想大家摸不著頭腦--這其實是一個文學的問題。

明恩總結,編舞中如何過渡,十分接近小說給予自己的想像與提問。加入書院前,身在舊校明恩份屬典型的反叛:喜歡亂寫,喜歡自己閱讀,不喜歡教科書,也曾想過大學念中國文學,家人都認為理應如此。加入書院,舞蹈卻成另一個出口,與文學截然不同的出口。想起小說情景,對每一件人事的描寫,細膩至關重要。編舞時不停探問,作品三個主要段落,對自己來說有什麼意義,為什麼要連成一體,當所有段落連成一體又會變作什麼——我到底想跟觀分享什麼,什麼才是重點。三個段落對自己來說互相連繫,但是如何令觀眾都看到當中的連繫呢?

DSC_16152
Photo Credit: 香港演藝學院

作品最後以什麼方式過渡,難以言傳。過渡方式令不少觀眾指問,舞中常常一個人擺動白布幅的女孩是你嗎。明恩的確想以一個編舞——一個局外人的身份來旁觀,來到最後才發現:自己根本就在其中,所有置身事外都是希望保護自己,明恩坦言「而其實清楚沒有任何方法可以置身事外」。且當置身事外都是休息,暫時自我欺騙,然而假若你是個清晰的人,你就會知道,你一直都在事情當中,甚至你就是事情本身。

看得見的出口

有些老師看畢完整綵排,認為作品本來自混沌漸生發展,最後卻刻意安排群舞讓整件事變得齊整,批評原本帶著意料之外的編排,卻有籠統的收結。最後的綵排之後聽取老師意見,立即改變結尾,由舞者回望觀眾拋出問題,改成沒有為停留於小世界的角色提供解決方案,舞者猶有拉扯地各自散去。

觀眾以及明恩都好喜歡道具——一張白布的用法。由掩蓋自己的外物,到絆倒自己,到被自己拋擲。最初沒有想到白布的用處,後來才發現與關於置身事外有關:滿以為阻隔成功,其實正在被羈絆。如果創作能夠成為通道,由此希望找個出口,反覆質問自己出口到底在哪裡,可惜盡在處境中打轉,明恩誠實回答,一來就被拋入處境,當時其實並不知道進出口何在。

DSC_15992
Photo Credit: 香港演藝學院

遠在訪問念頭成型以前,明恩邀請我來觀演。觀演後場外私下提問,我覺得作品擺出多個問題,明恩回應因為自己沒有一個方向沒有一個出口,但是確知這些問題的意義與影響。完成作品,得到的提示是:摸索怎樣的距離才能令我不刻意置身事外,也不在當中打轉。明恩自問從來都不懂得順其自然,習慣節外生枝,作品將自己心中兩個不相干的困擾放置一起,可是這些困擾的確關聯——既然在作品中找得到連繫順利過渡,那麼實際當中也應該存有有待參透的連繫。

渴望自我保護,保護來自恐懼,恐懼來自不信任,不信任來自與自己完全不一樣的人事,不一樣的人事好像距離甚遠,其實只要用心去聽願意放下自己,應該可以理解更多——說穿了自尊作崇。完成作品時好像冒出一個出口,但不完全確定位置;事過境遷,現在比較看得到方向了。

【創意書院畢業生專訪】何明恩:不再「五點鐘收工」的女孩

演出介紹

明恩即將以年輕編舞身份,伙拍舞者黃寶蕾參與《四圍跳之尋找消失的海岸綫——原來港島西》,活動將帶領觀衆游走於西環及堅尼地城,沿著電車軌尋找港島西失落了的文化及歷史痕跡,多位年青編舞,於港島西選取不同的地點,進行實地考察,並因應環境特色創作一系列的環境舞蹈。

明恩作品《緩》,關於等待和時間。時長約十多分鐘,演出地點為長春社文化古蹟中心。

活動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780920335489835/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文章
Loader